小雪丨稻田风琴旧情绵绵
栏目:人文 来源:中山日报 记者 詹琪琳 孙俊军 发布:2022-11-22


△稻田上有手风琴浪漫宽广的乐声飞动~
[点击视频↑↑]

小雪

雪花徘徊,旧情绵绵

确切来说,南粤是没有冬天的,更不知冰雪。雪只是一个陌生的,幻想的意象。对于洁白宁静的雪花,一种美丽祥瑞之气,和天地白茫茫的气象,粤人有的是向往和此生一睹的愿望。莫笑想法如此单纯又隆重,保存理想,大多如此。

『 寂寞手风琴 』

陶乐,从她8岁开始就背起一个沉沉的理想,一只手风琴进入她的心怀,手风琴的迷人和声令她陶醉,竟像她自己的名字那样。陶乐一直拉琴,进入大学学习音乐教育也是手风琴专业。毕业后,她来到中山一所中学当了一名音乐老师,到现在正好15年。

手风琴,到底有没有被我们遗忘?但只要提起它,那种或怀旧或浪漫的气息还是立刻扑面而至,迅速直抵心田,那情调依然令人无法抵挡。

陶乐对手风琴也有点疏远了,那个学生时期日夜抱着的黑色风琴已跟随她20年。最近,她被邀请到稻田去拉琴,她期待此行,手风琴声音宽广,潇洒快意,悠长的旋律可以在稻田上飞扬。它和稻田又都那么浪漫。陶乐觉得,此行是她为寂寞的手风琴做点什么的时候。

※※※※


丨南朗冲口村,晚稻收割季

『 是一只眼睛 』

南朗冲口村,一个被八百亩稻田包围的村庄,从高空看,整个村子形如一只多情的眼睛,瞳仁是村庄,眼白是稻田。于是,每家每户出门即是良田,景致如桃源般优美。此时正是晚稻收割期,稻田片片金黄,熟透的已收割,稻谷在地坪翻晒,如一堆堆小金山。

冲口村左边则是左步村,两村一左一右相连,地理环境完全一致,村子大小规模相当,冲口略大。说到地理环境,这地方确实值得一说。它们位于南朗东部,冲口村东侧倚山临海,面对的正是珠江八大出海口之一的横门。冲口和左步那大片稻田北边是丰阜湖,丰阜湖由其西侧五桂山脉之属的合水坑、灯笼坑、白企坑之水汇合及珠江水涌入汇集而成。这水路是一条古涌,宋元明清时期即为水运、海防要道。丰阜湖古涌出海口即涌口,现写成“冲口”,即如今冲口村。山水、河流不仅生生不息奔向大海,还在丰阜湖南侧积聚成一片肥沃土地,后形成村落,就是左步和冲口。沧海桑田,世代躬耕,成为鱼米之乡。


丨冲口村北边是丰阜湖,有古涌通向大海

冲口村向东跨过水道即翠亨新区翠湖公园所在的岛屿,再跨一条水道是翠亨新区马鞍岛,站在这湾区的西岸即可望向东岸的深圳香港。古涌口(即今冲口)这么关键的一个出入口,有意思在——那是孙中山先祖迁居香山的首站。

“居旅同安”是冲口村的格言——四字题于村口牌坊背面。这又是对人怎样的一种安慰。

『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

陶乐曾在一个小长假到过左步游玩,却不知相连有这般美好的冲口。“成熟的稻田真好看!”她不由抱着她那黑色风琴在一处田埂上拉起琴来。宁静的稻田间第一次响起手风琴欢快又骄傲的声音,旋律在稻田上飞动。


丨陶乐坐在田边拉琴

陶乐为此特意准备的是《查尔达斯》,她一直很喜欢这首曲子,情绪热烈又感情细腻。陶乐喜欢拉细腻的乐曲。她拉《查尔达斯》时是坐在田边了,因为琴实在沉。此时她面对一大片位于“眼尾”处的田野,向着东边,边际是山,越过山,是一片海。


正弹得沉醉,陶乐猛然想起大约十年前,她凭这首曲在全市教师独奏比赛上拿了第一。那年她28岁——把黑色风琴拉长的风箱收回,陶乐那段热烈拉琴的时光大约就停歇于此。她的音乐转换成世俗人生。当年凭着一股韧劲承托堪称精密机械的大手风琴的重量,刻苦学习十来年;28岁之后,世俗加身的重量比手风琴还要重太多。一个女子,一头挑起学校工作,一头挑起二孩家庭,没多余的力气再背上一个沉沉的机械琴。

※※※※

南粤的乡村还是一片秋收的景象,然而终是冬日,阳光已显淡漠。西下的太阳显得特别远,却有点意外的巨大无比,温和无比。稻田旁的人家,照料着田边的菜畦,浇水,关心。这个可能是中山最东边的村庄,在此种气氛之下,美得可以叫人垂泪。

像眼眸般的冲口村,“眼角”一滴泪,是陶乐正游于稻田,拉她的黑色手风琴处。

琴声依旧当年。

【四季是歌知冷暖】

【统筹】阿占 孙俊军 廖薇 
【采写】记者 詹琪琳
【图/视频摄制】记者 孙俊军


编辑 詹琪琳 二审 张鹏 三审 陈浩勤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AI+LIFE HACKS丨Shenwan Pineapple Cultural Tourism Month
原创 17880人浏览   2024-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