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丨香樟树下浓情五重奏
栏目:人文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2-08-07


△中山N重奏×五桂山不荒樟
[点击视频↑↑↑] 


立秋

春生秋熟

经历过一轮高温酷暑天气,虽然到了立秋,事实上还未走出伏天,中国的大部分地区还是“小暑大暑不是暑,立秋处暑正当暑”。但不论炎热程度如何,光影来到这个时候就是不同了,春生秋熟,秋的况味无论如何也是有了。

五桂山南端群山的边沿有个桂南村,属下的马溪村是中山最大的一个客家自然村,据说住着五华客家人的后裔。村中一片过百年的香樟林有樟树120棵,是村子的风水林,守候山乡静好岁月。

这两年,稍加规划设计,香樟林成了周边颇有名气的香樟公园。那里有一幢极富现代感的钢结构玻璃房子,木色框架使它与树林融为一体。有一位设计师尤津,对这座房子一见钟情,大胆地在这里做了一间书屋型的咖啡馆,名叫——不荒樟。


丨桂南村香樟园里的不荒樟咖啡馆,光影里已有了几分秋的况味

自从不荒樟今年“五一”开放,香樟园就热闹了,吸引了许多游人。

关栩翀,中山N重奏弦乐团团长。她也被不荒樟所吸引,她想:最近天气实在太热,去香樟林拉琴,会不会凉快一点?会不会很酷?关栩翀这样想着便已和她的弦乐重奏团来到了不荒樟。

同时,他们带来了皮亚佐拉的《探戈的历史》——他们今天要在这里玩的曲子。


丨有夕阳照射的樟林园地,是举办户外音乐会不错的地方

关栩翀穿了一条吊带红裙,这是她特意准备的探戈的红舞裙。其他四位成员是黑色的礼服。当他们在不荒樟咖啡馆坐下,拿出各自的提琴并开始练习合奏,咖啡馆和演奏者的格调实在吻合。而他们带来的音乐《探戈的历史》是通过四个乐章表现探戈音乐在四个时期的发展及特点,其中第二乐章“咖啡馆1930”正是表现探戈音乐的咖啡馆时期。

当准备就绪,大家来到咖啡馆旁的园地,那是有10棵香樟树围合的坡地。第一小提琴关栩翀,低音大提琴杨颖妍,中提琴黄华向,第二小提琴魏鲡颍,大提琴陈恺庭,依次排开。在一棵粗大的香樟树旁,低音大提琴富有故事性和感染力的几声沉雄的节拍首先响起,铿锵的小提琴继而将序幕拉开,中提琴稳稳地和着节拍,第二小提琴在第一小提琴与中提琴间呼应和声,大提琴幽幽叙述,娓娓道来。探戈音乐情绪饱满,时而婉约,时而激昂,蕴含着复杂的矛盾与变化;弦乐重奏相互照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旋律行云流水,柔情与力量并存,快乐与悲伤交缠,仿佛开出“人性之花”。


丨关栩翀沉浸在探戈音乐的情绪里

团长关栩翀6岁开始拉小提琴,30年拉琴生涯,积聚了人生体验的许多滋味。在她看来,这种种体会对于一个乐手而言非常宝贵,音乐表达情感,尤其弦乐这样乐器,特别能表现各种细腻的情绪。演奏写尽人性的探戈音乐便特别能打动人。关栩翀特意选择探戈音乐在这“立秋”季节表达丰富的情绪和意涵。

“我们拉琴有一个感受——人经历过更多,拉琴拉得更没那么刺耳。人生每到一个境界可真是不同,音乐直接反映心境。”关栩翀说,“人不可能只有快乐。情绪里面除了众人向往的愉悦、开心、激动,其实每天面对更多的是担心、焦虑、惊惧、尴尬……人不可能偏在一边。所以诚实面对自己最重要。‘你的音乐一定是真的!'

探戈的音乐就是这种性情。正如眼前变化多端的天气,初到香樟园,阴天,多云,大家来到园子里正要准备户外演奏,天空便开始飘洒小雨,各人返回咖啡馆避雨,雨停,重回园地,太阳渐渐露颜,夕照微红打在提琴手的脸上、发上、弓上、琴上,甚是好看,显出自然里的诗意和优美。

※※※※

中山N重奏弦乐团成立于去年的寒假。关栩翀在她回国即将10年的时候,实现了她人生的一个重要心愿。关栩翀的爷爷拉小提琴,姑妈拉小提琴,自然她便自幼拉小提琴。小学时候已经和同学组弦乐四重奏。中学在星海音乐学院附中却不易组成四重奏团,甚至在新西兰国立音乐学院求学期间也是,因为拉中提琴的人少之又少。但只要参与合作性的演奏,关栩翀都十分着迷,她从中找到一种舞台演奏的价值感。对于她来说,成为一名重奏团的职业演奏家,是她至今的梦想。


丨摄于中山N重奏成立时

关栩翀从高中开始到新西兰读书,持续12年时间。大学期间除了学习小提琴,还学习指挥。10年前,她回到中山家乡教小提琴,并在中山小爱乐青少年交响乐团担任音乐总监,做音乐的基础普及教育。在小城市资源相对匮乏,路走得不算容易,还得舍弃个人的理想追求,在宝贵的艺术生命里付出大量的时间在繁杂的、不起眼的事情里,焦虑、怀疑、失落的情绪时常会有。一路一路成熟的关栩翀,不断尝试,不断挫败,也不断有收获,这使她越来越懂这个世界,也使她更懂拉琴,人也更包容。“中山N重奏”此时出现,就是她静待花开的结果,足足要差不多10年时间。如果在资源充沛的地方,组一个重奏乐团可能是随时的事。而在这里,关栩翀要等她的学生长大。

目前,中山N重奏的成员主要由关栩翀的小爱乐乐团的老师和学生组成,基本都是自小在小爱乐学拉琴,长大后又回到小爱乐教琴。重奏团现时大约有八九位成员。N,可以代入不同的数字,关栩翀希望它能灵活变通,自由生长。

这次到不荒樟的是五重奏,第二小提琴魏鲡颍还是一名职高学生,读幼师专业,既爱孩子,又爱拉小提琴,假期有空,她也会在小爱乐帮忙辅导孩子。中提琴黄向很小就在小爱乐学拉小提琴,他非常热爱拉琴,志向是继续在这个专业深造。杨颖妍转拉低音大提琴时间不是很长,而乐团已经很习惯这“大块头”乐器压阵。大提琴陈恺庭,关栩翀一提到她就无比骄傲。陈恺庭也是小爱乐走出来的孩子,9岁学大提琴,随后考入星海音乐学院附中,再到中央音乐学院攻读,毕业后先回来教琴,未来计划继续深造。中山的大提琴人才非常缺,小爱乐的大提琴老师之前都是从广州请过来上课,陈恺庭回来当老师,关栩翀很是珍惜。




丨从上到下:中提琴、低音大提琴、大提琴,每个角色都那么珍贵

弦乐重奏团在中山并不多,有一个“香山弦乐四重奏”,是关栩翀师姐组的,“弦乐重奏团在整个广东也不多,更不说中山了。”关栩翀用10年沉淀,等来了一个,实属不易。她希望中山N重奏一年举办三几场主题音乐会,平时多用新媒体方式传播,增加这座城市的古典音乐氛围。同时计划每年围绕该年的音乐家纪念年份策划曲目,传播古典音乐。去年为了纪念皮亚佐拉诞辰100周年,关栩翀收集了不少皮亚佐拉的曲目,这次拉的弦乐重奏的谱就是当时找到的,皮亚佐拉的作品写给纯弦乐组合的极少。

组重奏团同时可以保持成员拉琴的活力,对水平提高也更快。还有一方面是给学生伴奏,学生随时有小型乐团伴奏是很难得的。“我要我的学生是最幸福的。”

关栩翀还有一个愿望——组一个交响乐团。有没有可能实现,她不知道,她觉得一座城市起码要有一个交响乐团,成为城市的一张名片。



“生活不必慌慌张张”
丨立秋丨


【四季是歌知冷暖】

丨阅读更多内容,请下载中山Plus丨


◆策划/中山日报社云媒体中心
◆统筹/阿占 孙俊军 廖薇 
◆文/记者 詹琪琳
◆视频摄制,图/记者 孙俊军
◆编辑:阿占
◆二审:张鹏
◆三审:向才志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AI+LIFE HACKS丨Shenwan Pineapple Cultural Tourism Month
原创 17953人浏览   2024-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