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展:“中山一日”的盛夏记忆丨小暑
栏目:人文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2-07-07


△深中通道中山大桥在云海中苏醒
[点击视频↑↑↑] 


小暑

暑天,清晨和黄昏最有诗意
每一天都早早的开始
迟迟的结束
暑天里的一日
有足够时间来书写它的美与善


丨世纪工程的诗意时刻。张展/摄

摄影师张展,前段时间完成了国家地理杂志交给他的“中山一日”拍摄主题,他所拍摄的一天是从城市东边日出的地方开始。

那里是翠亨新区的马鞍岛,珠江八个出海口其中之二——横门、洪奇门夹汇处。视线跟随深中通道望开去,是一派广大的伶仃洋,大桥如同奇迹般连接彼岸的深圳。

暑天的拂晓,五点半过后转眼就是日出,张展凌晨四点半从东区出发,博爱路向东,转上翠亨快线,五点前来到马鞍岛。


丨马鞍岛黎明

近三个月里,张展在天未光去看苏醒的大桥已有五六回,大约每月看两次,时光也已由春到夏。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季交替,而在一名摄影师的眼里,却是蕴藏万千气象的微妙转换。光影变化的速度单位,在他们眼中有如快门的速度单位。尤其是拂晓之光,那种诞生前的神圣与幽微并存的时刻,在张展的经验里其内涵是至为丰富的,比日出时刻的意味更多、更奇。

※※※※

“今天将会很好,你看那天边的颜色。”张展在马鞍岛上一边开车一边望向天边观察着。五点不到,地平线上已有一点微茫,启明星在青冥中光亮笃定。

“你看两旁的车,车牌显示来自全国各地,是建设者的车,他们住在这附近。”大桥脚下有好些早餐档在营业,五点钟,工人三三两两出来吃早餐,已然戴好头盔,身穿荧光服,吃完就开始一天的劳作。



早上四五点的早餐档,
因为深中通道建设工人而出现。张展/摄

“他们的早餐才是‘中山一日’的开始。”张展已熟悉几个档主,和他们打过招呼后直奔海边。今天,他跑到大桥边一个家具公司的楼顶来拍摄,是他朋友的公司,位于桥的右边,平时,他喜欢到桥的左边拍摄,他觉得角度更好一些。

“6月28日,是一个值得记下的日子,大桥合龙。我的最佳拍摄点目前进不去。现在这边能见到伶仃洋大桥,也是深中通道的一部分,近中山这边的叫中山大桥。”


丨夏天的清晨

张展对这片湾区是再熟悉不过。

他的第一个单位就是港务局,对中山港这片水域因了解而有感情。他的第一幅摄影作品就是创作于那个时候。更难得的是,当时是1980年代初,我们才开始有彩色摄影的年代,张展也在尝试,当时他每按一下快门都异常谨慎,都经过深思熟虑。那时候本地还没有彩色冲印,张展拍完一卷胶卷就托工友趁“一水船”(一趟航船)帮他到香港冲印及再帮他买回些胶卷。他至今坚信经历过胶卷拍摄对一名摄影人的意义。面对眼前的海湾,那条去香港的航线还能在前方清晰划过,对张展而言,那是属于他自己的一条重要的轨迹。


丨伶仃洋和彼岸深圳

五点十分,前方的天际已有淡淡的霞彩,远处的海面升起一片茫茫雾霭,缓缓漫过远处的桥底,大家都觉得此时要屏住呼吸,可能这便叫“美到窒息”吧。

“太幸运了,竟然遇见云海!”平日波澜不惊的张展,也带着一点兴奋,“来这么多次,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和季节、气温、湿度息息相关。夏天温度高,水面温差及湿度作用下,就会形成雾气。拍摄风景者一般都追求它。我是尤其喜欢雾意。”


丨拂晓时分的晨雾温柔地围绕中山大桥。日出前的光影层次更丰富。张展/摄

此时,耳畔刚刚好的响起口琴的旋律,《G弦上的咏叹调》,悠长的旋律缓缓而来,慢慢诉说着……五点四十三分,太阳伸出它的第一缕光芒,温度持续上升,海上的雾气增加,一点又一点,漫上岸来,非常温柔地覆盖大地。太阳的金光也逐渐洒染雾霭,直至眼前弥漫成一片科幻奇观。无人之境中,通向未来的桥梁是人类唯一的证明。


丨日出之后,温度升高,雾霭弥漫,形成云海。张展/摄

六点半,云海在涌满的一瞬开始退去,轻缓地。远处一艘作业船载着整船的工人向着海中游去,能看见的是伸出云雾的巨型臂摆,艰巨地左右探索前行,渡向同在云海中的线条优美的伶仃洋大桥。


丨6点半,作业船开工,云雾中露出巨臂,缓缓游向远处的深中通道伶仃洋大桥

从张展的半音阶口琴中吹出的《G弦上的咏叹调》也从沉思中结束。他喜欢的事物,很早很早就出现在他的人生中,并一直爱到现在。口琴是他青年时期能够握在手里的乐器,他在后来的摄影路途上总会放一两把口琴在口袋里,等光时,孤独时,遇见美景感情涌起时,口琴是陪伴,又是表达。此间,他拿出一把布鲁斯口琴,吹起蓝调口琴的经典曲《Rice Miller》,音色时而短促,时而拉长,时而高旷,时而沉吟,起起伏伏,色彩极其丰富,可表达自由壮阔,也可表达苍凉忧郁,这些情绪在张展的旅途中常常产生,“像现在,面对眼前这项世纪超级工程,欢畅明快的《Rice Miller》就可以表达我的心情。”张展说。事实上,这类型的曲子非常难吹,张展吹得的确好,能传出心声。


丨摄影师张展,等待景色时吹口琴

从2005年起,张展长期担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特约摄影师。他与摄影的缘分是早在1973年至1974年间的一次偶然。母亲是中学图书馆管理员,1973年高中毕业的张展曾待业一年,那一年他有大把时间泡在学校图书馆里读书。偶然他看到《中国摄影》杂志,被其中两幅作品深深吸引,一幅是顺德摄影师薛子江的《春泛嘉陵江》,一幅是黄翔将军的《黄山》,两幅都是表现雾中意境的作品。原来雾是张展真正的摄影之师。参加工作后,张展开始有条件投入摄影爱好中,1985年他被调到中山图片社,1990年张展出来创业从事商业摄影至今。


丨拍摄国家地理杂志“中山一日”选题,张展在深中通道建设者之中

作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特约摄影师,张展拍过不少奇观,火山、冰川,北极、南极,中国的东部、西部,而他到今天依然会说:“中山是很美的。”与其说,是摄影家作品最早带给他摄影美学的意象,不如说幼年时家乡的水月云天,田园山野蕴含的天然纯朴之美,更加影响张展的精神气质。他至今愿意骑自行车从城区的家里一路骑行至翠亨,一路发现身边属于他心中的美好事物。他享受骑车,多半因为青年时上山下乡,他骑车来去,自行车岁月成为他人生之中的记忆。他现在骑自行车,多半是找回过去的感觉和记忆。说到记忆,不禁关联到摄影那承载记忆的能力。那些生命中的偶然与瞬间,一帧一帧,构成整个世界的往事。

※※※※
“中山一日”
张展/摄


(部分)

这个城市里的人各有各的追求

1.月山公园古城墙下的晨运者
2.传承中山醉龙-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3.陶艺家何湛泉
4.孙中山研究学者-胡波博士
5.做牛仔服的土耳其人
6.进行攀岩训练的学生

“中山是很美的”
——张展


【四季是歌知冷暖】

丨阅读更多内容,请下载中山Plus丨


◆策划/中山日报社云媒体中心
◆统筹/阿占 孙俊军 廖薇 
◆文/记者 詹琪琳
◆视频摄制,图/记者 孙俊军
◆编辑:阿占
◆二审:谢琼
◆三审:吴森林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AI+LIFE HACKS丨Shenwan Pineapple Cultural Tourism Month
原创 17707人浏览   2024-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