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冠||看姥姥去(实力/小小说)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2-08-17

看姥姥去

走出门来,发现门口变高了,三级台阶一下长出了五十多级。

我家的门口怎么突然变高了?我一级一级往下走,可怎么也走不到最下面去。

这台阶究竟有多少级呀?!

我口渴了,返回家去喝杯水。

喝完水,我又一级一级往下走。走了多久还是走不完这门口的台阶。

像黄纸片一样的太阳贴在西天上。我还在门口的台阶上踱着。

我突然生出一种预感:我会不会也回不到家里去了?!

果然往上走,怎么也回不到家门口了!——家门近在眼前,咋就可望而不可即呀?!

会不会是姥姥捉弄我?

我得中耳炎好久了,昨天坐门槛上难受,用棉签掏耳朵,身边撒了一地的棉签。邻居左婆婆看见了,喊应我说:小夕呀,中耳炎不是病,得中耳炎的人都是家里长辈最疼爱的那个孩子。长辈去世了,长辈的坟墓或被地鼠或蛇虫或什么外力打了窟窿,风和雨灌进去了,长辈就会让这孩子得中耳炎,以示提醒他(她)务必去帮忙把窟窿堵上,让他们的“房子”不进风雨,让他们住得舒服些。

我的中耳炎治了好久好久也没能治好,实在难受。难不成真是左婆婆说的那样么?我知道这是迷信说法,但我还是决定去看看姥姥的坟墓。可是,怎么就走不完这门前的台阶呢?

从上午出发,折腾到天快黑了,既走不完下面的台阶,又走不完上面的台阶,这到底怎么啦?是我把时间拖久了,姥姥生气了,在惩罚我吗?

我坐在台阶上,撑着下巴,痴痴地思忖着。望着台阶顶上回不去的家无可奈何。

姥姥啊姥姥,您别惩罚我好吗?我可是您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外孙女呀,您就忍心让我在这寒冷的夜里淋露水啊。再说,我是一个娇气的女孩呀,哪有力气帮您修房子啊!

一只黑羽毛的小鸟飞到我的肩头站立。我觉得它就是我姥姥。

你是姥姥吗?我伸手去碰它,小鸟啪啦一下飞走了。

夜雾陡然散开了——我发现原来自己是躺在床上的。窗外夜空蓝格莹莹的,挂满亮晶晶的星星。原来我是在做梦呀。我决定天亮后,尽量早些去看看姥姥。如果真有窟窿,就叫大舅二舅去堵上。我不能让姥姥白心疼我一场啊。

(不收微信来稿!投稿邮箱:2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请注明①文体②真实姓名③银行户名④银行账户全称细到支行⑤账号⑥身份证号码⑦联系电话⑧联系地址。文责自负。)


◆中山日报社媒介拓展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韦多加
◆三审:黄廉捷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东凤镇最新通告!
11902人浏览   2022-10-05
原创 11557人浏览   2022-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