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龙辉||洗沟(乡域/散文)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2-08-16

洗沟

洗沟,我们这里的意思是清疏地里的水沟。 

星期六早上,我美美地睡个懒觉,大概八点才往地里走去。其实地里也没什么好多活,一个多月没下雨把一切都几乎旱死了,地里只剩通心菜和番薯叶还活着。因缺少水分,也只是活着。

一路上,靠近水沟的地方,青草茂盛,太阳一时还没有晒到,叶子上还有未化的露珠,可是,水浅把鱼儿都逼得浮出水面了,一到中午,只好找水深处游躲。

▲沟边的香蕉地

离我家地还有几十米,居然看见妈妈在沟边忙着。那是早已干枯的小水沟,十米长,一米多宽,平时储水用来灌溉,因为久没下雨,早干了。

近了一看,只见妈妈一锄头一锄头地在挖沟。一锄头只挖出小半锄头的泥巴,有些泥巴粘在锄头上,妈妈又不够力气,用刀把它刮掉,又一锄头下去,反复地挖那沟。妈妈的身躯那么瘦小,而沟突然间显得那么长。 

我故意大声说:妈妈,我来了。 

妈妈直起身子,拉起袖口擦了把汗:来了,我也该歇歇了,好热的天。

我说:是啊,天老爷还不下点雨,一早上就一身汗。哎,你挖沟干吗? 

妈妈毕竟上了年纪,丢开锄头,拖着她长年套着护膝的腿,慢慢走到地头:哪止一身汗,衣服都湿透了,擦汗都找不出一点干的。 

一边走一边得意地说:你看,我把沟挖深点,比旁边的小溪低点,再从家里拿截水管来安上,把水引过来,不是有水浇地了吗。 

我立马表示反对:千万别,天气这么热,万一中暑了怎么办?别闹了,就算种出来东西又怎样,妹妹们也不要。她们要上班,你懒得种这么多了。 

妈妈说:她们没空就星期天再过来拿,我帮她们摘好洗好,她们就过来拿一下就行。你不知道,现在菜好贵啊。

我知道说再多她也不会听的。我只好走过去,拿起锄头,依她样子,把沟底快干了的泥挖起来堆到一边的田埂上。这样的泥其实挖起来最辛苦,半干半湿的,费好大劲都挖不了多少,我不一会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妈妈歇了一会,到处去看她的菜园,在香蕉林停了下来,一双眼睛像是在找寻什么。那片小蕉林,她新开发的,今年才种下。突然听到她惊喜地叫:龙辉,你快过来看,这里有个小蕉蕾,长得真快。 

我过去一看,还真是,一棵小小的蕉树顶上,果然长出了一个粉褐色的蕉蕾,妈妈像小孩一样开心:你知道它为什么长得这么好吗?你看看地下的枯草,泥巴这么多,肥死它了。它长不好还真对不住我。 

看她那兴奋劲,像小学生得到了老师的表扬。

待她平静下来,话题回到水沟上。我说:那个水沟还是不要挖了,多辛苦啊,你都七十七了,悠着点吧。

 嗐,你这话就不对了,沟底的淤泥可以肥地,挖深点可以存更多的水,你看这不是好事吗?再说了,我慢慢挖,一个星期总会挖好吧。 

我承认,妈妈拧起来谁也说不服。 

看见自己占了上风,妈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带了几颗荔枝来,吃了解解渴。 

我打开她随身带着下地的杂物袋一看,里面有手机、钥匙、水等物品,还有四颗红彤彤的桂味。 

真甜。我闭着眼说。 

是好甜,核还小。耳边妈妈在说。

(不收微信来稿!投稿邮箱:2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请注明①文体②真实姓名③银行户名④银行账户全称细到支行⑤账号⑥身份证号码⑦联系电话⑧联系地址。文责自负。)


◆中山日报社媒介拓展中心
◆图片:陈龙辉 
◆编辑:徐向东
◆二审:韦多加
◆三审:黄廉捷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东凤镇最新通告!
11874人浏览   2022-10-05
原创 11526人浏览   2022-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