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筠子||鱼儿姐色彩斑斓(都市/散文)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2-08-16

鱼儿姐 

深秋的成都,天空灰蒙蒙一片。 

走进五星级酒店房间,我就与此次四川行摄驴友团的临时室友鱼儿姐聊起天来。 

“南极之旅真过瘾,近距离看那企鹅,走路一颠一颠,萌哒哒。海狮、海豹胖嘟嘟的,懒懒地瘫软在地上,显得笨笨的。”在三支旗杆的集合点,第一次看到鱼儿姐,她就开始不停地跟我说起她的旅行经历。 

我们互加了微信,她微信名是“小鱼儿”,头像是一条长卷发的美人鱼。 

那天,鱼儿姐穿着一身运动装,外面套着一件粉红色的防晒衣。她的脸圆圆的,带个G牌墨镜,一顶圆帽,说话声音总是轻轻柔柔的;个子不高,短头发,偏瘦的身材,但显得很干练。 

“从南极下船后,顺道到阿根廷、秘鲁、玻利维亚周边游玩,一共二十二天。”鱼儿姐说。 

“天啊,你有那么多时间啊?”我几乎惊叫起来。到南极旅游,也是我的梦想。可惜目前没钱也没时间,我也一直在等待出发的机会。 

“我退休了啊,很空闲。”鱼儿姐摘下墨镜,用纸巾擦拭着镜片,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妩媚灵动。 

其实她还不到退休年龄的,她曾经是证券公司部门负责人。按公司的新规定,她被“要求”提前退休,公司补偿了一笔款子。 

退休后的第一个月,鱼儿姐郁闷了。她不假思索花了十二万,报名参加一个南极团。之后跟朋友在南美洲逗留了十多天,找了地陪周游列国,又花了十万。 

一见鱼儿姐,我就被她的南极旅行故事所吸引了。大家一路上聊着旅行路上的趣事,时间过得飞快,也渐渐熟络起来。 

为了此次活动,鱼儿姐专门带了一部长镜头相机,还有两部手机。但她好久没用这相机,连如何开机也不记得了。一时间,她心急得手忙脚乱,“没有说明书,怎么办 ?”想起团友都是摄影发烧友,鱼儿姐赶紧拿着相机去找隔壁团友求教。 

刚刚经历地震摧残的九寨天堂,涅槃重生,景色美不胜收。一行人都雀跃不已。鱼儿姐却很淡定,因为她已是第四次到九寨沟游玩。 

“鱼儿姐应该会很寂寞吧,来了还来啊?”我心里有点疑惑。 

“我一个人在家,女儿也不跟我一起住了。”

“你老公呢? ”

“都不在好多年了。” 

“不好意思啊!我不应该提起你的伤心事。”

“没事没事,早已经过去了。” 

原来,鱼儿姐的老公十年因病去世。整整一年,鱼儿姐为他求医问药,始终都没能留住他的生命。 

“那时,我全副心思都为老公的病忙前忙后,憔悴得像个老妈子。经过几年的调理,我才慢慢恢复过来。” 

鱼儿姐在浴缸里泡完澡出来,围着浴巾,敷好面膜,躺在床上,把双腿叉到墙壁上。 

“我现在的男朋友比我年轻好几岁,是我以前的客户,他最近炒股亏了不少。我不想结婚了,习惯自由自在,不用靠别人而活着,也不想为自己添麻烦。” 

从第一天认识鱼儿姐,就感觉她是个非常自信与睿智的女人。岁月的冲刷与洗礼,可以让一个柔弱的人成长与壮大,显得无所畏惧。 

鱼儿姐工作出色,从一般业务员做到营业部负责人,成为名副其实的“金领”。“我从小就没有安全感,赚了钱就喜欢买房子,以前房价低迷时入手了几套房,有些收租,有些转卖。” 她不停地向我灌输如何提高资产变现能力的理财知识。 

在路上,她经常是一心多用,总是盯着“工作手机”看大盘趋势,不停地买入卖出。晚上回来,她还听着“股市解盘”渐渐入睡。“幸好这里有信号,不耽误你赚钱。到南极,你什么都做不了啊!”我调侃她。 

鱼儿姐说,人不能懦弱,但更不能没有敬畏之心。那趟南极旅行,有两个人失去了生命。在绚丽的大自然面前,人类显得特别渺小。南极的夏天,夜晚极短。黑夜征服白昼,十分艰难。光明与黑暗变换的那一刹,就如生与死的交替。 

柔和的灯光下,鱼儿姐如涅槃重生后的九寨,依然澄澈、宁静、色彩斑斓。

(不收微信来稿!投稿邮箱:2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请注明①文体②真实姓名③银行户名④银行账户全称细到支行⑤账号⑥身份证号码⑦联系电话⑧联系地址。文责自负。)


◆中山日报社媒介拓展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韦多加
◆三审:黄廉捷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东凤镇最新通告!
11873人浏览   2022-10-05
原创 11524人浏览   2022-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