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龙辉||大树的根液(他坊/散文)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2-08-11

树池与树

经常走过一条路,行人道上都装饰着漂亮的人行道砖,路边很多大树,树下用花岗岩石头围成一个四尺见方的池状东西,把树围起来,人们叫它“树池”。

有一两年后,我才听懂了它们的故事:

因为周围都给混凝土禁锢了,大雨小雨浇灌不到大树,它的根只能往深处远处延伸。在树池那一点地方,因为是裸露着的,树根相对发达,就越发地突了出来,努力地把周围的混凝土拱裂抬起,还把根搭在花岗岩树池的身上,这个引起了花岗岩树池的不满。

它说:“喂喂喂,你规矩点,把根缩回去,不要搭我身上套近乎!”

大树依然不理不睬,只是很顽强地把它的根一点点地按它自己意愿,把石头紧紧抱着,并把周围的混凝土一点点拱裂拱起。

终于,有人来修理了。

当然,一条这么漂亮的路,怎么能让一棵大树把它搞坏了呢,毕竟当初是花钱,先雇人在山里找出这么一棵好看的树,再从就近填出一条简易的路出来,再雇专业的绿化公司,把大树修剪成他们认为容易移栽的样子,用大平板车把它拉到城市的这条漂亮马路上种下的。种下当日,来了好多人,可怜被裁剪得奄奄一息的大树,身上还缠着红的绿的绸带,被众人围观,被人赞叹,被人指点,被人喧闹……

可怜的大树靠自己庞大的躯干所蓄营养,顽强地维持着生命,将养着伤痕累累的身躯。且努力从断根处长出小细根,从树干上奋力长出嫩叶,尽量从土地中空气中讨来养分。

而在做这一切的过程中,虚弱的大树也无力顾及人们把它用漂亮的花岗岩禁锢起来了,对了,禁锢它的东西人们叫“树池”。大树苦笑着反复念叨“树池,嘿嘿,树池!”

几年以后,大树终于活过来了,而且渐渐活成了它本来的模样。它,就有点肆无忌惮了……

我们回到上面,就是终于有人来修理了。因为,大树的根把周围的混凝土拱裂了,所以要修复,修理的意思,就是把拱起混凝土的树根砍掉,重新把花岗岩树池安上,让一切按人的意愿按部就班地存在着。

于是,一切都美化了。

可是,谁也不知道,在那个夜晚,大树的根给修理的夜晚,发生了的事情……

大树的根液,给人修理砍断的根流出的液,那是怎样的一种东西?那是有记忆的吗?谁都不知道。可是,恰好,有一滴或几滴这样的液,滴在作为树池的花岗岩石上。这样树根的液,是有记忆的,滴在硬且冷的花岗岩上。

(不收微信来稿!投稿邮箱:2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请注明①文体②真实姓名③银行户名④银行账户全称细到支行⑤账号⑥身份证号码⑦联系电话⑧联系地址。文责自负。)


◆中山日报社媒介拓展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向才志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