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我的父亲母亲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2-08-09

父亲爱舞文弄墨,社会活动多。母亲文化低圈子小,退休后,除了家务活,最多跟家人或工友打打麻将。无论是年龄、性情,还是文化、爱好都相距甚远的两个人,却是亲朋邻里眼中难得的恩爱夫妻。

▲父母相伴走乡镇。(作者提供)

母亲年轻时,既要上“三班倒”又要照顾三个年幼的儿女,咬牙支撑着困难的家。那一年,为了让父亲增加营养,身材娇小不大会骑车的母亲,战战兢兢地骑着父亲的28寸载重自行车带汤去干校,却在一斜坡处摔得皮开肉绽,汤也倒了一半。见到浑身伤痕的母亲,喝着剩下的热汤,父亲只能眼泪往心里流。

改革开放后,生活逐步好起来,家里终于有电视机了。母亲听不懂普通话,却喜欢跟着父亲看电视。父亲看什么,她就看什么,从不挑拣。父亲为了让母亲听得明白,就边看边耐心地当她的同步翻译。偶尔在戏院看戏,也不例外,常常让邻座侧目。

母亲从不让父亲干家务活,为的是让父亲全身心投入工作或创作。父亲从不挑剔母亲做的饭菜,一律照单全收,顿顿狼吞虎咽。母亲没有做菜的烦恼,但厨艺也因此一直没有长进。

父亲对历史文化爱刨根问底,即便在晚年体弱多病之时,仍喜欢到处转悠作田野调查。母亲虽不明白个中乐趣,但她必定跟着父亲东奔西跑,当他的拐杖,做他的勤务员,她是父亲最坚实可靠的大后方。

母亲兄弟姐妹多,改革开放前大多生活困顿。改革开放后,有了更多的发展机会,缺乏资本的年轻一辈向嫁给“公家人”的母亲求助。尽管父母并不富裕,只是长期节俭总算稍有积蓄,尽管对“自主创业”这一新生事物存有疑虑,但父亲还是二话不说,予以支持。如今,父母帮助过的后辈已风生水起,事业有成。

因为父母琴瑟和鸣、家风和睦,备受赞誉,媒体还专门采访了父母并予以报道。

2011年10月,母亲突然病倒。历经近半年治疗,至2012年3月,母亲日渐衰弱。习惯与母亲出双入对、耳鬓厮磨的父亲,禁不住对母亲病情担忧的打击,在一个原本不算重的小病的引发下,竟然先母亲而去。重病中的母亲,也许因为没有了身后的牵挂,也许急于追随父亲,在20多天后也随父亲而去。

父母亲已远去,但他们的经历与精神财富,永远留在家庭档案里,留在儿女心中,成为我们秉承家风、奋发而为的不竭力量源泉。


◆中山日报社媒介拓展中心
◆作者:高小兵
◆编辑:徐向东
◆二审:向才志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东凤镇最新通告!
11899人浏览   2022-10-05
原创 11552人浏览   2022-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