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亚清‖黄水镇的雪(印象/散文)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2-01-27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黄水雪

黄水下雪,那是一瞬间的事情。

雪域高原黄水镇的雪来得非常急促,它说来就来,完全不同于其他地方的雪,慢腾腾的,由着性子,从三千尺之外的高空随心所欲的飘落下来。黄水的雪如雨,直扑大地。刚才还是万物纷呈,原形毕露,顷刻间就是白雪皑皑,覆盖了大地。

(注:图文无关)

雪是六瓣形的花朵,她慢慢飘落下来的样子其实是非常好看的。但真正能够懂得雪、欣赏雪并且喜欢雪的人不多。懂得雪的是地道的土家人,欣赏雪的是诗人和画家,而喜欢雪的是小女生。那些小女生把雪花捧在手心里,看着看着雪就融化了,她们的心事,也就融化了。

黄水的雪没有太多的闲情逸致,它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来的时候迅猛疾速,去的时候戛然而止。黄水的雪就像黄水人的性格,急似慌忙的,容不得太多的犹豫。

黄水下雪,那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常常想,黄水的雪为什么如此急骤呢?雪和雨不同,雪是个慢性子,仿佛踱着方步的老人,慢腾腾地来,慢悠悠地去。下雪是一件不急于求成的事情,慢慢地去做。就像一个仪态万方优雅持重的女人,有条不紊地去做一件漂亮的事情,不焦躁,不急切。但黄水的雪却不是这样,一转眼的工夫,它就覆盖了大地。实在是来得太突然、太迅猛、太急速了。

黄水的雪为向如此迅猛急骤呢?因为这里有太多的风。风是黄水的一大特色,或者说,风是黄水的一大特产。那些强劲凌厉的风,穿过黄水,如同刀子一样扎在行人的身上,如同恶魔一样撕扯着行人的衣裳。

黄水下雪,那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没有见过太急骤的雪,因为下雪的日子,我可以躲在屋子里,任凭风雪在外面呼啸嚎叫,肆虐飞扬。风是雪的帮凶,没有风的时候,雪其实也是非常温顺的。雪花落在人们的头上、身上、脸上、手上和脖子里,凉丝丝的,湿漉漉的,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雪停了的时候,风在那里嚎叫,那是风的事情,与雪无关。风,裹挟着雪,凛冽呼啸,整个黄水高原都在一片酷寒和肃杀之中。

黄水的雪下的太急骤、太猛烈了,所以我到了其他地方的时候,就觉得他乡的雪,下得那么舒缓,那么轻柔,那么自然。今年元月, 小寒刚过,中午,我徒步行走在黄水大街上散步,突然,我觉得天空中有些异样的东西,好半天,才知道是在下雪。那雪下得,不光让人着急,甚至还有些担心,担心那雪花有一种落不下来的感觉。我甚至觉得,飘落在我头顶的那片雪花,它可能在前一天就已经动身,现在早已错过了最初的目标而错误地落在我的身上。雪花是天庭的使者,她飘落在哪里,哪里就是一片晶莹剔透,湿气氤氲。

黄水的雪比这更温情、更柔顺、更飘逸轻扬。黄水下雪,来来去去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投稿邮箱:2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请一投一稿,并注明文体和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及银行账户全称、户名、账号等。“写手”栏内的作品可报名参加当期季度赛,获奖者分别给予一、二、三等奖及入围奖奖金;当月阅读量排名前10的给予100元/篇(作者有多篇阅读量排名入前10的,只取其一);主编每月推荐5篇给予100元/篇奖励。〗


◆中山日报社媒介拓展中心
◆图/新华网
◆编辑:徐向东
◆二审:韦多加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海报 | 抗击疫情 人人有责
原创 12482人浏览   2022-05-20
“龙舟水”来了!中山这周雨雨雨
11310人浏览   2022-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