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宝珠‖读李松山诗集《羊群放牧者》(见地/评论)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1-03-14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如蒲公英,举着一枚小太阳
——读李松山诗集《羊群放牧者》

李松山的诗集《羊群放牧者》隶属于第36届青春诗会诗丛。书中对现实乡村进行了深层次的描写和思考,具有十分开放和广阔的范畴。而且不囿于简单抒情或者平淡记录的书写模式。

▲诗人李松山

诗集设计清新、朴素,就像李松山的文字,让人看了欢喜。诗集共分四辑,犹如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又好像一个音乐的四重奏。第一辑失眠者。第二辑两只羊。第三辑畅想曲。第四辑自画像。这个集子,包含着作者对村庄,草木昆虫、人性等感悟和理解。

诗歌中无论是写我的小幸福,在岗坡放羊,羊群变卖购买衣物、鞋子还是香烟。都“像我吐出的烟圈”,在空气中逐渐扩大又虚无。还是写如果我的姥爷还健在,他摸摸胡茬上的饭粒,然后听到烟袋锅刻在桌腿的声音。还是写杏花,放在J长有智齿的嘴里,疼痛了一下,嗯,淡淡的杏花味,多么甜蜜的疤痕……在熟稔细节中极善于调动读者的视觉、听觉、味觉等各种感官表现地域性的风情画面与地方特征。

在这本诗集里,李松山找到了自己的语言模式,触及人与自然、人与历史、人与亲情的关系。可是无论写什么,他那些新奇美丽的比拟,令人浮想联翩。三岁的小女孩天真无邪称几粒羊粪蛋,黑珍珠、黑珍珠;野薄荷和蕨类“像闪电赐予河流与山川的锦缎”;山泉拍着卵石,“草虫就着满天星火诵读经文”;写诗时思绪就是,被风遗忘在沙滩上的一粒粒珠贝;窗外的蝉声,为树丛披上深绿的外衣。朴拙的描写中自带岁月的斑斓。

▲李松山诗集《羊群放牧者》

诗歌《满月》中“刚到河滩它就卧下了\胸脯和鼻孔像一个拉风箱\比如它会轻嗅野薄荷和半枝莲”,乡野风情被诗人赋予层层言说和阐述,最后与“我”相濡以沫,互相感知。这种与“羊”耳鬓厮磨在《两只羊》的字里行间更为显著,质朴的融情于景却闪烁着美丽的光泽。也许碰见了一位牧羊姑娘,于是寂静的河滩响起一串银铃的唤羊声。羞赧的他不敢追问姑娘名姓,于是“他拼命抽打草地上自己的影子\像拼命抽打一只不够勇敢的羊”。

乡村蓬勃而生动,诗意满山遍野,像春天的青草一样茂盛。李松山的《野外》正饱含着与这些环境紧密相连、深刻而密切的生存体验,“嫩芽从灰烬里\冒出来\像一个生动的动词\更为生动的\阳光把褴褛的影子\丢弃在冰面上”,时代在进步,致使我们更加怀念乡村给予我们的浪漫主义情怀。在李松山的笔下现代性没有腐蚀消解笔墨,这正如他在《即景》里写“一两只喜鹊\站在光秃秃的枝头\像叶子返回树枝”。有时候感觉你不是在读他的诗歌,好像在读一幅水墨画,让你感到一种阅读快感和舒适。犹如在初春,你一个人在书房,读书品茗。甚至你闻到了他文字的清新、清香。

作为一位乡村放牧者,李松山在《九月的岗坡》提到了艾米丽.狄金森,一位把自己封闭起来的诗人。“她的笔尖在草纸上\划出一道短促的闪电”, 他在别的诗中也提到了庞德、特朗斯特罗姆、李商隐、孟浩然,而在自己的个人简介当中毫不避讳言小学毕业,他的坦诚令人赞叹。在《石头记》里描写“小脚老人\在插图上\她簸箕扬起的谷皮悬在半空”,将读者带进乡村和田野,带进我们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看不到的农事.曾经温暖的回忆和经验,让那些日益丢失的乡愁失而复得。

《蜻蜓》在纯净的表达中,获得了寂静的田野和旖旎风光,有一点落寞和天真,还有甘于卑微的释然。人在田园,不慕荣利能悉心与羊群、鸟雀为友,其乐融融,也就多了一份温柔的风骨与品格。

《在岗坡》里的谦卑和羊癫疯的《拾荒者》将真实的乡村生活镜头拉近,诗人难以遏制的悲悯之情跃然纸上。病发作后,风是围观者,将碎纸屑、烂薄膜又吹向远处。诗人看到“几束蒲公英,纤细的根茎举着小小的太阳”,苦难再稠密生活还得继续,对某些诗人来说,低处的生活不会磨灭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在李松山的身上,洋溢的正是那种被乡村生活锻造、历练后的灿烂与凛然。


◆中山日报新媒体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彭晓剑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最新!中山常住人口数为4418060人
原创 26759人浏览   2021-05-15
扩散!中山疾控发布最新提醒
10555人浏览   2021-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