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要闻版聚焦中山 | “强村公司”闯市场,带来哪些变化
栏目:百千万工程 来源:南方日报 记者 张培发 李杰伦 苏芷妍 发布:2024-05-20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编者按

5月20日,南方日报要闻版关注中山推进“百千万工程”创新举措,刊发《“强村公司”闯市场,带来哪些变化》报道,聚焦中山2023年以来,一批“强村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山多镇街涌现,形成了一场“自下而上”的改革探索,各村因地制宜,有效整合集体资产资源,打通了闲置资源的变现渠道,走出了各具特色的实践之路。中山+对该报道全文转载,以飨读者。

受访者供图

“自去年推出‘桂南学村’公共品牌以来,我们带动了超百万元的经济效益!”中山市桂南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桂南文旅公司”)负责人郑贤杰高兴地算了一笔账。

桂南文旅公司是中山首家由股联社全资控股的村集体文旅公司,也是中山“强村公司”的典型。郑贤杰算的,看似只是一个公司的收益账,但其背后是一本农村集体经济账。

5月9日,省委农村工作会议暨深入实施“百县千镇万村高质量发展工程”推进会举行,强调要在打好改革组合拳等方面下功夫。《2024年广东省全面推进“百县千镇万村高质量发展工程”促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工作要点》(下称《工作要点》)也提出探索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实现方式。

在实施“百千万工程”的背景下,2023年以来,一批“强村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山多镇街涌现,形成了一场“自下而上”的改革探索。何为“强村公司”?即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参与出资,以助推集体经济发展壮大和农民增收为目的,实行公司化运营兼顾社会效益的企业。

2023年至今,中山新成立“强村公司”27家,带动富民兴村成效明显——去年实现利润超211万元,对应的24个村(社区)2023年集体经济收入为7.79亿元,较2022年增加2亿元,增幅达34.59%。

数据显示,2023年中山城乡居民收入比为1.42,连续十年保持全省最小,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5770元,同比2022年增长5.2%。

桂南文旅公司成立后,推动桂南村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民宿等经营性资产。图为五桂山街道桂南村。南方日报记者 叶志文 摄桂南文旅公司成立后,推动桂南村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民宿等经营性资产。图为五桂山街道桂南村。南方日报记者 叶志文 摄

村民上任公司“高管”

去年4月,中山市南朗街道榄边村开了一家新公司,村民陈炳军当上了公司监事。这家公司有点特别,是榄边村首家“强村公司”,公司管理人员则是村民和村干部。“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村民还能管公司!”陈炳军说。

村里开公司,村民当“高管”,这事儿听起来挺新鲜,背后却有充分的现实需求。

榄边村党委副书记林金成道出了村里的“困境”——作为行政大村,榄边村每年光是维护环境卫生的支出就高达数十万元,但2022年榄边村级集体经济收入仅为163万元。

口袋没钱,是榄边村最直接的现实难题。与此同时,村里还有不少资产闲置丢空,亟待开发利用。这种互相矛盾的“双重困境”,折射出农村集体经济发展的现实瓶颈。

一组宏观数据能说明问题——近年来,中山农村集体经济整体增速放缓,2018—2022年年均增长率仅为0.9%,远低于GDP年均增长率,其中农村物业出租、集体建设用地租赁和土地发包等收益占比近九成,收益结构组成单一。

集体经济增速放缓,依赖土地物业出租收入,这也是珠三角农村集体经济发展的共性难题。所有的难题,最终指向了一个方向——盘活资源资产,让村子富起来。

2023年4月,中山市榄边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盘活了荒废已久的榄边古墟,林金成高兴地盘算着:“翻新之后,我们计划收储铺位引进商家,预计能为村里增加几百万元的收入。”

由里溪村、金钟村及镇属企业联合成立的中山市板芙乡村文旅发展有限公司,则成为乡村管理规划土地资源的有力抓手。

该公司以板芙镇里溪村特色精品示范村项目为运营主体,采取“先流转统一规划再发包”模式,对村集体非基本农田土地和空置房屋承租后再对外招租,确保村组集体收入保持稳定。

眼下,该公司通过与里溪村第一、二、六生产小组商谈,承租了村内220亩闲置土地、14间房屋(建筑面积约1200平方米),并为其整体合理规划项目,建成香山书房、种植基地、露营基地等项目,用于举办亲子活动、障碍越野、马拉松等休闲公益性的活动,带旺了里溪的人气。2023年,里溪村接待游客量达5万人次,相比2022年增加了2万人次,周边村民陆续发展起轻餐饮、手信、礼品等新业态。

在中山,“强村公司”已形成村集体独资,村集体与镇街、国资公司合资,村集体通过项目合作联合出资等组建模式,经营领域遍布资产经营、社会服务、生产销售、工程承揽、资本投资等多个领域。各村因地制宜,有效整合集体资产资源,打通了闲置资源的变现渠道,走出了各具特色的实践之路。据初步统计,中山全市农村集体资产总额超605亿元,对比2022年增加约31亿元。

探索乡村市场化实验

盛夏雨后,五桂山下的桂南村,游人如织。今年“五一”期间,桂南村又一次火了。“依托‘桂南学村’品牌,我们推出了户外露营、观虫、攀树、农耕等重点活动。”郑贤杰打开小程序,向记者展示桂南村的文旅产品。

桂南村,是全省“百千万工程”首批典型村之一。处于“湾区绿谷”五桂山的环抱中,桂南村凭借良好的生态,集聚了50多名高知“新农人”,成为远近闻名的“网红村”。

但一个村要搞文旅,涉及吃住行游购娱。如果缺乏统筹主体,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桂南村就像一座“文旅宝藏”,但如何开发好这座宝藏,实现从“网红村”到“长红村”的转变?这让村干部犯了难。

2022年底,桂南文旅公司应运而生。该公司由桂南村集体和深圳合作方联合成立,负责运营公司的郑贤杰、黄德清二人均毕业于中山大学旅游学院,是发展乡村文旅产业的对口专业人才。

桂南文旅公司的成立,形成了“智力团队+村两委+村民代表+新老村民”合力的文旅项目开发模式。郑贤杰坦言,这是一次乡村文旅的市场化实验,“我们的初衷,就是希望探索一条文旅驱动型的市场化乡村振兴之路”。

桂南文旅公司成立后,为桂南村贴上了“研学”标签,推动桂南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民宿等经营性资产。2023年,公司协助桂南成功申报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获得了30万元的资金奖补。

“未来,我们计划将桂南打造为湾区研学旅行第一村。”郑贤杰介绍,通过打造“桂南学村”品牌,2023年,桂南文旅公司实现了超59万元的营收。

而对传统农业村而言,“强村公司”开辟了一条打造农产品区域公共品牌、带动农业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子。在中山市三乡镇塘敢村,塘敢萝卜从5毛钱一斤,还烂在地里无人知,到如今卖到3元一斤,顾客仍络绎不绝,就得益于强村公司的加持。

为了让塘敢村富起来,塘敢农业公司选中了“一村一品”的塘敢萝卜,推动塘敢萝卜实现统一收购、定价销售、品牌打造,让塘敢萝卜成为农民致富增收的“金萝卜”。2023年,塘敢农业公司卖出了45万斤塘敢萝卜,为本地农户新增了100个就业机会,公司年营收达120万元。

通过成立“强村公司”,中山桂南、塘敢等村确立了村民主体地位、专业团队运营的模式,促进了资源、资金、智力有机衔接,有效盘活了闲置资金和文旅业态,以灵活合作方式,壮大了村集体经济,走出了村集体产业发展的市场化新路径。

“强村公司”怎么管?

事实上,探索实施“百千万工程”,闯出强镇兴村共富路径,中山是一个独特的观察样本。作为全省少有的“直筒子市”,中山下辖222个涉农行政村(社区),村集体经济发达,2023年农村集体资产总额超605亿元,在全省排名第五。

如何管好这笔庞大的资产,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山镇村已有“村办公司”的零星探索。近日,广东省“百千万工程”指挥部印发的《工作要点》提出大抓体制机制改革等重点任务,其中明确提到出台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行动方案;开展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专项改革试点。在此背景下,中山“强村公司”的改革新探索,正是为发展壮大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探路。

“‘强村公司’是一个创新之举,其本质是产权制度的安排问题。”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学研究员丁力认为,“强村公司”能否真正让乡村走出强村富民的新路子,摆脱乡村传统的依赖土地发展的思路,关键要看如何发展。

这也表明,“强村公司”闯市场,火热发展的态势之下,仍需冷静思考。

怎么管好钱?中山提出,村集体经济组织控股的“强村公司”需在“中山市农村集体资产和财务监管一体化平台”上做账,公司所有银行账户均须纳入平台管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以其认缴出资额承担有限责任,不得将公司资产和财务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相混同。

怎么管公司?中山农业部门提到,“强村公司”应按公司章程和《公司法》等法律法规相关规定运作,避免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滥用股东权利,对“强村公司”过度支配控制,使“强村公司”丧失独立法人地位。

大事谁决定?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绝对控股(51%以上)的“强村公司”,应在公司章程中规范建立议事规则,议事规则应包含“三重一大”事项的决策程序。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出资成立“强村公司”等重要事项,按照“四议两公开”程序进行决策。

丁力表示,“强村公司”的所有制模式中,以合伙人为基础的混合所有制或许最为可行。“‘强村公司’的运营,要交给市场上的能人。为吸引更多经营人才投身乡村,政府应出台相应的补贴政策,对于集体经济带头人给予相应的人才福利和政策倾斜。”

里溪村党总支书记林国厂表示:“‘强村公司’对于落实‘百千万工程’、推动里溪农文旅发展,可以说是适逢其时!未来,我们将充分发挥好‘强村公司’的统筹作用,让‘美丽乡村’转化为‘美丽经济’,实现村美民富的目标。”


编辑 汪佳  二审 朱晖  三审 苏小红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原创 12636人浏览   202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