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树繁花独一枝:从小榄大立菊技艺寻迹菊城菊韵
栏目:小榄 来源:中山日报 记者 方嘉雯 发布:2023-12-20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金风飒飒,天高云淡。不见霜寒露重,南国的秋日更胜春朝。傲霜凌寒的菊花在徐徐秋风下次第开放,铺展成一片花海。近日,在素有“菊乡”“菊城”美誉的小榄,菊花会如期而至,以花为裳盛装迎客,以菊之名相约金秋。进入12月初,小榄菊花园里的菊花迎来了最佳观赏期,其中,一盆盆花团锦簇的大立菊,是小榄菊艺水平的集中呈现,也是小榄人对菊花技艺孜孜追求的体现。

大立菊向来是历届小榄菊花展的一大看点,前景半圆形造型的菊花为大立菊。 资料图片

大立菊栽种裱扎技艺薪火传承

近日,由中国菊艺大师陈仕波团队倾力栽种的大立菊竞相开放,成为小榄菊花会的一大看点。一盆“多品种嫁接大立菊”,以名为“黄海秋月”的菊花品种为母本,层层环绕13圈,花朵数量高达547朵,让人叹为观止的是,这547朵菊花竟然是547个不同的菊花品种,形态迥异的菊花全部嫁接在同一株菊花母株上。另一盆由品种“火舞”栽培出来的“立菊王”,多达25圈,花朵数量1951朵,近两千朵同一品种的菊花疏密有致,在枝头争奇斗艳,宛如孔雀开屏。大立菊,满树繁花独一枝,果然名不虚传!

据悉,本届小榄菊花会,由小榄镇菊花栽培基地陈仕波团队带来的大立菊作品一共有12个。

陈仕波和他培育的今届立菊王。记者 方嘉雯 摄

大立菊是历届小榄菊花会的主角,大立菊技艺也是菊艺技术中最复杂、难度最大的一种,从品种筛选、基质选用、花期控制、摘心培蕾、施肥灌水,到吊竹“教行”、裱扎等各阶段均有严格的栽培条件和独特的技术措施。鲜为人知的是,小榄大立菊的裱扎方式,已从清代延续至今,大立菊的背后,是小榄数百年来的菊艺传承及创新。

从“菊试”“菊社”到“菊花大会”

史载,南宋时期,小榄开始种菊;到了明代,艺菊之风已盛,菊花栽培愈发普遍;及至清朝,小榄已享“小柴桑”(柴桑是陶渊明故里,借指世外桃源)之美誉。

若要追溯小榄菊花会的历史,时针就要拨回到乾隆元年(1736年)。那一年的秋天,香山的菊花又到了一年一度盛放的季节。同一年,小榄第一次举办“菊试”,这可是一件轰动四乡的盛事。

所谓“菊试”,就是大家把自己栽种的菊花拿出来,让人品头论足,推魁首,评鼎甲。这是菊花的盛会,从四乡八镇来参观的人,接踵摩肩,远至东莞、新会、顺德的人也过来一睹菊花芳容,更有邻县的爱菊之士,摇着小船,载着菊花,过来“菊乡”参加雅集。这就是小榄菊花会的前身。

菊试一般在九月下旬举行,和科举的乡试一样考三场。规绳矩墨,方圆自成,古人开玩笑说:“这简直就是‘开科取士’嘛!”

《中山传》记载,花魁“一捧雪”是菊试的镇会之宝,后来,“一捧雪”品种日渐绝迹,菊试之会也随之衰落。再后来,一群爱菊之士痴心不改,另组“菊社”“黄华会”。乾隆四十七年(1782),乡人又将“菊社”扩大,命名为“菊花大会”。乾隆五十六年(1791),香山知县彭竹林也莅临游览,大赞“榄市花期韵欲仙”。

对文人骚客而言,菊花盛会,别有一番雅趣。菊花可品、可尝、可入诗、可入画。文人雅士吟诗作对,品箫弄笛,在宣纸上泼墨描金,因而,在小榄这个充满泥土气息的地方,自古就留下了无数关于菊花的诗词与楹联。

小榄大立菊不断刷新世界纪录

赏花充满了文人情趣,然而,培育菊花却是一项十分艰难的技艺。民国小榄人在《小榄菊花史记》中记载:“凡菊皆然,其艰辛尤倍于力田。”然而,一代代的小榄人总是在前人的经验上不断尝试,不断突破,他们对于菊花技艺的追求,从来没有停止过。

1959年,新中国成立十年,小榄打破惯例,举办了建国后的首届菊花大会,并赢得“菊城”美誉。新中国,新气象,小榄菊花会又迎来了良好的社会环境,得以一以贯之。1994年,小榄菊花史上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当年,正值60年一届甲戌菊花大会之期,小榄百业俱兴,秋日隆重举办了第四届(甲戌)菊花大会。大会设置花街花路31条,总长16公里,布展面积达10平方公里,陈展菊花82万盆,1568个品种。整个小榄镇掩映在一片菊花的海洋之中,暗香弥天。在这场展会上,大立菊更是大放异彩,其中,43圈的“白牡丹”和42圈的“绿衣红裳”均刷新世界大立菊单株着花数的最高纪录,“白牡丹”大立菊还被确定为大世界基尼斯纪录之最。大会期间还举行了一系列经贸洽谈活动,海内外嘉宾纷至沓来,客商云集,观展群众达到600万人次。第四届(甲戌)菊花大会展现了小榄精湛的菊艺水平,极大地推动了小榄的经济发展和城乡建设,进一步扩大了同海内外的交往。此后,小榄经济腾飞,傲视他乡,菊花会举办也越发频繁,大立菊栽培扎作技艺更上层楼,圈数、着花数、嫁接品种数不断刷新各种世界纪录。2006年5月,“小榄菊花会”入选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更奠定了小榄菊花在国内的行业地位。

2010小榄菊花会,龙山公园门口花团锦簇,大立菊夺眼球。(资料图片)记者 余兆宇 摄

满树繁花独一枝的大立菊技艺,是薪火传承,更是守正创新。除了大立菊,小榄的悬崖菊、塔形菊、菊艺盆景、菊花造型等菊花技艺也在历届菊花会上流光溢彩,乃至在全国的菊花艺术上独树一帜,堪称南方菊艺的独特代表。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耐寒惟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

菊花是我国的十大名花之一,同时也与梅兰竹并称为花中四君子。中国文人墨客自古爱菊。在万菊丛中走过了七八百年,小榄人的精气神韵早就与菊花傲霜凌寒的品格融为一体。菊韵,渐渐也成了菊城人的精神内核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993年到小榄打工,1994年结缘第四届(甲戌)菊花大会,祖籍广西的陈仕波在小榄种菊花,已整整三十年,虽为中国菊艺界为数不多的大师级人物,然而,给人的感觉总是朴实无华,人淡如菊。

相比一般的大立菊,“多品种嫁接大立菊”无疑又是一个更大的挑战。“今年各种原因所致,‘多品种嫁接大立菊’并没有达到预设800个品种的目标,明年还要不断研磨菊艺,克服技术瓶颈,再次冲击世界纪录。”末了,陈仕波淡淡地说。


编辑 方嘉雯  二审 魏静文  三审 吴森林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AI+LIFE HACKS丨Shenwan Pineapple Cultural Tourism Month
原创 17537人浏览   2024-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