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丨我们都曾有过这样一艘潜水艇,游走在深夜
栏目:融媒工作室 来源: 发布:2021-10-08

 

“我一度拥有过才华,但这才华太过于强盛,我没办法用它来成就现实中的任何一种事业。一旦拥有它,现实就微不足道。没有比那些幻想更盛大的欢乐了。我的火焰,在十六岁那年就熄灭了,我余生成就的所谓事业,不过是火焰熄灭后升起的几缕青烟罢了。”

今天我推荐的这本书是九零后作家陈春成的短篇小说集《夜晚的潜水艇》。九个故事,笔锋游走于旧山河与未知宇宙间,以瑰奇的想象、清幽的笔法,在现实与幻境间辟开若干条秘密的通道:海底漫游的少年、深山遗落的古碑、弥散入万物的字句、云彩修剪站、铸剑与酿酒、铁幕下的萨克斯、蓝鲸内的演奏厅……当澎湃的想象力伴随着轻盈而又充满诱惑力的文字向你扑面而来,你甚至有些眩晕,有人说看到了博尔赫斯等拉丁美洲作家的语言密度和迷宫般的想象,感受到了希区柯克的后窗,王维的山林,和汪曾祺的古典雅韵。潜入故事深处,感知词语的微光,探照记忆的海沟。

关于藏匿与寻找、追捕与逃遁,失去与遗憾,陈春成的小说世界,呈现汉语小说的一种风度与新的可能性,以一种更加深刻的方式,击中了每一个读这本书的人。

在开篇《夜晚的潜水艇》里,他写道:“我的脑袋像伸出了万千条藤蔓,遇到什么纠缠上去,缠得密密实实的,还要在上面旋转着开出一朵花。”“每天夜里,我坐到书桌前,系统启动,桌面就变成控制台,上面有各种仪表,前面的窗玻璃显出深蓝色的海底景象。”小时的你,一定有过这种想象。

在《竹峰寺》中,他用了大量的篇幅去描写黄昏和黑夜衔接时人内心幽微的情感:“如果你在山野中,在暮色四合时凝望过一棵树,足够长久地凝望一棵,直到你和它一并消融在黑暗中,成为夜的部分一一这种体验,经过多次,你就会无可挽回地成为个古怪的人。”

在《裁云记》中,他写道:从那时起,所有的云都成了卡通画里的样子,胖乎乎的,看起来很温顺。语文课上,“流云”“落霞”这类陈旧的词语已经很难解释了。我所在的云彩修剪站,位于云帽山森林保护区的边缘,是一座顶端圆润、形似灯塔的白色建筑。我住在塔顶,库房在塔底,塔中部两侧各有一门。其实这是一台巨大的机器。附近的山谷产云,夜里会氤氲起满满一谷的云气,浓白如牛奶,清晨时渐渐飘出,有时一团一坨,有时一丝一缕,都是些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的云。飘出来的云都被吸进闸门里,等从另一侧闸门释放出来,就成了标准的椭圆形合法云,边缘带波浪形花边,像一块一块可爱的饼干,徐徐飘向城市的上空。

故事在现实和梦境中游走跳脱,亦真亦幻,却又严丝合缝。

贾行家老师为这本小说集写的文章《曾经有过一种光泽》。他说:“凡是曾在这时代里失落过的人,都将从这本书里寻找到真正意义上的安置。”作者在开篇中提到:“我的潜水艇。它行驶在永恒的夜晚。它将永远,永远地悬停在我深蓝色的梦中。”我们每个人都曾有过这样一艘潜水艇,什么时候我们选择将它永远停留?如果说这是成长的代价,那么这代价又是否过于昂贵? 就让这艘“潜水艇”带你重新驶向梦幻的世界。

你喜欢它的哪一个故事,在留言区告诉我,期待你的更多发现。


◆栏目统筹/冷启迪 孙俊军
◆文+、出镜/记者 冷启迪
◆视频拍摄/孙俊军
◆视频后期/孙俊军 刘建满
◆编辑:廖薇
◆二审:孙俊军
◆三审:程明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防疫科普 | 孩子居家焦虑,可以这样做!
原创 30616人浏览   2022-11-29
11月28日中山市新冠肺炎疫情情况
推荐 15712人浏览   2022-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