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馆丨世界读书日,聊一聊亲子阅读那些事
栏目:书香中山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1-04-22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米朵朗读中山本土绘本《做时间的小主人》
明天的你,准备留给阅读多少时间?

不知不觉,我们边学边读边写边想,中山日报APP“绘本馆”已开办一年,承蒙各位读者的厚爱,我们在第六届中山新媒体影响力年度榜单评选中,荣获“中山十大优秀新媒体创新案例”的称号。如果我们能够引起大家的关注,也是借了优秀儿童文学作品之光。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研究儿童文学的首要动力,就是希望能给自家的娃挑选好书。我跟朋友开玩笑道,因为是家长,我们都成为了业余的化学专家、营养学家、健身教练,当然,也包括亲子阅读推广。


△中山本土绘本《做最重要的事》内页

丨寻找好书指南

“童话大王”郑渊洁就揭露过中国童书销售市场的“黑幕”与泡沫,而他自己则主动退出了“童书作家榜”排名。当下,儿童读物良莠不齐的。不必说出版质量、甲醛超标等,有的书籍内容还引发过“儿童不宜”,如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淘气包马小跳》《米小圈》《狼王梦》等风靡一时的书籍。甚至连我国第一位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老师的作品,其中的儿童观和性别观也饱受争议。

有一段时间,孩子沉迷于《猴子警长探案记》。这故事情节紧凑刺激,令人着迷,一些桥段颇有成人警匪片的形态。其涉及的一些话题,显然已超越儿童生活范畴,如贩毒、绑架、叛乱、精神控制等。大反派的怪笑配音得活灵活现,最后吓得宝宝晚上不敢独自入眠了。故事虽采取了惩恶扬善的结局,但我感觉它还是以成人的喜好过分渲染了抗争过程的暴力,遂果断取关了。虽然听的是宝宝巴士,但孩子的恐惧是不会骗人的。

什么才是真正的儿童文学?以儿童为主角的《蝇王》在我看来讲述的人性之恶的确儿童不宜。而《麦田里的守望者》,初看充满愤怒与病态,处处可见粗言秽语,主角最终还是被童真救赎。


《经典这样告诉我们》 朱自强/著

朱自强的《经典这样告诉我们》一书对此作了关于“儿童文学人性论”的比较分析,认为儿童文学当是肯定和信任儿童天性的。该书是《儿童阅读专家指导书系》其中一本。明天出版社的《儿童阅读专家指导书系》不仅邀请了朱自强执笔,还有方卫平、刘绪源、赵霞等学者的心得,这一套书为我解答了不少儿童文学中的困惑,是套可以信赖的亲子阅读指南。

丨以五感激活阅读

说到刘绪源先生,这位已故的首届“蒋风儿童文学理论贡献奖”得主强调文学的审美功能:“不是文学的概念大于审美,而是审美的概念大于文学。审美与理性认识相并列,是人类从精神上把握世界的两大主要方式之一。”若仅从理性出发,只偏重作品中的理性认知元素(即所谓狭隘的教育意义),是无法全面把握文学作品的。“而审美的落点不是要懂得。它是一种愉快。”他的理论是建立在皮亚杰认知心理学之上的。

很多父母都会以幼儿能背诵多少唐诗宋词为荣耀。我也曾经不免俗。但正如皮亚杰所说的,六七岁以前是“人生的遗忘期”,孩子后来还是忘记了。但有一次,我并没有刻意教授,只是在去公园游玩的时候哼过范仲淹的《苏幕遮》,那是邓丽君《淡淡幽情》专辑中的一首歌,一段时间里,我把这张根据古诗词改编的艺术歌曲专辑作为车载音乐。 某天,五岁的娃看到秋天的景象,忽然冒出一句:“这是‘碧云天,黄叶地’吗?”

这让我想起那句古话:“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阅读,并不止于读书,它是我们对信息的洞察和理解。孩子通过“五感”读到的世界,比单纯让其认得几个白纸黑字,更有助于激发他们的观察力和想象力。

丨突出阅读乐趣

刘緒源还在《用审美的眼光重新看待中国儿童文学传统》一文中犀利地指出中国儿童文学传统中的利与弊:虽然有的作品是以儿童的语言和形象来创作,却是以教育儿童的视角出发。

广东人民出版社出过一套中山本土原创绘本,《做最重要的事》《做时间的小主人》《我能解决矛盾》《咱们一起玩吧》《你从哪里来?》《爱上幼儿园》。这是一次有益的尝试,编者试图用儿童喜爱的绘本形式来引导孩子关注人生意义、时间管理、文化寻根、团结友爱、独立思考等重要问题,主角的形象让我不由想起著名的《大卫不可以》。其中插入了中山人熟悉的图书馆、万人行、石岐乳鸽等元素,满满的亲切感。但和经典的儿童绘本相比,此套书的文字凝练度与韵律感还需提升,教训孩子的口吻仍待淡化。有些叙述很显然是在居高临下地讲道理。


△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山本土绘本,《做最重要的事》《做时间的小主人》《我能解决矛盾》《咱们一起玩吧》《你从哪里来?》《爱上幼儿园》,钟瑄 主编。

推广阅读显然是此套书的初衷之一。《做最重要的事》中,它以黄老师的口吻否定了孩子的“玩”,而将阅读作为首要,其中还设立了一个做作业与课外阅读的“矛盾”。其实,玩耍、学习和阅读也可以是相辅相成的。国际儿童学习研究泰斗艾莉森•高普尼克在《园丁与木匠》一书中指出:让孩子自发、随机、自主地玩耍有助于他们的学习。而玩耍所带来的礼物是教会我们该如何应对意外。


《园丁与木匠》 [美] 艾莉森•高普尼克

假如我们将阅读和玩耍对立起来,似乎是在告诉孩子,阅读是件不好玩的事。我觉得,倒不如顺应孩子的游戏天性,放大孩子在阅读中体会到的具体乐趣。唯有真正感受到阅读的甜,没有完成责任的负担,孩子才会甘之如饴。



米朵:保持童心,学做小孩~

*本篇视频为绘本内容选读,仅用于图书推介。
本文内容未经授权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欢迎个人分享至朋友圈。图书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山日报新媒体中心
◆统筹策划:廖薇
◆文+/廖薇
◆图+3/米朵
◆视频摄制:刘建满
◆编辑:詹琪琳
◆二审:蓝运良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中山出版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11月29日中山市新冠肺炎疫情情况
16206人浏览   2022-11-30
中山公共场所恢复常态化防控管理
15488人浏览   2022-11-30
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
14039人浏览   2022-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