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 |《艽野尘梦》
栏目:书香中山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0-12-14

近日,藏族男孩丁真在网络上的走红,重新引发了大众对于藏地的想象和讨论。今天介绍的这本《艽野尘梦》就与藏区有关,它是民国时期“湘西王”陈渠珍创作的一部笔记体游记小说。《诗经·小雅》中写到:我征徂西,至于艽野。“艽”有“荒原”之意。说起陈渠珍,他是一位跨越三个朝代,经营湘西数十年的奇人。沈从文曾在其帐下担任文书,贺龙亦是其旧交。

《艽野尘梦》记叙了陈渠珍于清朝末年(1909)随军入藏,平定因英军入侵而纷乱的西藏事务。川军入藏,战线延绵,兵家胜败,你进我退,你退我追。行文至半,就开始逃亡之旅。战争早已被时代的洪流淹没,更多人关注的是着墨不多、却刻骨铭心的爱情。那个誓死保护他的藏女,那个成功东归却暴死的西原,满足了许多外人对于藏区无畏坚贞的女性想象——“万里从君,相期终始,不图病入膏肓,中道永诀。然君幸获济,我死亦瞑目矣。”

危险动荡的变乱时代,神奇瑰丽的藏地风物,复杂微妙的军队政治,惨绝人寰的绝地求生,共同熔铸成传奇文本。而人性在绝境中挣扎与异化,更是令人触目惊心。踏雪履冰,跋山历险,天地荒芜,举步维艰。除了要与恶劣的地理环境作斗争,他们还要直面乱世中的难测人心,既要拼尽全力在艰难困苦中逃出生天,也要想方设法在勾心斗角中觅得生机。职业军人的豪放性格打造成雄奇洗练的文字,使整部作品错落有致,掷地有声,真实可感。

在东方主义的视野中,藏区与现实、物质的藏区没有什么关系,它是一个精神化了的虚拟空间,拥有西方文明中已经失去了的、令人渴望的一切美好的东西。 在这样的想象中,藏人没有现代人的七情六欲,而是一个精神的民族。即使在今天,藏区早已不再神秘,每年入藏的游客成千上万。藏区的书写和影像也多了起来,甚至成为一时之尚。但许多人对藏区的欣赏和了解仅止于浮光掠影,只把自己向往的东西设计到少数民族的身上,用他们的能歌善舞和纯真、天然,来反衬我们生活的无趣和虚伪。这样视角下的“少数民族风情”,有很多并不真的是事实,而是自己希望的投影,就像我们追求的诗和远方。就像西方人看待东方人,一会儿好、一会儿坏,这跟东方本身没什么关系,跟他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东方形象很有关系。所以藏区是什么样,不能只看丁真,只看仓央嘉措,读读《艽野尘梦》,看看藏人拍摄的电影,自己去那片土地走走看看,和藏人聊聊,或许会有更多收获。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栏目统筹/谢琼 冷启迪
◆出镜、文+/记者 冷启迪
◆视频拍摄/记者 孙俊军 
◆视频后期/冯明旻 
◆编辑: 陈彦
◆二审: 韦多加
◆三审: 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防疫科普 | 孩子居家焦虑,可以这样做!
原创 30528人浏览   2022-11-29
11月28日中山市新冠肺炎疫情情况
推荐 15653人浏览   2022-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