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深爱,我愿放手看你离去丨绘本馆
栏目:书香中山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0-04-10


——离别在所难免,就让我们好好说再见吧~
△米朵读法国绘本《奥斯卡的小红船》


《奥斯卡的小红船》
【法】乔·奥斯兰德/著 【法】阿曼蒂娜·碧乌/绘
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

人生本是一趟未知的旅行,总有那么一些问题,让人如新手一般彷徨无措。比如,告别所爱。

与孩子共读的《奥斯卡的小红船》,在我内心留下余韵悠长的触动。在这本由法国著名作家乔·奥斯兰德著、法国著名插画家阿曼蒂娜·碧乌绘的绘本中,如何告别自己心爱的小红船,促成了小男孩奥斯卡的一次心理成长,也给那些尚未学会好好告别的人们以心灵的启迪。

◎梦想的“诗与远方” 

告别所爱的过程总是难免忧伤。而这本书给人的色彩印象却是清爽明亮的。第一次在图书馆的书架上邂逅它,我便被封面那抹温柔的湖蓝色所吸引。那是大海被阳光亲吻后所呈现的醉人表情,蓝中带绿,犹如夏天时我们口含着一颗清凉透心的薄荷糖。它也是本书内页的主色调。全书图像以深浅不一的蓝色、绿色,配以浅灰,洋溢着雅致的法式浪漫。水溶彩铅的笔触细腻,配色优雅。其他人物也融入背景色中,而奥斯卡身穿黄色短裤,抱着红色小船,“与众不同”的形象尤其鲜明。

故事从奥斯卡生日那天开始,他得到了一艘小红船,对此爱不释手。奥斯卡是家中的老二,上有能在海里潜水的大哥亚瑟,下有刚刚会走的妹妹。人们一般认为,排行中间的孩子往往较少得到父母的关注。心理学教授凯瑟琳·萨蒙(Catherine Salmon)在《排行中间孩子的神秘力量》提出,这类孩子因此获得更多独立时间,更倾向于亲近依赖身边的朋友,其思想也更为开放,勇于尝新。书中描述的奥斯卡也是如此。他将小红船视为密友,常与它独语心事,幻想和它一同去大海冒险。

作者对小红船做了拟人化的处理,奥斯卡的幻想,也是小红船的梦想。尽管眼前只是一个小水盆,小红船的脑海中却有一幅壮观画面。在那不知名的大海深处,美人鱼翩翩起舞、大轮船昂首而过,大白鲨掀动巨浪,海盗骑鲸呼啸而来。美妙又惊险的旅程,最终在藏有宝藏的小岛上画上完美句号,这是他们追求的“诗与远方”。这些梦幻元素,同样在前后环衬上以红底白线勾勒,诠释着主角心底的热望。

爱的真谛是成全

回到书中,沙滩上,当爸爸妈妈忙着照看妹妹,哥哥在海中自由翱翔的时候,奥斯卡与小红船自得其乐中。奥斯卡既是小红船的“家长”,小红船也是奥斯卡的“影子”。

小红船想去更远的地方游玩,不会游泳的奥斯卡却不同意。结果,他们两个都得待在下饺子一般的安全水域感到无聊失望 。经历过一次巨浪险情后,奥斯卡对小红船看管得更严,给它系上小绳,却也身有同感它被束缚的无奈,试图在游戏中让小红船“作主”,假装被它牵着玩。作者以一个跨页,定格了他们在沙滩上嬉戏的种种精彩瞬间。孩子生动有趣的表情,让人忍俊不禁。

然而,人生无不散之筵席。奥斯卡与小红船的分别,也随着假期的结束到来了。

“这是我的船,我最喜欢的船,我要一直和它在一起。”奥斯卡生气地否决了父亲“弃船”的提议,这是对小红船的动情告白。如此任性,如此执着,也是因为是孩子,才会有这样的心情,对一个玩具如此在乎。长大以后,人往往会变得随意、学会了妥协,或美名曰“顺其自然”。这是成长的代价。

在回家前的一个晚上,奥斯卡与小红船偎依在月下,促膝谈心。实际上,在文字上,那只是奥斯卡的喃喃自语。小红船并没有回应是否会跟他一起回家,但画面却给予我们心理提示:星光下的大海变得深邃,平静的表面下,海洋生物来回游动着。小红船独自驶向远方,渐行渐远,化作红点。放手,是奥斯卡最终的决定。

每次读到奥斯卡的这段“星语心愿”,我都禁不住鼻尖一酸。“我,越长越大,但是我的小船,它会越来越旧,越来越破......现在它还不太旧,也不太破,可以在大海中航行,以后也许就太晚了......”与其强留它在身边,不如放手成全它的梦想。小男孩奥斯卡领会了爱的真谛。

学会好好说“再见”

与小红船的告别,是一场感人的“目送”。犹如龙应台所写的:”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小红船也是奥斯卡的影子。沙滩上,东方既白,在父母的深情注视下,奥斯卡独自带着小红船步入海中,和他们一起目送着小红船驶向曙光初现的地平线。

结尾是一组蒙太奇镜头,在中景和全景之间,插画师特意插入两个特写,分别呈现奥斯卡决定松开绳索的一瞬间,和小红船初获自由时的茫然与不舍。最后一段文字也同样细腻动人:“‘再见啦!’奥斯卡好想对小红船喊,可是这句话就好像卡在了他的心和喉咙之间。他只好高高举起他的双手对着小红船挥舞,看上去就好像一只挥舞着翅膀的小鸟。”此时无声胜有声。哥哥亚瑟在沙滩上画下的飞鸟,与之呼应,也象征着成长。

两位法国作者都将《奥斯卡的小红船》题献给自己的宝贝,其中乔·奥斯兰德的三个孩子恰好与书中的孩子亚瑟、奥斯卡和安宝同名。这让人不由猜想它是他们的真实经历。阿兰·德波顿与约翰·阿姆斯特朗所著的《艺术的慰藉》提出“杰出的艺术作品能够抓住意义的核心”鲜明的色彩风格,生动的细节描写,真挚的情感流露,幻想与现实的交融,《奥斯卡的小红船》在扉页图中已有所点题,它的隽永在于从孩子的心理感受出发,映射出为人父母的心情,将离别之殇导向心灵的成长。

遥想与孩子共读这部作品时的那个夏天,我们一家也正在海边度假。上一次,孩子还需两个大人护航,坐在“小黄鸭”上水中漫步。这一次,她已蠢蠢欲动要求学习独立游泳。

忽然一夏,小小的人儿便长大了。和小红船一样,他们终将挣脱我们的牵手,独自迈向属于他们的未来。


米朵:保持童心,学做小孩~

*本篇视频为绘本内容选读,仅用于图书推介。
本文内容未经授权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欢迎个人分享至朋友圈。图书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栏目统筹:阿占
◆主持:米朵
◆文+/廖薇
◆视频摄制:易承乐
◆编辑:詹琪琳
◆二审:蓝运良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11月29日中山市新冠肺炎疫情情况
16202人浏览   2022-11-30
中山公共场所恢复常态化防控管理
15485人浏览   2022-11-30
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
14031人浏览   2022-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