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渔期,中山横门80后渔民转型为海钓船长,他的三天两夜这样过→
栏目:首页 来源:中山+ 记者 李鑫 程明盛 发布:2024-07-10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视频拍摄/明剑 易承乐   视频制作/刘建满

7月7日下午,到珠江八大口门之一的横门出海口寻访,巧遇80后船长何广明,正在往粤中渔18166游船上搬运冰碴等,准备出航。另一艘渔船满载而归,何广明转而帮忙卸货,将魔鬼鱼、马友鱼、黄姑鱼、海鳗等搬上岸,运往酒楼和市场。此时还在南海伏季休渔期,正在疑惑渔民何以提前出海,何广明给出了答案:部分渔民转型为海钓人,开启休渔期海钓模式。记者跟何广明约定,远程追踪他的海钓之旅,等待他满载归来。

海钓人驾船归来。记者 明剑 易承乐 摄

海钓从夜晚开始

现场目睹何广明帮同乡卸完货,将渔获记录在黄色便签上,飞快算出同伴此行渔获价值8871元,成本支出4681元,纯利4190元。记者掂量出了海钓的价值,知道这是一份不错的营生。

借着出海前的间隙,站在渔港前的树荫下,听他描述两个多月来的海钓生涯。他说,每次从世界级工程深中通道下穿过,在内伶仃岛附近停下来,开始放钓,前面就是举世瞩目的港珠澳大桥。

这是一幅神奇的大国海钓图,渔民与大国重器为伍。

何广明说,两大工程没有影响这片海域的生态资源,让渔民保持传统生产方式的同时,找到了另一种耕海方式。

渔民何广明是80后,海里风吹日晒,留下海的印记。记者 明剑 易承乐 摄

看着他和员工一道将鱼饵、排钩、冰碴、食物等搬进游船,将冰碴铲进冰柜,他们选择了又一次出发。

当晚约7时许,游船抵达海钓目的地,开始放钓。他们用的是排钩。海钓师傅彭重军,钓鱼工郭德华、陈炳洪开始忙碌,坐在船边,将饵料逐个装进鱼钩,一次次撒入海里,伴随游船移动,钓钩散布在一片海域里,沉到水下,静静地等待鱼儿上钩。

饵料用的是新鲜黄鱼,被封装在冰碴箱里。下钓前,每条黄鱼被分成三四段。

放钓时,上饵是个技术活,需要海钓师傅完成。上不好鱼饵的话,鱼饵被吃掉了却钓不到鱼,白白浪费了机会。

因此,海钓师傅的收入更高。按照行规,海钓师傅按照渔获毛收入的13%计酬,旱涝保收。

何广明对这片海极熟悉。读到初二告别校园后,他就跟着父辈出海,常年在这一带捕鱼。追问他们家的捕鱼生涯,他说出身疍民,世代以捕鱼为业,祖辈1974年从民众裕安围迁到横门,从此定居下来,守着出海口,靠着这片海的滋养,生活越过越好。

何广明给船里的小狗喂食。它原本是流浪狗,见了何广明就不肯走,这是冥冥中的一场缘分。记者 明剑 易承乐 摄

等候鱼儿上钩的间隙,何广明从驾驶舱走出来。生活区里,一只哈巴狗睁着大眼睛凑上来,何广明慷慨地喂了它一整盒午餐肉罐头,随后又给它喂了水。哈巴狗吃饱喝足后,在船板上找了个地方窝了起来。

这是一条流浪狗,流落到渔港,见了何广明就不肯走了,被何广明收留,像是冥冥中的一场缘分。

在焦虑与亢奋之间

晚上9点钟多钟,第一轮收钓开始,何广明有些失落,说正值大潮,水退得太急,没有多少鱼,要等涨潮。

接近凌晨,估摸着何广明一行累了,问他休息了吗?他说正在收钓,准备新一轮放钓,一晚上都不休息。

何广明发来的海钓视频里,海风呼呼地吹着,海水有节奏地拍打着船体,船随着海流起伏。

人在缺乏睡眠的时候会变得非常疲惫,只是,在摇晃的航船上难以安睡。熟悉鱼类习惯的何广明说,鱼类在食物消化殆尽后会感到非常饥饿,开始觅食,这个时候非常容易上钩。根据他多年来的海钓经验,凌晨四五点是这里的海洋鱼类容易感到饥饿并上钩的时候,是海钓的黄金时间,因此,他们晚上不能休息。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何广明要跟海里的鱼斗智斗勇,下半夜的渔获将决定他们此行的收成。

隔着屏幕跟他算海钓账,他将一段时间里的账单发过来,有三天一次的,有两天一次的,大都没有间歇,连轴转。

他说,休渔期前半段天气凉爽,一次海钓多持续三天;近期天气炎热,钓上来的海鲜需要保鲜,得快去快回,多是第二天返港,交货后当天下午出航。

渔获起伏大,入账多寡直接影响海钓人心情。记者 明剑 易承乐 摄

账单显示,渔获起伏较大。最多的一次,海钓三天,支付13820元成本后,纯利达到9700元。最少的一次,海钓两天,纯利只有1576元,支付的开支却达到6920元,包括人工费3020元、油费1500元、清钓费1260元、冰碴费140元、鱼饵费700元、伙食费300元,意味着船主跟三位员工平均收入相差不多。

渔获多少直接影响海钓人心情,何广明担心最近渔获不足,接下来渔获不稳定,海钓得不偿失。他说,如果下半夜渔获仍然不多,就准备休息几天。

7月8日下午联系何广明,他带着欣喜说当天上午返港,下午又出航了,显示他下半夜渔获不错,选择了继续出航。

一条海钓产业链

估摸着何广明该归航了,7月9日上午联系何广明,他说12点回到渔港。我们从城区出发,赶在游船之前抵达,见证一个海钓人的收获。

电话中,何广明告知,这次钓到了30公斤魔鬼鱼、6公斤黄姑鱼、12.5公斤海鳗,24.8公斤马友鱼等。马友鱼每公斤收购价高达260元,这次钓到4条马友鱼,都超过5公斤,最重的一条达到8公斤,按照过去收购价测算,仅马友鱼价值就达到6448元。何广明此行可以用满载而归来形容。

上岸后,何广明忙着打电话。他和船是海钓产业链中的一环。记者 明剑 易承乐 摄

不到12点,何广明的游船靠岸,他与员工一道将渔获搬上岸。一辆深圳牌照货车已经等在渔港,收购商叫陈祥彪,他提前包下了这艘船的所有渔获,将运往惠州澳头海鲜市场。

工作人员在泡沫箱里撒上几把海盐,加满自然水,搅拌均匀。随后,工作人员用手扣住魔鬼鱼的两个呼吸口,一把提起,放入泡沫箱。

其他品种渔获采取冷藏保存方式,先在泡沫箱里装入大量冰碴,将渔获放入,又盖上大量冰碴,并盖上泡沫箱盖子。

何广明守在出入口树荫下,用黑笔在便签本上计算这趟三天两夜海钓的收益。

此行柴油用去1200元,普通员工每人400元工资,熟手师傅收取毛收入的13%,还有伙食费、冰碴费、清钩费、鱼饵费,总支出达到5208元,纯利4152元。

回想上次在渔港见到的收购商,是当地渔民梁敬开,常年在这里和附近收鱼,发往附近酒楼和市场,部分品种发往周边城市。

问何广明,需不需要自己到市场卖鱼?他笑笑说,自己卖鱼太浪费时间,不划算,都是跟人合作,渔获多直供附近酒楼或市场。他用的鱼饵是渔民提供的,船上使用的冰碴有专门供应商,用过的排钩交由合作伙伴清理后重复使用,海钓需要海上补给就召唤合作伙伴送去,一切都有序运作着。

海钓人、海钓船、收购商、鱼饵、冰碴、排钓……海钓产业链分工明确,各取其利。记者 明剑 易承乐 摄

我们分明看到,这里有一条清晰的产业链,就近为餐饮业提供新鲜食材,给休渔期渔民提供工作机会和不菲的收益。

彭重军是个80后,这个休渔期跟随何广明海钓,每次收取毛收入的13%,连续两天收入都超1200元。连续两年休渔期跟何广明合作的一位陈姓渔民,自己家里拥有一艘渔船,但没有海钓牌照,到了休渔期,就跟着何广明的海钓船出海。

正说着话,一位阿姨走到船上,她跟何广明是乡邻,订购了当天的黄姑鱼。何广明提前用红色塑料袋装好了,加了冰碴保鲜。阿姨取了黄姑鱼,问价钱,何广明报了一个价,记者在心里掂量一下,他收少了,这种鱼要七八十元一公斤。

离开渔港,何广明一行到附近的海鲜酒楼吃饭。问他们当天继续出航不,他说当天不能出航,因为第二天上午有个渔民培训,计划第二天下午出海。

何广明的游船是由原本的木船升级改造而来的,闲不住的他,不出海的时候就到船上刷油、保养,维护好这个他赖以为生的“老伙计”。

何广明视游船为宝贝。记者 明剑 易承乐 摄

持续三个半月的南海伏季休渔期,如果不出去海钓也找不到工作,渔民可以获得生活补贴、资源补贴共3.2万元。何广明选择海钓,意味着他放弃了这3.2万元补贴。


编辑 范展颢 二审 魏静文 三审 吴森林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