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帮办丨为了警示他人,戒毒者戴上面具化身禁毒志愿者,他有个微心愿→
栏目:首页 来源:中山+ 见习记者 颜子怡 通讯员 宁双权 发布:2024-04-22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悔恨、愧疚、痛苦……每一位戒毒者回忆过往,都绕不开这些情绪。

阿威(化名)也是如此。

他用最宝贵的青春岁月踏上吸毒不归路来试错,20多年过去才终于逃出深渊,追悔自己的愚昧,他多希望能够一笑了之,可遗憾终究无法弥补。

不过,阿威也明白往事暗沉不可追,专注于眼下的生活和家庭,是如今即将迈入50岁的他对过去作出的郑重告别。

“吸毒的经历让我失去了太多太多,但我不觉得那是一道不敢触碰的疤痕,它也可以是我帮助他人的东西。”阿威如是说。

阿威(左)忆述当年的经历。沙溪镇禁毒社工供图

年纪轻轻,深陷吸毒泥淖

时间回溯至上世纪九十年代。

尚未成年的阿威,上完初中后不再读书,早早步入社会。

“那时候结识了一些‘狐朋狗友’,好奇又贪玩的我就这样掉入了陷阱之中。”阿威开始吸食海洛因。

没有毒资,就去骗、去偷,和父母大吵也成了家常便饭。

“你吸毒最好不要被我看见,我要是看见了,一定把你抓进派出所。”妈妈对阿威放出狠话。

已经上瘾的他,根本听不进家人的劝告。吸毒近十年,前后进了三次戒毒所,反反复复,望不到前路。

“吸毒那些年,除了毒品,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在此期间,阿威和一位本地姑娘结了婚,并育有一子。

因为戒毒屡屡失败,妻子离他而去。

2010年,父亲在医院病重,由于仍深陷吸毒泥淖,阿威自觉没有勇气和颜脸去见父亲最后一面。

这成了他难以忘怀的一大遗憾。

后来,阿威遇到了现在的妻子雯雯。

一开始,雯雯并不知道阿威吸毒;偶然发现后,她对此伤心又反感。为了帮助阿威远离狐朋狗友、成功戒毒,她带着阿威前往佛山的工厂打工。

“但他还是没有改变,爱情也是要看现实的。”雯雯带着失望离开了阿威,而阿威再一次进了戒毒所。

2015年,阿威出所。彼时的他家庭破碎,与前妻生育的大儿子丝毫不亲近他,妈妈的身体和工作也因此大受影响。他心里始终放不下雯雯,于是联系上她。“如果你保证再也不沾毒品,我就回来。”雯雯回复。

下定决心找回雯雯的阿威,坚定了自己远离毒品的念头。道路坎坷,但他做到了。

9年过去了,阿威再未碰过毒品。“如果我有一次坚持不住,就没有今天的我。”阿威感慨道。

数次进出戒毒所、从未正经工作过,阿威想找新工作属实不易。在亲戚的帮助下,他找到一份在餐厅做厨师的工作,靠着这份薪水,养育着2018年出生的小儿子。

戒毒成功的他,成为禁毒志愿者

2019年2月,沙溪镇龙瑞小学的禁毒课堂迎来了一位蒙面者,戴着黑色面具,身穿厨师工作服,讲述自己的吸毒经历和戒毒过程,并不时与讲台下的小学生互动。

阿威到学校宣讲。沙溪镇禁毒社工供图

此前,受邀去做禁毒宣传志愿者时,阿威欣然答应,他很乐意现身说法,以此来警示他人,帮助他人认清毒品危害。

阿威说,沙溪镇禁毒办和龙瑞村委会在他戒毒和回归社会的路上给予了极大帮助,做一名禁毒志愿者,是他表达感恩的方式。

不过,阿威提出了唯一一个要求——戴上面具。

“我的大儿子在龙瑞小学读书,我担心因为吸毒这段不光彩的历史,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阿威表示,自己深知吸毒带给家人的负面效果,“希望不要有孩子步我的后尘”。

一堂生动又活跃的“开学第一课”,掌声阵阵,令阿威意外的是,学生们没有因为他吸过毒而歧视他,反而因为他的坦诚和改过自新的经历而热情地称呼阿威为“禁毒侠”。

这给了阿威极大触动,直到今日,阿威仍活跃在禁毒课堂,他去过了沙溪镇所有中小学校,也去过板芙镇等其他镇街。

阿威亦为人父母,他担心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禁受不住各种诱惑,走上歧路。

“千万不要轻易相信所谓的‘朋友’,要好好珍爱生命。”阿威告诫孩子们,“我走过的那段路实在太痛苦,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很自由。”

重获“新生”,他希望有个不漏水不透风的家

走出昔日的阴影,阿威脱胎换骨。

沙溪镇禁毒社工评价现在的阿威说:“他现在工作踏实,愿意吃苦,也更有担当,把家庭的责任挑在肩上,非常顾家。”

阿威一家现在借住在亲戚闲置的房子里,面积虽小,却打扫得干净整洁,墙上的棕色细绳挂满了一家人的照片。照片里,家人团坐,笑容可亲。

相关部门为阿威的儿子提供免费体检。沙溪镇禁毒社工供图

2018年,中山市禁毒办通过开展涉毒困难家庭青少年帮扶活动,对涉毒困难家庭的孩子给予免费的身体和心理体检,在此过程中,发现阿威的儿子患有中度抑郁症。

获知情况后,中山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专门找了心理医生免费为阿威的儿子开展心理治疗,有效缓解了孩子的病情。

近年来,中山市禁毒办还组织成员单位和镇街,每年到阿威家里开展“平安关爱”帮扶,定期走访慰问,了解生活所需。当地政府考虑到阿威家庭情况特殊,小儿子生活和学习费用开销较大,还通过分期支付的形式,定期发放助学款为他解决燃眉之急。

但令阿威苦恼的是,房顶的瓦片已老化,铁皮棚也已损坏,目前正值春夏雷雨季节,每次下雨,雨水就滴滴答答往屋里流,墙上一片绿色霉斑,唯一的房间冬冷夏热,给生活带来了不少困扰。

询问专业师傅后得知,维修屋顶需要3000余元资金。

目前,阿威和妻子每个月的收入只有不到4000元,面对这一困扰,他们力不从心。

阿威说,修好屋顶,能够有一个不漏水不透风的家,是他当下最大的心愿。

【对阿威个案有持续帮扶意愿的热心人士,请联系本报记者,电话为0760—88881111】


编辑 范展颢 二审 朱晖 三审 岳才瑛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GD to host wonderful activities in ZS this weekend
原创 12352人浏览   2024-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