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中山(32)坦洲新前进村:昔日,有支“敌后武工队”威震敌胆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21-06-10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1947年8月的一个晚上,夜色朦胧。梁冠带领一支“武装工作队”悄然潜入坦洲申堂乡(今坦洲新前进村)。时隔不久,国民党中山当局指派乡长刘六被击毙。几乎在同时,助纣为虐、向群众勒收征田赋的大地主刘维满被活捉。

岁月如梭,74年后的今天,申堂所在的坦洲新前进村,在党建引领之下,已经成为宜工宜商宜居的活力村庄。正在推进的乡村振兴战略大潮中,新前进村奋勇前行。


▲前进村村貌。(新前进村供图)

 ▎重拾记忆 ▎


89岁老人记忆中的“武工队”

6月5日上午,一场过境坦洲的暴雨远去后,申堂村党支部书记黄伟鹏骑摩托车将记者带到了前进二路的一户居民家中。89岁的黄德锦老人听说有记者要来采访1947年前后的红色故事,放弃公园散步的时光,冲好茶,等着我们的到来。黄伟鹏说,这么久远的故事,在申堂村,也就黄老能讲一讲了。


▲黄德锦老人。

黄老和两个儿子虽然住在同一大院,但他仍“蜗居”在老房子里,那是他出生的地方。虽已89岁高龄,但黄老的身体依然硬朗,说话铿锵有力。关于“武工队”的事,黄老说他其实知道得并不多,当时自己也就十五岁。“听说他们是从五桂山来的游击队,对村里百姓都很好,还教我们这些孩子唱游击队歌。”说着,黄老哼唱了一小段。

那个战乱年代,能上学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黄老说他非常幸运,父母都很勤劳,因家庭条件不错,他和姐姐都有学上。不过,他听了游击队的队歌后,心里突然就萌发了当兵的想法。有一天,他将这事给父母讲了,父母说他很爱国,这很好,可是当兵不是一件小事,容父母好好考虑一下。几天后,父亲告诉他,“你才15岁,还是先念书吧,而且黄家就你一个儿子。”虽然心存遗憾,但他还是听从了父母的安排,接着读书。这为他以后成为一名教师埋下了伏笔。

1947年8月的一个早晨,匆匆赶去学校上学的黄德锦突然听到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申堂的乡长刘六被从天而降的“武工队”给一枪打死了,地主刘维满前一天晚上也被抓走。对于小孩子来说,村里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乡长被打死意味着什么,他们并不知道。但他们知道,五桂山来的游击队太厉害了。

▎史海钩沉 ▎


神出鬼没的中山“敌后武工队”

这是一支怎样的队伍?他们究竟有多厉害?中山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写的《迎着黎明的曙光——解放战争时期中山红色故事》一书,做了相关记载。

1945年10月,天气“高烧”不退。

镇守在五桂山区的中共组织负责人曾谷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将留守在五桂山的武装队伍组织起来,分成五个武工(组)队,分散与敌周旋。

所谓武工队就是“武装工作队”,因其活动区域主要在敌后,又称“敌后武工队”。五个武工队全部编组到位后,曾谷要求各武工队负责人带头,主动与乡里的民主政权、民兵党员联系,建立中共党支部,各武工队的主要负责人既是党支部书记,又是武工队长。武工队的任务颇为特别,上级党委的意见简单纯粹:以政治斗争为主,辅以武装自卫。目的也很明确,既要阻止国民党无法在五桂山山区建立政权,又要保住游击阵地,壮大自己。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较短的时间内,武工队从初始阶段的32人,发展到了60多人,五桂山区的革命形势从被动变为主动,而国民党军警因此陷入疲于应付的被动局面。五桂山区表面上是国民党占领了,实际上由共产党的力量控制着。

武工队的装备算不上精良,但有手枪,也有轻机枪,关键是作战方式非常灵活。有时,几个武工队集结起来,出其不意,给敌人以痛击。完成任务后,又立刻分散隐蔽,待敌人调集大部队清剿扫荡时,发现根本找不到武工队员的影子。


▲村内碉楼今犹在。

武工队成立初期,基于敌强我弱的现实,多采取机动灵活战术,打了不少胜仗。

1946年4月中旬,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一组武工队突袭了国民党驻大鳖溪(今属东区)警察分驻所,俘敌20余人,缴获轻机枪1挺、长短枪20余支。

次年冬季的一个夜晚,武工队队长林辉带领一队人马,袭击了当时的中山县四区江尾头(今属火炬开发区)的乡府警队,警队没来得及反应,10多支长短枪被武工队缴获。警队报告上级,搬来援兵之时,武工队早已消失在五桂山的密林深处。

让敌人闻风丧胆的一次战役发生在1949年上半年。当时,中山县派出450多人的队伍,分三路“清剿”五桂山石门地区(今属南朗镇)的武工队。担任清剿任务的指挥官判定武工队会分散逃离,他们扫荡清剿即可。没有想到的是,三支武工队反其道而行之,决定抢占有利位置,联手迎敌。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击伤击毙敌军34人。这一仗得到当时中共珠江地委的高度肯定,也让敌军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武工队除了跟国民党军警周旋,除暴安良也是他们的一项重要任务。有一年,外神前村(今属珠海)的土豪古桂寿给武工队约了一个“局”。古桂寿借口向武工队缴交公粮,实则引诱武工队进入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圈。所幸武工队有人半路突然察觉,及时撤离了险境。之后,武工队几乎选用同样的办法,将古桂寿活捉,古桂寿因此得到应有的惩罚。

1946年5月,武工队为民请命,奔袭了洲仔村(今属珠海香洲),将霸占蚝场的恶霸陈耀和帮凶陈九擒获。接着发布了公告:即日起,沿岸自然生长的生蚝,各村群众可自由采集,任何人等不得划界占有。这件事,再次拉近了武工队与村民的距离。

次年8月,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山乡野的大事件。武工队队长梁冠午夜带队袭击了申堂(今属坦洲镇新前进行政村),国民党中山县申堂乡乡长刘六被击毙,同时活捉了助纣为虐、向群众勒收田赋的地主刘维满。申堂乡民至此走上了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发展之路。


▲如今的新前进村村貌。

▎砥砺前行 ▎


新前进村快马加鞭大步向前

新前进村位于坦洲镇政府北偏西4.4公里,地处丘陵山区,村域总面积30.50平方公里,辖龙塘、申堂、枝埔、月环、宝山、沾涌和联石湾7个经济合作社。2020年底户籍人口5472人、流动人口3.7万多人、海内外华侨同胞5800多人,为中山市著名侨乡。

经过多年的发展,新前进村已经成为坦洲镇绿化面积最大的行政村,全村共有林业面积超过3万亩,森林覆盖率达65%,林木绿化率达66.2%。另外,该村还有省级生态公益林17000余亩,市级生态公益林7697亩。铁炉山水库、海蚀遗址、土沉香林等自然生态资源,是重要的生态保护区。得益于此,村内可谓山清水秀、层林叠翠、山环水抱。

新前进村并没有沉睡在自然的恩赐之中平淡度日,而是,始终保持一个清新的头脑,将村子变得更加富有魅力。

2015年,经过努力,市镇两级将新前进村的申堂和沾涌纳入坦洲镇秀美村庄连片示范带,一举成为中山首批四个秀美村庄示范带之一,两年获得补助资金890余万元,落实21个项目,村庄面貌为此焕然一新。

三年后的2018年,中山开始创建市级特色精品村,坦洲创建美丽宜居村。新前进村再次申报,获得支持2600万元,36个改造项目得以实施。其中包括申堂村内道路升级改造、三倾街道路修整工程、前进小学门前道路升级改造、申堂村西边(茂林堂街)整治等项目,这些工程的竣工,使得新前进村基础设施建设有了大幅改善。

2020年,新前进村继续自我加压,共申报42个项目,总投资3183万元,目的是打造市级美丽宜居示范村。最终,目标得以实现,居民幸福感再度提高。


▲新前进村村貌。(新前进村供图)

坦洲作为珠江口西岸重镇,一直充满了活力与希望。当夜幕降临时,坦洲西部的新前进村夜生活开始上演,街上人头攒动,很多村民走出居所,边漫步边欣赏美丽的风光。

记者采访时,新前进村的党委委员古志鹏特意介绍了村里人居环境整治和事关乡村振兴,建设群众满意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情况。

他说,近一年来,新前进村两委把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已经开展了“三清三拆三整治”工作。只是清理巷道及生产工具、建筑材料就多达786处,超过300吨;清理房前屋后杂草杂物积存垃圾1283处,近400吨;清理沟渠池塘淤泥和漂浮物11公里,16.4吨。

在清除田间窝棚方面更是不遗余力。只是去年,就清拆窝棚62间,面积2265平方米,累计重建看护房32间,面积480平方米。

“农村人居环境实际上是三分建设、七分管理。如何做到设施常态化运行,管理长效化跟进,我们村可以说想了很多的办法,花了很大的功夫。”古志鹏说,为完善村庄常态保洁制度,村里聘用了40名保洁员参与维护。同时还推行了村委责任主体、经济社为管理主体、村民为受益主体的农村生活保洁长效管护机制,确保长久使用、持续有效。如此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新前进村建设成群众满意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中山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文/记者 卢兴江
◆图/记者 卢兴江(除署名外) 
◆编辑:唐益 
◆二审:朱晖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