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坊丨两千多岁的阮咸,这夜不一YOUNG!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21-05-07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阮,是阮咸的简称,是唯一一件以人名命名的中国乐器,它源于秦汉,成于魏晋,盛于唐宋,衰于明清,复兴于当代。一代代音乐家的传承,让古老的阮得以延续艺术生命。2021年5月4日,“五四”青年节当天,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星期二艺术沙龙“弹拨华韵,曲尽人情”音乐会上,中国著名阮演奏家徐阳率其19岁的高徒薛淼,与打击乐演奏家李响和钢琴艺术指导韦子健默契合作,奏响阮的时代之音。其中,由中国当代著名作曲家甘霖为中阮度身定做的《精卫填海》之《心海》协奏曲全球首演,其高难度的指法技巧彰显出阮演奏艺术的新高峰。

2021年5月4日,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星期二艺术沙龙举办“弹拨华韵,曲尽人情”音乐会。由左至右,为薛淼、徐阳和李响

丨阮艺术传承,后浪接前浪丨

说起阮在当代中国的艺术复兴,徐阳,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她从小立下了“做阮中刘德海”的高远志向,拥阮逐梦四十载。她亲历了阮在当代中国的复苏、发展与蓬勃。中国首张阮器乐MTV专辑《山韵》、第一场阮个人独奏音乐会等多个阮艺术发展历程中的“第一”皆是由她书写。

作为中央音乐学院第一位阮演奏专职导师,徐阳不仅致力于阮作品的出版,艺术体系的构建,还培养了一批批出类拔萃的学生。无论是独奏,还是重奏,无论是个人,还是阮族乐团,他们在金钟、文华等全国性比赛中捷报连连,是阮艺术当代传承与发展中的一股中坚力量。

5月4日中山市“星期二艺术沙龙“中,与徐阳一起合奏两曲的青年阮演奏家薛淼便是徐阳的一位高徒。今年才19岁的她已具备大将风范,是中央音乐学院历史上第一位入选“BOB”项目的阮专业学生,并在2019年作为最年轻选手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器乐电视大赛中荣获弹拨乐组的冠军。14岁至今,薛淼已举办了十场个人阮独奏音乐会。

19岁的薛淼已具备大将风范。

丨当代作曲家力作丰富阮的表达丨

徐阳认为:“阮的声音雅致而不狂躁,这正是我们中华民族音乐语言的代表。”她说,当代民乐中较为出名的琵琶、二胡和扬琴等都是舶来品,阮咸却是土生土长、随着丝绸之路对外传播的一种中国器乐。

曾经一度,阮是冷门又小众的弹拨乐器。但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它抓住了发展机遇。如今,中国十一大音乐院校都设立了阮演奏专业。在民间,阮的群众艺术基础也在不断壮大。由中央音乐学院发起的阮族乐团现已包括高、小、中、大、低多个声部。在民族管弦乐队中,阮演奏家数目可观。阮能演奏的作品,也不再局限于改编曲,而有了更多专属曲目。尤其是知名作曲家的倾情加入,让阮的演奏更具艺术深度。

“阮的传统音色很像中国人的性格,中庸,温婉。”徐阳说,“但阮的语言同时又是国际化的。”它不似某些民族乐器给人固化的音乐形象,比如,一说到唢呐,人们就会想起红白喜事。她说,阮的特点可以说是“没有特点”,它的音乐形象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当代职业作曲家为阮创作的协奏作品,在和声、织体上更加复杂多变,符合现代审美和时代节奏,由此也拓宽了阮的音乐表现形式。

徐阳认为,在创新之余,阮的传承者依然不能忘记自己的“母语”。这次来中山“星期二艺术沙龙”,也是他们这些学院派艺术家走出“象牙塔”,将自己的前沿探索与公众交流,检验教学实验是否被大众所认可的一次尝试。 

徐阳和爱徒薛淼(左)

丨《心海》全球首演令人惊艳丨

拉开当晚音乐会序幕的是由徐阳与薛淼合作的《花下醉》,中阮内敛柔和的气质与李商隐笔下“寻芳不觉醉流霞”的诗情融为一体。紧接着,她们两人演绎的《丝路驼铃》也是一首画面感强烈的经典之作。当晚的节目还选取了多首协奏曲。刘星的《山歌》中,打击乐的即兴点缀让中阮的旋律更富野性之美。在李玥锦的协奏曲《自在》中,我们除了听到中阮、钢琴和打击乐的合作,薛淼的吟唱同样别致。该曲将中阮的传统演奏技巧结合现代演奏技巧,更加丰富了中阮的表现力。下半场中,苏文庆的中阮代表作《绽放》具有典型的台湾音乐风格。刘星的《云南回忆》第三乐章展现出中阮演奏者薛淼出众的演奏实力。薛淼还改编了《贝多芬D大调变奏曲》,其对西方古典音乐的深刻理解也可见一斑。

压轴之作——甘霖的《精卫填海》之《心海》在当晚乃是全球首演。徐阳坦言,该曲在识谱阶段便给予演奏者极大的挑战。但与此同时,它也是对传统阮演奏指法的一次突破。这是一部极富个性的作品,它脱胎自甘霖的大型交响合唱诗剧《神话中国》中的片段。薛淼的中阮不断撩拨着主题旋律,悲壮凄美,塑造出百折不挠的精卫之魂。

著名作曲家甘霖(左)为当晚音乐会作导赏,盛赞徐阳、薛淼的高超演奏。

作为中国年轻一代阮演奏家中的优秀代表,19岁的薛淼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甘霖点评,当晚的数首协奏曲都是中阮里的“大曲”,但演奏家们在音乐表现上突破了原曲的范式。其中,薛淼的演奏继承了传统技法的精华,又有着超越传统的不拘一格。当下的中阮演奏已从“弹“”挑”等两大基本法中延伸出“轮、勾、抹、拂、摇、扫、扣、滾”等技巧,但演奏家要想让左右手配合精准,特别是在每分钟153-170拍左右的速度时,仍能让密集快速的音符不“吃”音,难度依然不小。而甘霖的《心海》又在左手指法上加大了演奏的难度。此时,阮的音乐是以7/8(3+1+3)拍子与钢琴“对抗”,而把位徘徊在第六、七把位。一段从高把位回到低把位的旋律,要求左手在多处同指快速上下移动,一般的演奏家就算来得及做到,也会“吃”音满满。而薛淼却将其驾驭得如行云流水。

薛淼的音色非常清晰,在让音符快速奔跑的过程中还赋予了音乐的动向。在《心海》第一乐章,曲到中途,阮的D弦突然跑低了半音,薛淼居然能波澜不惊地换在E弦上继续演奏,在下一个乐段才得空偷偷将弦调回来。这是一个演奏家天赋和能力的体现。 “她的未来艺术之路潜力无限。”甘霖盛赞道。

※※※

“我们不要曲高和寡,但又要保持阳春白雪。” 
——中国著名阮演奏家徐阳

 “阮承载厚重的文化内涵,它需要青年一代对此心怀崇敬,真正懂得它的珍贵,方得传承大道。”
——中国著名作曲家甘霖 


◆中山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统筹/米朵
◆文+/廖薇 
◆图/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编辑:廖薇
◆二审: 蓝运良
◆三审: 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推荐 12211人浏览   2021-06-12
重磅!中山市“十四五”规划纲要公布
原创 11434人浏览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