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中山⑫ 石门九堡惨案:村民无辜遭惨害,石门有情埋忠骨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21-03-15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从中山市南朗镇出发,经翠亨大道南行至翠亨村山门坳,再穿过一条青石板小径,便到了南朗镇爱国主义教育考察点——石门九堡惨案公墓。41位遇难村民泉下应感欣慰的是,这个昔日荒凉的小山坡不仅如今周边高楼林立,交通四通八达,广澳高速、西部沿海高速、广珠城轨、南朗快线连通深圳、中山和珠海,他们生前居住的石门如今也成了远近闻名的“画家村”“和美村”。

01 回望历史


日军凌晨进村 93位村民被抓走

3月9日下午,记者一行从翠亨大道拐进石门路,沿一条绿树成荫的乡间小道一直前行,在一个叫木子埔的地方,见到了“石门九堡惨案”幸存者——93岁的谢国强老人。通过他的讲述以及事件亲历者何兰宽老人(去年已病故)接受媒体采访时留下的录影内容,我们还原了那个发生在77年前的惨案。

1944年7月20日凌晨,熟睡中的何兰宽被一阵嘈杂声惊醒,狗叫声、鸡叫声不绝于耳。日本鬼子又进村了,这是所有村民的第一反应。很快,村民们发现上千名日军由汉奸梁氏兄弟引路,由珠海唐家湾方向直奔石门而来,他们的目的是搜捕抗日游击队。何兰宽知道,日军调集这么多人是对年初大败于五桂山游击队的报复行动。

此时,年仅16岁的谢国强已经是五桂山游击队中的一员,站岗、放哨、送情报是他的日常工作。何兰宽也是游击队员,参加革命后,党组织安排她在石门乡米站从事地下党工作。

日军千余大军集结到石门乡后没有休息,连夜将九堡等几个自然村包围,村民来不及转移,只好东躲西藏。听到异样声音后,何兰宽赶忙穿衣下床,将重要信件隐藏起来,与另外4位村民躲在了自家屋后经过隐蔽处理的牛棚里。日军挨家逐户搜索,见人就抓,抓不到人就摔盘砸锅,毁坏农具,屠杀牲口。日军搜到何兰宽家里时,挤在牛棚角落的何兰宽等人大气都不敢出。幸好有惊无险,日军两次搜索都没有发现4人。

重重包围和轮番搜查下,能逃出去的村民并不多,大多数都被日军抓走了,村民董顺意就是其中的一个。董顺意当时躲在屋子里,以为日军不会轻易冒犯,结果五六个日军同时进屋,而后边砸东西边寻找屋主,最终,在明晃晃的刺刀下,董顺意被日军带走了。当晚,包括董顺意在内,一共被日军胁迫走了93个。

事发当晚,谢国强就知道了日军进村后的暴行,但游击队装备落后,寡不敌众,谁也不敢贸然行动。在九堡自然村将村民折腾两个小时后,日军没有抓捕到一个游击队员,队长下达命令把抓到的村民赶到一处开阔地。而后,日军队长原形毕露,汉奸翻译了这位队长的原话:“皇军是来报复的,你们要放聪明些,只要说出游击队的下落便平安无事,否则,把你们统统杀掉。”

用尽酷刑 始终没有得到游击队下落

次日上午,天气格外闷热。董顺意、金刀爱等村民们被反绑着,蹲在地上忍受烈日的炙烤。其中有些是青壮年,也有不少老弱妇孺。面对严刑拷打,村民们毫无惧色,谁也不开口。日军队长担心逗留时间过长会遭到游击队的突然袭击,于是下达命令,将抓到的村民带到日军当时的驻地——珠海外沙村,利用狭窄的街巷“囚禁”起来,而后一个一个利用惨无人道的酷刑拷问,威逼村民们说出游击队的下落。

日军队长的淫威并没有让村民们屈服,接下来的日子,汉奸梁氏兄弟每天都到被囚禁村民面前威胁一番:“倘若有一个人逃走的话,就把你们全部杀掉!”当晚,台风来袭,狂风暴雨,囚禁村民的街市门厅一片汪洋,没有坐的地方,村民们只能站在水中煎熬。翠亨村村长陆宪山实在看不过去,曾求日军队长将村民从水中解救出来,日军不但不准,反而把陆宪山的衣服剥光毒打了一顿。

日军对抓来的村民进行非人的虐待,既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试图以此手段逼迫村民说出五桂山区游击队的情况。饥渴煎熬下,孩子们嘶哑的哭声被外沙村街市取水的青年女子听见。青年女子偷偷提桶水给孩子们喝,不幸被日伪军发现,一顿毒打后,也被关押起来。

日军从村民口中得不到任何游击队的消息,汉奸提议升级刑法。他们把青年村民吊在村口的榕树上用皮鞭抽打。青年村民何社土、陈润湖等人还被残忍地捆绑在竹梯上,往鼻子里灌水,肚子灌满水发胀时,日军又用竹杠压其腹部,吐出水后再灌,如此反复灌得鼻青脸肿。

刑具不断更新,老虎凳抬到村民面前,竹签拿了上来。让日军队长懊恼的是,尽管他们对村民用尽了刑法,村民们始终没说出游击队的下落。1944年7月22日,日军用刺刀逼着将一批村民赶至离外沙村约两公里的骆仔沙岗,逼他们挖了两个3米多宽、2米多深的大沙坑。

日军活埋暴行面前 41位村民视死如归

虽然受尽了日军和汉奸的百般折磨,但坚强的村民们并没有屈服,还是没有人吐露半点有关游击队和地下党的信息。7月23日早上,日军陆续放走了老弱妇孺,把其中41名青壮年村民留了下来,而后逼这些青壮年站在两个自己挖掘的大沙坑前,用刺刀猛刺,威迫村民说出游击队的下落。坚强不屈的村民们视死如归,日本侵略者和汉奸卖国贼得到的只是一通臭骂。

日军恼羞成怒,用刺刀将手无寸铁的村民捅进沙坑。41位村民掉到沙坑后,大都没有死,残暴的日伪军直接用沙土将村民们活埋。生命的最后一刻,村民们不畏强暴,依旧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惨案发生后,谢国强回到村里,村长清点人数时泣不成声。遭遇活埋的41名无辜村民中,有些是兄弟、有些是父子,其中20名还是青年女子,整个村子陷入悲痛之中。

无辜村民惨被活埋的消息传开后,整个五桂山地区震惊愤怒,复仇的火焰在民众的心中熊熊燃烧。一时间,包括石门乡九堡自然村在内的村子,很快就有50多名热血青年参加了五桂山抗日游击队。

02 历史烟云


“国家记忆”在这里成为永恒

听完谢老的讲述,我们在翠亨村干部林乐的带领下,怀着崇敬的心情瞻仰了石门九堡殉难同胞公墓。

九堡殉难同胞公墓距离石门很近,就在南朗镇翠亨村翠亨大道旁边,中山革命烈士陵园西的南侧,距离孙中山故居不过1.5公里。因周边已经得到开发,在楼林和公路环抱之中,如果不是村干部领路,我们可能找不到公墓的具体位置。

这个公墓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大,总面积不足一个篮球场,面向所有市民开放,现场设有香炉,每逢清明总有人前往祭奠。

公墓入口立有一个牌坊,正面刻有“松柏长青”4个大字,两边门柱上刻有对联,上联“忆当年敌伪逞凶掘井生埋惨恸青天挥血泪”,下联“幸此日侨檀关切建坊瘗葬泽沾枯骨慰幽魂”。牌坊后竖有7米多高的纪念碑,两侧分别刻有“永垂千古”“民族气节”,石碑上刻有41名遇难同胞的姓名。墓区的两角位则设有两个凉亭,供祭奠人群歇息。

史料记载,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石门乡的村民和海外华侨为了纪念这41名令人敬佩的同胞,也让后人永远记住这段沉痛的历史,集资筹款建造了公墓,埋葬了死难者的遗骨,立碑记载日本侵略者之凶残。

风雨几十年,公墓受到侵蚀,年久失修,有些残缺。不管是以前的样子,还是现在的模样,这座公墓都是日本侵略者残害中国人民的铁证。

03 沧桑巨变


石门今成“画家村”

阳光充足的午后,我们徜徉在翠亨石门村,观赏富含艺术气息的建筑,感受至美田园风光。石门礼堂变成了周身白色的翠亨美术馆,石门小学旧址成了画家创作工作室,就连小学旁边空置的民宅也变成了画廊和咖啡吧。岁月荏苒,41位英雄村民们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已经变成了远近闻名的“画家村”。

石门村比邻全国5A级景区,在兰溪河与翠山的怀抱中,就像是一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少女,在悠悠的时光中静静守候着一方乡土。

在村里,最引人注目的当属水泥墙面的大石门美术馆。美术馆的建筑面积超过2600平方米,楼高4层,分别设有展览厅、画家工作室以及艺术家交流中心,在促进翠亨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大石门美术馆的主人,是土生土长的村民甘佑伦。甘佑伦的想法不简单,他希望能够吸引全国各地甚至海外艺术家来大石门创作。

翠亨村是中国民主革命伟大先驱孙中山先生的故乡,保存了丰富的地区历史、文化、乡土建筑、乡村建设的历史遗存,堪称近代中国革命圣地和岭南传统乡村的缩影,村内有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孙中山故里旅游区,包含国家一级博物馆孙中山故居纪念馆、辛亥革命纪念公园和中山影视城等景点,还有广东省重点中学中山纪念中学。石门属翠亨村所辖。采访时,我们见到了翠亨村委书记甘国威。甘国威是一名八零后,履新时间不长,思维敏捷,冲劲十足。

“你们看,石门片区占了翠亨村的多半,这片最完整的翠绿全都归属石门。当年,41位英雄的村民正是在这片土地上视死如归,抵御日寇的侵略。”手指办公室墙面上的翠亨村鸟瞰图,甘国威告诉记者,石门之所以成为画家眼中的风水宝地,保持得如此完好,跟历代村委的坚守与绿色环保发展理念密切相关。近些年来,翠亨村重点发展旅游业,只有无污染的项目才能落户于此,“太平盛世来之不易,将石门建设得更加和美才能更好地纪念先辈们。”

04 铭记英雄


集资修建公墓立匾纪念同胞

坐在客厅的木沙发上,93岁高龄的谢国强老人精神矍铄,思维清晰,但往事不堪回首。他说,在这场惨案中,他跟姐姐早就参加了游击队,没有留在村里,这才幸免于难。当时,听到日军包围石门村时,他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立即回到村里杀敌救人。听到41位村民英勇牺牲后,游击队所有人都悲痛至极,誓言报仇雪恨。

实际上,日军抓走村民的当天上午,谢国强曾回到村里了解家人的情况。他得知父母和嫂子因年纪大,日军抓走后又放了回来,和自己年龄一般大的侄子、侄女也被日军抓走了,后来偷偷逃脱,躲了起来。从这些亲戚口中,谢国强知道了日军采取的暴行和村民们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

后来,在村干部的提议下,村民们集资为这41名保家卫国的英雄修建了公墓。1986年,谢国强的亲姐姐谢月英作为旅美华侨,回到中山捐钱出力修缮了公墓。如今,谢老的老伴已去世十多年,两个儿子,一个还在村里,一个留在了澳门。每过一段时日,一家人都会在谢老居住的老屋里团聚,老宅的饭厅里常年放置有一张大圆桌。

每年清明时节,谢老和村民们都会前往公墓祭拜英雄,缅怀41位普普通通的村民。他们有的带着鲜花,有的烧纸钱,寄托哀思。

2005年1月,南朗镇人民政府还在公墓区域立下牌匾,正式命名“九堡殉难同胞公墓”成为爱国主义教育考察点,并组织党团员以及学生参观,铭记英雄。


◆中山日报新媒体中心
◆文/记者 卢兴江 见习记者 陆倩柔
◆图/记者 缪晓剑 
◆编辑:汪佳 
◆二审:蓝运良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