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中山⑦ 刘广生:带领中山青年掀起救国运动高潮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21-03-04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新年伊始,中山市南区街道树涌村气象一新。三五成群的游客漫步绿意盎然的村道,走进坐落在该村的青少年红色教育基地——刘广生故居,聆听那段一百多年前青年人面对国家民族生死存亡,挺身而出奋起抗争的红色故事。

提起从这里走出的中山县首任县团委书记刘广生的名字,村里不少人竖起了大拇指。这位将青春热血献给祖国和人民的青年早在县立中学就读期间就受五四运动后新思潮影响,胸怀抱负,积极从事学生运动,组织学生救亡图存。1926年3月加入共青团,6月转为中共党员。1927年参与领导卖蔗埔起义,开始以武装斗争夺取政权的尝试。同年,在树涌村发动秋收暴动,年底被捕后遭杀害,年仅27岁。

走进面积不大的刘广生故居,眼前一幅五四运动的壁画,瞬间把人们带回那段风云激荡的峥嵘岁月。


▲青少年红色教育基地刘广生故居。

01 历史回眸


青年们在刘广生等的带领下逐渐觉醒

中山的2月春风和煦,树涌中心街100号的“刘广生故居”5个大字在晨光中熠熠生辉。

在南区街道树涌村党支部书记刘露宇引路下,记者走进这个占地不到50平方米的刘广生故居。

120年前,刘广生在贫农家庭出生,家庭的贫寒没有影响这名青年的成长,1920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县立中学。当时正值五四运动后,新思想、新思潮在中国广泛传播。受进步思潮的影响,刘广生开始参加和组织学生运动,以满腔的爱国热忱投入到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去。他如饥似渴地阅读《新青年》等进步书刊,革命的种子在身体里萌芽。

1924年,时任中山县县长林警魂想在离任之前大捞一笔,想将“大较场”(位于今青溪路)私下拍卖从中牟利。“大较场”历来属于公共财产,清朝时是演武场,民国初年则成为召开县运动会的场所。学生们听闻后愤怒异常,刘广生等进步学生迅速组织1000多名学生和群众冲入县府找林警魂当面交涉。林警魂仓皇之下从后门逃走,并下令部下架起了机枪。学生们面无惧色,无一人撤退,直到新任县长卢家驹赶到调停,保证不再拍卖才有秩序地解散。

1925年初,在团广东区委学委的帮助下,刘广生、黄健等进步青年学生组织成立了新学生社中山分社,开展青年学生运动,标志着中共组织领导的中山学生运动开始走向新的阶段。广州“沙基惨案”发生后,中山学生救国运动更掀起了高潮。在时任中共中山支部书记李华炤的指示下,刘广生、黄健等发动青年学生择师运动,发动全校学生开展罢课斗争。最终国民政府让步,过程中压制学生爱国行动、提倡买办洋奴教育的教师被开除。

1925年9月,中山县学联会成立,刘广生当选为学联会主任委员。学联会在中山开展革命活动,使自五四运动后一度沉寂的中山青年学生运动得以复苏。

建立团组织点燃青年革命“燎原之火”

刘露宇是土生土长的树涌人。早年曾在外发展,随着乡村振兴战略开展,很多像他这样的青年人回到树涌准备大展拳脚。刘露宇听老一辈回忆说,牺牲前刘广生曾在树涌发展了多位进步青年,但在刘广生就义后至解放前,很多树涌人都不敢提刘广生的名字,直至解放后,刘广生的故事才逐渐被挖掘。

刘广生的一生很短暂,从受到进步思想启蒙到参加革命被捕就义,只有8年时间。也正是在这段宝贵的青年时期,他从学校走进社会,开始参与组建中山共青团组织、中山地方党组织,开启了革命奋斗生涯。

1923年5月13日,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进行改组,随后,团广东区委派候补执行委员周其鉴到香山发展组织。1923年6月初,青年团香山小组成立。五名团员创办了《香山公报》刊物,建立团支部,团小组活动地址设于香山县城《香山公报》馆内。但是后来,由于部分团员前往外地工作,组织人数不断减少,于1924年初停止活动。

1926年2月,国民党中央青年部在广州举办青年训育员养成所。中共中山支部在新学生社中先后选派两批共12名进步学生到青年训育员养成所参加了学习,刘广生就是其中之一。受进步思想的影响,1926年3月在广州学习期间,刘广生加入共青团。

结业后,刘广生等回到中山继续领导学生运动。1926年4月,在团广东区委派来的建团广州组的帮助下,中山青年团支部重新建立。黄健担任青年团中山支部书记,刘广生任组织委员,高宗濂任宣传委员。6月,刘广生成为一名中共党员。1926年底,共青团中山县委成立,刘广生当选为首任书记。

青年团中山支部恢复建立后,成为中共组织在中山领导青年学生运动的得力助手。在团支部的发动下,青年学生运动越来越活跃。共青团支部创办《仁言报》《学生喉舌》《中山学生》等进步刊物,组织戏剧队、演讲队在全县各地宣传革命理论。团组织迅速向全县扩展,从县立中学支部发展到乡村师范学校支部、女子师范支部、进修学校支部。

刘广生积极发展青年农民入团,建立了“龙眼树涌团支部”,黄健等则在长洲建立了长洲团支部,张家边学校、白石等乡村也建立了团支部。到1926年底,全县共青年团员已发展到40多人。

曾有机会转移仍返回树涌组织农运

“本来已经逃离到澳门了,为了农运又回到了树涌。很多老人说,当晚在故居附近听到了枪声,吓得只能躲在家里偷偷流泪。”刘露宇可惜地说,这样一名有群众基础、有行动力的进步青年如果不是牺牲这么早,对中山、对国家应该有更大的贡献。

1925年底中共中山支部建立后,中山群众革命运动在中共组织的统一领导下不断深入发展。1926年底,中共中山县委正式成立,李华炤担任县委书记,黎炎孟、刘广生、黄健分别任委员。中共中山县委成立后,党组织建设进一步加强了,积极发展党员,至1927年,党员已达百余名。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国民党大肆“清共”,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中共中山县委作出举行武装起义以反击国民党右派的反革命血腥镇压的决定。1927年4月19日晚,在石岐大街11号小洋楼内,中共中山县委开会研究筹划这次行动,李华炤、黎炎孟、刘广生、韦健、冯光等参加会议。会议通过决议,成立中山县工农革命行动委员会,决定于4月23日在卖蔗埔集结,举行全县性的武装起义。刘广生任该委员会委员,负责组织发动石岐的学生和近郊长洲、张溪等乡的农军。

卖蔗埔起义是中共中山组织在领导工农革命运动中,武装反抗反动势力的开端,起义爆发的时间早、行动快、规模大、影响深,在全省乃至全国较早地树起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旗帜。但由于中共中山组织未能识破周景臻等人的反共面目、缺少领导起义的经验、所带领的农军缺乏严格的军事训练等原因,导致了卖蔗埔起义的最后失败。

刘广生在起义中被捕,经中共组织努力营救后被释放。随着后来国民党当局通缉刘广生等人,刘广生被迫转移到澳门进行隐蔽斗争。1927年秋,刘广生从澳门返回中山,负责推进农运工作。同年底,刘广生在龙眼树涌村组织发动秋收暴动,遭国民党当局通缉,在转移中被捕,后被杀害。


▲树涌村的面貌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02 红色传承


刘广生故居一期二期对外开放

斯人已逝,精神永传。刘广生的一生是短暂的,但他留下的革命精神遗产一直鼓舞着后人,成为南区乃至中山市红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位于南区北溪社区树涌村中心街100号的刘广生故居就是弘扬其精神的最重要载体,每天都迎来3-4个团体的访客。

走进刘广生故居,村委会已将原本局促的刘广生故居连同隔壁的两幢侨房连片开发,在2019年、2020年先后对外开放刘广生故居“一期”“二期”。其中一期为故居本身,二期为树涌村史馆、树涌党群服务中心(新文明实践站)等,连同前方的小院子,系统回顾五四运动历史、共青团的发展历史等,成为了一个多功能红色教育基地、青少年爱国教育基地。

“三年多前,这里还是无人问津的几所废旧的民房、侨房。如今刘广生故居已焕发了新的生命力。在红色旅游方兴未艾的今天,吸引着不少中山乃至附近地市的人们来这里访问,听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刘露宇说,刘广生故居开发后,访客让村委应接不暇。对此南区街道组织办公室、南区街道公共服务办公室等单位高度重视刘广生故居的活化。通过南区2020年“金点子”党群公益服务项目大赛链接了多个公益团体,在这里开展公益服务,提供公益服务和公益导赏。

“大家好,欢迎来到刘广生故居,下面由我来带大家认识一下我们的革命先辈刘广生。”如此流利的讲解,光听声音,想象不到眼前这位是一名三年级学生在讲述历史。不久前由南区街道北台小学组织的20多名红领巾亲子义工队成员在此分组展开比赛,来自学校、社工机构和村居党组织的负责人就他们开展的红色导赏宣讲进行评分,无不竖起大拇指。通过培养小小导赏员,目前北台小学等学校已经培养了一支能说会道的红色导赏员队伍。“未来我们将通过孩子提供导赏服务、家长协助维持现场秩序等方式,让亲子义工成为南区各村居红色导赏的主力军,让一批红色教育基地活起来。”项目社工盛传通说,项目开展近1年来,目前已经开展了将近20期红色导赏服务,除了亲子导赏、红领巾导赏,还开发了残疾人专场、老年人专场、妇女专场等,让不同的群体通过聆听红色故事,演讲红色故事,感悟人生,汲取前行力量。

而另一公益项目“红色故事会”则通过皮影戏、木偶戏等形式对刘广生短暂而精彩的一生进行艺术创作和演绎。“如何让遥远的历史故事穿越时光后,仍然让人感受到身临其境,让人记忆犹新。我们和一众民间艺术团体、文艺爱好者正为此而努力。”社工胡文苑说到。

03 绿色未来


树涌村美丽乡村建设项目先后动工

2月5日,中山市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推动南区、大涌建设省级全域旅游示范区,这一消息让刘露宇喜出望外。

南区作为著名的侨乡,旅游资源丰富,然而同样坐落在北溪社区,过去受制于交通环境等原因影响,树涌村远不如北台、曹边等周边美丽乡村能够分到乡村旅游红利。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打造省级全域旅游示范区后,南区街道党工委书记郭渊表示,将加快谋划推进北溪“十里画廊”项目,以AAAA景区詹园为龙头,整合湖洲山森林公园、旭景农业科技园、绿野仙踪农庄、刘广生故居等资源和周边古村落,打造高品质旅游景区。通过打造文化沙涌、休闲曹边、研学寮后、运动金溪、红色树涌、网红北台,谋划工业游、文创产业园、农耕文化体验、美食街、度假村等项目,串珠成链,刘露宇说,按照这一发展思路,树涌村将凭借刘广生故居独特的人文遗产,迎来一个全新的未来。

近日,记者再次走进树涌,距离刘广生故居不远处的飞鹅山已进驻了工程队,轰鸣的机器将把这里打造成连片的荔枝生态公园,供市民参观刘广生故居后休闲健身之用。记者在地图上看到,树涌村伫立在飞鹅山和回头雁山层峦叠嶂的高山间,其村后的400多亩原生态荔枝林是该村最有潜力的“绿色资产”。刘露宇说,按计划这里将投入专门打造荔枝生态公园和登山径工程。投入使用后,既能成为市民休闲健身的好去处,登山径将直通曹边村,为树涌吸引更多的游客。

随后,刘露宇向记者展示该村始自2018年美丽宜居村设计方案。按照方案,树涌将进行村头牌坊修缮、村委前广场绿化改造、兴建公共厕所工程、儿童公园升级工程、菜市场升级工程、树涌村中心街外墙改造工程,为目前杂乱的村容村貌带来“换脸式”改变。“刘广生等先辈在当年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一代青年有一代青年的使命,我们接过了历史的接力棒,就有义务将村集体发展好,将人居环境治理好,让村民过上更好的日子。”刘露宇信心满满地说。


◆中山日报新媒体中心
◆统筹/吴森林
◆文/记者 徐钧钻
◆图/记者 余兆宇 王云
◆编辑:蓝运良
◆二审:韦多加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