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远泉║名树风流,花木深深(公园/读书)
栏目:岐听 来源: 发布:2021-02-26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名树风流,花木深深

名树园早春

春色三分尚未分

误入园中万木珍

茵茵新枝弄青碧

纤纤幼花调清芬

我一直认为,把所谓的名树名木移植入园是一种曲意媚俗的行为,如同谄媚的选美,即便曾经容颜惊绝,经过整容裁剪,也已变成庸脂俗粉,气韵尽失。最大的噱头不过是用名种标榜血统的尊贵,就像商柜里的翡翠金玉,俗不可耐。

我对花木深有情愫,即便是如参加展销会般浏览名木的标签,只要能鉴定一番名种的血统渊源,就算不虚此行。然而,当我真的落足于园中的蜿蜒石径时,那份极富想象力的精致与优美打碎了我的固执与偏见。这里的树木不是孤零零地被明码标价,而被安置得像是以树木为主题的高妙丹青,每一处景观都能精巧地化入诗料。

名木从山野移入园中,经过精心的裁剪与修饰,褪去了原始的粗野与狂狷,但那自带的风流却未曾消减,反而多了几分端庄与优雅。树木、花草、山石、亭廊小榭,被依次巧妙编排,错落有致中显现出水墨画卷般的圆融与隽永。移植树木和谐地融入立体画境,没有丝毫的刻意,彰显设计者的苦心孤诣与匠心独运。

更可贵的是,假山、叠石、花草、闲池诸元素,虽华丽精巧却无丝毫喧宾夺主之感,名树自然而然地成为景观主角,其本有的自然之美,被无可挑剔地挖掘出来。浓绿宽冠的人面子,光洁瘦峻;蜿蜒疏落的青松,清隽风流;清秀叠翠的雷竹,摇曳生姿;盘根遒卧的龙眼,古意盎然;粗陋曲生的鸡蛋花树,朴素内敛……在如此恰好的空间里,那一株株名木,竞相展现自身别具一格的迷人风姿。

望松池的清幽隽秀,是无法错过的景致。青松照水、锦鳞浅游、波光摇曳的浅池,错落有间的山石,临风倚水的亭廊,细致入微的精妙布局,让每一寸空间都雕刻着诗意的美。

名树园的人造喷雾,是最奇幻的设施。当那簌簌的喷雾声响起,轻柔的白雾把一切笼罩,原本明艳的景致变得朦胧绰约,空气变得湿润起来,穿泻而下的阳光宛如在那薄如蝉纱的轻雾中搭上融和的灯光,让一切变得更加神秘。漫渺的轻烟穿过指缝,盈满衣袖时,竟让人有种飘飘凭虚之感,真乃如梦似幻,妙入化境。

阳光普照下的名树园,明朗而活泼。叠石的攀爬之乐、草地的翻滚之趣、闲池的锦鳞之美,都对孩子有着强大的吸引力。父母更是爱极了这优美如画的景致,他们只需轻轻地摁下手机,就能把孩子玩耍的天真时光完美记录。无需刻意的对焦与构图,每一帧都是美丽的风景画。名树进了园林,天然成为它最灵动的色彩,让一切都变得美了、可亲了、可爱了。

烟雨朦胧中的名树园,是宁和平静的。我喜欢在潮湿的日子里寻一段分不出晨昏的时光,独自撑伞走上那条石径。那一棵棵体态婀娜的名木愈发青翠娇媚,仿似从画卷里走出来的仕女,婉约动人。此时的名树园是那样的静谧温柔,雨水悄悄落入树枝、划过翠叶、沁入翠红,最后消逝在石缝中,连时光都似乎被淅沥的春雨耽搁了。

轻倚望松池的栏杆,看落雨成纹,听流水低吟,偶起的清风卷着几缕雨丝打湿额头。那弥漫不散的水雾,似乎变得愈发轻柔和朦胧,让人如置梦境中,一切都模糊起来。

缠绕的雨丝,凄迷的薄雾,最易勾起心底的淡淡愁思。

或许是一次别离的凄婉。

或许是一次失意的颓然。

或许是一席落红的伤感……

此时,最好能喝上一杯恰如其分的热茶,在淡淡的热气中,温润微红的鼻尖,熏暖潮湿的双眼。


◆朗读者:曾增
◆作者:沈远泉
◆图片:网络 
◆编辑:石钟秀
◆二审:吴嘉文 
◆三审: 王忠
◆素材来源:中山出版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最新!中山常住人口数为4418060人
原创 26757人浏览   2021-05-15
扩散!中山疾控发布最新提醒
10553人浏览   2021-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