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远泉║紫马岭的前朝余风(公园/读书)
栏目:岐听 来源: 发布:2021-02-09
点击在线收听语音版

紫马岭的前朝余风

紫马悠思

少年策马薄锦衣

诗酒红颜偎花丛

前朝韵事多恣逸

紫马冈头剩几宗

嘤鸣谷中阅鸟性

滑草地里笑逐风

坡佗乱红欲迷眼

迷迭香幽暗袭侬

年少多金,衣衫正薄,在万物复苏的春光里,挽手红颜、策马奔腾,这无拘无束、傲骄洒脱的人生,是多么让人艳羡。明清两朝时,曾有一群风华正茂的富家子弟,在满山碧翠的紫马岭恣意跑马、诗酒红颜。更有痴情之人把名驹葬于此地,以奠风流。

如今的紫马岭重修后焕然一新,位列香山名景。真不知那花下的马魂能否忆起,那一段意气风发的流金岁月。一个相仿的明媚春日,我独自游园,寻找那前朝少年遗落的美好。踏入紫马岭公园,便见种类丰富的乔木与灌木沿地势栽植 , 错落有致。走上通林主道,只觉清亮宽敞、绿树织荫,百年老树盘根错节,独木已成林。既有清峻笔直的松柏、桉树,不蔓不枝、冲天矗立,又有叠翠成蓬的荔枝、龙眼,枝节横生,连理缠结,更有低矮及腰的九里香、爬地柏,蜷缩成球、裁剪成篱。

支径兜回弯转,探入花木幽丛,成片桃木绮丽成林,灼灼其华。孤株玉兰,在盈翠拥簇中娇雅独妍。三五成群的紫荆,偎依绽放。高耸英挺的红木棉,顶着一团团跳跃的火苗,在半空中尽情燃烧。一席杜鹃,仿似一匹血红的绸纱铺在草丛中……不经意间,转入幽林中的一湖清水,在曲折的栈道中倚栏赏鱼,在卧水低垂的柳树下静坐冥想。在如此丰茂秀美的植被中,即便孤独行走,也足可养目怡情。

嘤鸣谷是一处妙地,取诗经中嘤其鹉矣、求其友声之意命名,是一个大型赏鸟区。景区长120米,宽70米,面积 8400平方米,放养一百多个品种的鸟类近八千只,其中有丹顶鹤、白枕鹤、白鹤、灰鹤、白天鹅、孔雀、鸳鸯和黄腹角雉等名珍稀种。区内绿树扶疏、山石嶙峋、涧溪潺流、小潭青碧、水汀芬芳。

各种各样的鸟儿栖息其间,翻飞跳跃,率性啾鸣。有时可见轻盈的白鹤,俏立山石,优雅晾翅;或遇形影成双的鸳鸯,在岸汀的芳草间嬉戏;优雅孔雀在一片翠竹幽影中,身披五色彩锦的羽毛袅娜回转、娉婷起舞……在此信步游览,鸟雀不惊,相亲相娱,让人心旷神怡。

最妙的要数那一片青绿的滑草地,恰好的坡高、绵软的草面、开阔的视野,对那些天真烂漫的孩童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他们可在此撒泼狂奔、恣意翻滚……尽情玩着各种有趣的玩具。往往隔很远就能看到起起落落的飞盘、排风而上的纸鸢、游弋滑翔的泡沫飞机……

走近一瞧,这简直成了孩子欢闹的海洋。玩风车的孩子把手举得老高,铆足劲地奔跑,那色彩绚丽的叶片迎风转成迷幻的漩涡。滑草的孩子坐上滑垫,从高处呼呼而下,带起一阵草屑。经不住诱惑的大哥哥、大姐姐时有加入,轻盈的滑垫往往变成笨重的拉牛车,遭到孩子的一致鄙夷

最欢乐的要数那些玩泡泡的稚童了。那轻盈如絮、流彩变幻的泡泡,对他们有着不可思议的吸引力,当一串串泡泡像变戏法般从泡泡枪中喷涌而出时,孩童总会兴奋地追扑,或用手指戳破,或用手掌拍烂,甚至用脚踹破。父母总会在一旁铺上一席简单的绢布或垫子,把各种瓜果、零食、茶水摆上,渴了、饿了、累了的孩子随时可以大快朵颐。

看着孩子灿烂无比的笑容,听着那撒满山冈的笑声,原来不一定要鲜衣怒马、呼啸山林也可恣意欢乐、快意人生。

殷红的玫瑰园花期正佳,远远望去,只见千朵万朵的花儿,挂缀翠丛中,妖冶绽放,宛若拘落了天边的云彩,映红整个山坡。走近跟前,却见那玫瑰花的红泽变幻多端,绛红、嫣红、粉红……层层渐变、娇媚妖娆。在柔软的春风里,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润红娇嫩,宛如天真俏脱的少女,活泼喜人。在金灿灿的阳光里,那半掩半开的花蕾含羞迎春,恰似情窦初开的少女,柔媚动人。在游人迷醉的目光里,那些完满开放的花朵浓艳舒展,如同那温柔似水的情人,魅惑撩人。

原来,不必有甘醇美酒、红粉佳人,这满园的浅绿深红也足可柔软一段孤寂的时光,酬慰一份寻觅的诗怀。


◆朗读者:潘思平
◆作者:沈远泉
◆图片:网络 
◆编辑:石钟秀
◆二审:吴嘉文 
◆三审: 王忠
◆素材来源:中山出版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最新!中山常住人口数为4418060人
原创 26761人浏览   2021-05-15
扩散!中山疾控发布最新提醒
10560人浏览   2021-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