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祖国同生日(1)李树强:每年过生日都感觉很特别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19-08-19

【编前语】

“我的名字叫国庆”“我的名字叫建国”“我和祖国同生日”,这是国庆日出生者的生命宣言,是永远的生命印记。

七十年风雨兼程,七十载春华秋实。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甄选了不同年代10月1日出生的中山市民,邀请他们讲述各自的人生经历与家国情怀,从而激发读者的爱国之情、强国之志。中山日报APP推出“我和祖国同生日”专题,敬请留意。


清晨5点多,天露微白。像往常一样,早起的李树强夫妇,开车去树木园晨练,接着便是饮早茶的时间……安和的生活,对于1949年10月1日出生的李树强来说,是苦尽甘来的写照,是与祖国同生日共成长的见证。

曾经贫苦,婚房设在姨妈家

刚进入7月的中山,湛蓝的天幕悬着明晃晃的红日。见到李树强时,他身着红色T恤,精神矍铄。他的家,在市汽车总站附近的一个小区,2009年搬进来的。同一年,他的孙女出生。

“我是大涌岚田人,家里兄弟姐妹共7个,我排行第四。”带有隆都口音的李树强说,这是一个大家庭,逢春节或清明,人齐的话需六七围台吃饭。至于他与李婶,膝下一儿二女,均已成家。

居者有其屋,历来为人所重视,打拼了一辈子的李树强亦不例外。他家现住的这套房子,逾百平方米,紧邻城区,属三代合住类型,主要是方便孙女及孙子上学。至于老家大涌的那套房子,面积与现住的相仿。老两口偶尔回去小住,更能体会到当下安乐和与过往艰辛的反差。

孩提时,由于祖屋面积不大,李树强与兄弟们只能“孖铺”挤着睡,不时“组团”向亲朋戚友借宿。那场景,闹哄哄的,但有真情。当然,睡觉不算啥,吃饭才是问题。李树强回忆道,经济困难时期,饱一餐饿一餐不算什么稀奇事,“我至今还记得生产大队米糠杂菜饭的味道”。

关于苦日子,李树强印象较深的还包括上学。“读的学校叫做华侨中学,在沙溪隆都医院附近,从岚田过去要走1个多小时,挺远的。后来,我读了不到一学期,便出来闯荡社会了。”

“他曾向我讲过当时穿着拖鞋‘吧嗒吧嗒’去上学的模样,”一旁的李婶笑着补充道:“1976年我们结婚的时候,自家连一间婚房都没有,是借住附近姨妈家的一间屋熬过来的。”

从新婚燕尔的小两口,到相濡以沫的老两口,似乎就在眨眼之间,43年的时光便已荏苒而过。岁月穿梭催人老,对于李树强一家而言,不变的是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努力。“很欣喜地看到,儿女、侄子、外甥们相继成家立业,各有各的忙碌,各有各的精彩。”李树强告诉记者,“与国家‘同龄同生日’,很难得有这样一种缘分,因此每年过生日时都感觉很特别。”

改革开放,生活更有幸福感

过日子,绕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当天,李树强与李婶谈及更多的,是生活方面的福利保障。

“依靠集体物业铺租收益,岚田社区早前已帮我们(户籍老人)购买了社保。现在,我们夫妻每月各领1500多元的养老金,逢年过节的话还有数额不等的慰问金及慰问品。”

“此外,社区方面还按户籍人口每人每月发放1斤油15斤米,这些都是很实在的利民举措。”

李树强与李婶口中的这些数字,不太起眼,但接地气。然而,它们诠释了一代大涌人乃至中山人关于城市发展、居民受益的质朴道理。据透露,改革开放迄今,岚田社区逐渐形成了以岚田工业园和文田布业城为载体,纺织漂染、牛仔制衣、红木家具等快速发展的产业格局。

大时代,小故事。正是在改革开放的澎湃浪潮中,李树强找到了安身立命的根本。

读了初中后没多久,李树强进入横栏拖拉机站当农机手,自此与电机行业结缘。农忙时分,自然免不了一身泥水一身汗;修理机器时,又是从头到脚沾满油渍的邋遢模样。不过,这些都没有吓退不怕脏、能挨苦的李树强。期间,他先后被派去中山农机二厂及邻近市县锻炼。

1970年,当时的岚田村委大队购置拖拉机,用于本村农用生产,李树强被“召唤”回乡。改革开放前夕,为支持家乡经济发展,岚田籍港澳同胞捐助一批机器及车辆,术业有专攻的李树强更是有了“用武之地”。至1984年,他相继任职于大涌运输站及大涌建筑公司。

此后,李树强独闯商海。是时,适逢大涌红木家具产业兴起,电机加工的配套需求逐渐旺盛。李树强开始为当地企业经营者及个体户服务,凭专业技术及认真态度,积累了不错的口碑。难得的是,他与部分老客户结交至今。如今,安享晚年之余,他不时应客户之邀,演一出“老将出马”的戏码。李树强说,他是闲不住的人,希望可以继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文/记者 周振捷 通讯员 蓝天
◆图/记者 周振捷
◆编辑:蓝运良
◆编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