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玉璞‖河堤上的光阴(世说/散文)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0-09-17

光阴一滴 

习惯了清晨到河堤树林里跑步,所以每天凌晨5点30分就会起床慢跑越过彩虹桥,走进那片长满青草的槐树林,这时候人就如鱼入水,羊上山了。进得那片林子,早晨的清新润湿和朝阳的纯粹便深了一层浓了一层。林子长了半个世纪了,虬虬曲曲,斑斑驳驳,有苍桑感也有一种美,更有一种底蕴散发出来。不似那些刚绿化的地,虽然漂亮,但是还有一种硬生、牵强和浅薄,好像土地和这些花儿草儿树啊还没有互相接受对方。而这里的树呢在这里长了几十年了,树下是一茬又一茬的野草,和树木一起荣了枯,枯了荣。久而久之,那土地就有了某种积淀和认识,和长在上面树形成了某种默契和呼应,成了一个整体,一个有点神秘的气场。人走在其中,像走进了某个深深的所在,很是耐走!

虽然这里重新绿化也就是三两年的光景,但是经了人工的点化,让这里的美更有韵致了:树不像过去那样密密地长着了,而是遵循着美的规律该拔除的拔除,该移栽的移栽。而路也变得蜿蜒起伏,迂回曲折,少了过去的粗和野。因为错落有致,精致清新起来。走在其中,更加顺畅可人。而金点洒洒的阳光带着润湿的光珠从林间射下来,一束束地,或长或短,有七彩的折光。这时候觉得这阳光也成了可触可摸可采撷可收割的实物,可以收获了剁到心灵某个角落存储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所以,眼晴就贪婪如镰刀了,唰唰有声!

而这树下应该是乡下田埂上的葛巴草吧,种在这里被修剪地高端大气上档次,茸茸的,密密的,整整齐齐的,青翠碧绿。在乡下羊爱吃,牛爱吃,驴爱吃,马爱吃,要是赶着它们到这里,它们看到这么有品相的草得多兴奋多狂喜,必一顿饕餮,吃相得多沉醉多难看多不顾一切……不仅它们,这会儿连我这个人,看着看着都想去啃一口了,当然我并不吃草,我是被它的美吸引了!忽然想起"芳草萋萋"这个词组,所谓萋萋,应该是我眼前的这种状态:茸茸,细细,密密,青青,翠翠,贴了心熨了肺地长在那里,让人不时有被拽被拱被舔被摩娑的感觉,有微小的颤动和享受,不时地在心里酝酿着,让人的心戚戚然不能安静,这也许就是萋萋!就是看到这美好的草产生的感应,这是何等美妙的感觉呀!而这时阳光深浅不一地照在这也草上,形成深浅不一的绿,荡漾在人心里。草尖上密密的露珠闪着光,晶莹剔透。这时候,很多人就会想起了那句古诗:露似珍珠……其实,我觉得珍珠多丑呀!哪能用来比喻草尖上晶莹剔透的露珠?而露珠就是露珠,挂在草尖上美得不可方物。可人总要把自己认为贵重的事物加在草身上,也不管草愿不愿意。不信,你拿一把珍珠洒在草上试试,要是能有露珠美,那说明你的审美有问题。

我正这样呆想,头上的喜鹊突然喳喳叫起来,惊惶着飞到了另一棵树上。哎,感情是怕我呀!它也不想想,它在那么高的树上,而我又这样矮小地站在地上,我又不会爬树,更不会飞,我会能咋着它们?但是看着它们惊慌失措,如临大敌的样子,就知道它们把人看得有多坏,对人的成见有多大多深,多不信任。它不知道人里边也分好人坏人?不过像我这样的好人脸上也没写着,即使写着它们也不认识字。所以,它们警觉着飞走也算正常,谁让它们让人伤了一次又一次呢?我不知道它们是如何认定人类的德行的,又是如何传递消息的?是不是也开会讨论过关于人的种种,或者它们集体议过认定过,凡是看见那种在地上直立起两条腿走路的动物都要避开?这一切都未可知。但是它们却把这种意识注进了基因,一代又一代地传下去,弄得天下的喜鹊都知道: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想来,人在自然界中混得可真惨,越来越孤立于这个世界。所以,赶紧走吧,还是给人留点儿颜面,不打扰喜鹊的清梦为好。我迈开腿儿,紧走慢走,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再回头看那两只喜鹊,又叽叽喳喳飞了回去。大概它们终于松了一口气,警报解除,回窝安乐去了!

在河堤的草丛里又碰到了那只黑白两色的小花狗。这次它主人远远走在前边,和一位熟人攀谈着,热络愉快。它忽然紧跑两下,咬起一团纸来,叼在嘴里。这时候我正好走过它的面前,远远地带着深深地诧异瞅了它一眼:这狗怎么吃烂纸团子呢?没承想竟然和这狗的眼光撞了个正着,它好像看懂了我的眼神,叼着纸团子怔怔地看我,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又不是我的主人你管我呢?还有一种触犯了禁区的快乐,然后兴奋地很享受地叼着纸!哈哈哈,这狗的表情真好玩!前一段时间我就见过这狗一次,那是因为这狗啃了两口河堤上嫩嫩的青草,被它主人抡起栓狗绳狠狠地教训着:叫你吃草叫你吃草,没一点记性!我那次就好奇地问过它主人:它是不是缺什么元素,需要从草里补充?它的主人不置可否!然后武断地说:啥,犯贱!只有羊吃草,谁见过狗吃草,算是出格得很!前儿刚打过它,今儿又不长记性!可是今天趁主人不注意,它又吃上了烂纸团子,要是叫它主人看见了又是一顿打!我一边替狗担心着一边想:这狗要么是得了异物癖,要么是忽然想尝尝草是啥味道。总之,它吃草自由它吃草的缘故和道理,又没谁规定狗不准吃草只准啃骨头只准……为什么在主人看来就是有病了呢?就得挨打呢?而前面两只狗就幸福得多了!脖子上系着一样的铃铛,肩并肩在阳光普照的草丛里撒着欢,蹦着跳着,一忽儿一个前,一忽儿一个后,一忽儿又并排立着站在阳光里晀望主人。总之,幸福极了兴奋极了,看得来来往往晨练的人不住得驻足或回头注目!而它的主人——那对中年夫妇也并排走着,一脸幸福地边走边谈论着什么,步履从容,步调一致!这狗和人的幸福闭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氛围!

而我总在这条道上遇上那个老太太,大概有两三个月光景了,每天早上都在林间小道上某一个位置碰面。我是从西向东走,她是从东往西走。有时候我在林子东头遇上她,有时候我刚进入林子西头她已经缓缓地从对面走了过来。刚开始碰到时,大家都木着脸互相让着走过去。这样次数多了之后,互相便认识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带着赞许的目光相视一笑,后来就开始打招呼:早啊!你坚持得真好呀!相互之间有一种鼓励!再后来我发现她胖胖的身形忽然瘦了一圈,便惊呼她锻炼的成效!而我也从她的成效里看到了希望而更加坚持。每天起床便有一种为了遇见她的期待,以致于有一天因为走了另一条岔道而没遇上她而感到少了什么,而她也在我外出了十几天之后再遇上我便问为什么我这么长时间没有来,我们之间也不知什么时候形成了一种默契一种约定,大家互相成了清晨里的一道必享的风景搁在彼此心里,成就了一种美好!

(文棚是以散文为主的共享平台,面向全球华人开放,供作者、读者转发和欣赏、交流。“写手”栏目面向全国征集好稿。凡“写手”栏目发表的稿件,当月阅读量达到1万次,编辑部打赏50元;达到2万次,编辑部打赏100元;达到3万次,编辑部打赏150元。请一投一稿, 并注明文体。投稿邮箱:2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文责自负。非签约作家请注明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及银行账户全称、账号。)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韦多加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习近平在长沙考察调研
推荐 13915人浏览   2020-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