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志杰‖我其实不姓王(世说/散文)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0-09-17

一条没有发出的短信

1999年3月的一天,我带着全家人的希望和嘱托,踏上了途经河北省鸦鸿桥镇的长途大巴。彼时,妻子刚下岗不久,开了一家五金日杂店。我那次出行,是给店里进货。

车厢内逼仄嘈杂,三十多个铺位满满当当。和我“同床共枕”的那个家伙是个中年的男子,刚上车时我们互相打量了一下,笑着点头致意。

晚八点三十分,大巴启动,车厢灯熄灭,车内漆黑一片。我侧躺着拉开窗帘一角,忐忑不安地望着窗外,眼瞅着流光溢彩的街道在夜色中远去了,突然感到无比的孤独和恐惧。床铺很窄,每个人也就有五十公分宽的领地。我一翻身,他也跟着翻身,很显然,他在将就我。

车内已响起了鼾声,令人讨厌又让人羡慕的鼾声。也有人在小声说着话,如下铺的那两个女人。她们说会儿孩子说会儿丈夫,叽叽喳喳地没完没了。

“睡不着吧?”他问。我“嗯”了一声。

“出远门就这样,常走就好了。你是去进货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惊恐地问。

“咱们这边的人往那边去没别的事。”他说。话匣子既然打开,我们便闲聊起来,而且我也想知道那边的情况,毕竟是第一次去。

“鸦鸿桥地处京津冀交界处,自古以来就是个大集市,京沈高速从那过,每天成百上千辆货车云集吞吐,贸易非常发达……”他不紧不慢地介绍。并且,他还自报家门:“我叫张立为,但乡亲们都管我叫张倒腾,经纪人,常往鸦鸿桥去,咱们这边的粗粮在那边很受欢迎呢!对了,你进什么货?”

我说百货土产。他问我进多少?我说不太多,没敢告诉他准数,那样的话他就知道我身上有多少钱了。我身上带了两万多元现金,在贴身的马夹内层口袋里放着。

“少的话你只能托运了。但是慢,人家得等装满一辆车才能走。”

听张立为这么一说我非常不安,半天没说话。他似乎觉察出我的紧张和担心来,忙又劝:“第一次都这样,等以后熟了就好了。打个电话,他们就会把货给你发来。记住,这次进货一定要向他们要名片。”

然后他问我叫什么名字?鬼使神差一般,我随口说到我姓王。张立为说看你比我小,就叫你小王吧。我嗯了一声。心里却说,这人,咋这么自来熟呢?还老打听事,得防着他点。

此后没再说话,但也睡不着。仍然是我翻身,他也跟着一起翻。他也没睡着,更让我不踏实了。

凌晨三点,车终于停下,这班车的终点是唐山。司机喊:“到鸦鸿桥的下车了。”

我们下车。

真冷。春寒料峭,寒风毫不客气地就钻进了我的衣领,我打了个寒战。

张立为说:“找家旅馆住下吧,早上八点市场才开门。”我点头,跟在他身后哆哆嗦嗦地沿街去找旅馆。

街边有很多家旅馆,门灯都亮着,像是在随时等待着我们这样的过客。我们在一家旅馆门口停下,张立为抬手敲门。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他看了我们一眼说:“你们两个,四十元,进来吧!”

我说太贵,只躺几个小时就二十元钱?不住!

“不住你敲什么门?今天你们住也得住,不住也得住。”他抓住了张立为的胳膊。

张立为求助似地瞅着我:“兄弟,在这住吧!”

看店主这样凶,我说什么也不敢住下,“要住你在这住吧,我走了。”说完就向前跑去。张立为也想脱身,但却被店主死死抓住,店主还大喊来人,我知道,张立为是逃不脱了。

我又转过一条街,敲开了一家旅馆,店主是个妇女。我想,妇女怎么也好说话,但我错了,她一开口也是二十元。磨了半天,也没讲下价来,我只好住下。

屋里很冷,我没敢脱衣服,就钻进了那条薄被里。我睡不着,还在为刚才的情景害怕着。我感觉我很幸运,摆脱了那个霸道的店主,也摆脱了那个自来熟的张立为。我突然想,张立为常往这头来,说不定他们早就认识呢!他们在我面前不过是演了一出双簧,等把我骗进店里,下点安眠药什么的,让我昏睡不醒。然后把我身上的钱洗劫一空,再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我一扔,我即使醒来也找不着是哪。对,肯定是这么回事。这样一想,我反而越来越感到庆幸了。

迷糊了一会儿天就亮了,我在街上吃了一碗面条进入市场。我的眼睛已经不好使了,到处是商铺,到处是人潮,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我开始一家一家地看货,一家一家地问价。我的外衣口袋里多了一沓子名片,这是张立为告诉我的,别忘了和批发商们要名片。

中午我简单吃了口饭,下午开始订货。直到身上的钱只够买回程的车票,我才安心地往车站走,准备连夜坐车赶回去。那么巧,在路上竟然碰见了张立为,他和几个商户正在街边闲谈。

张立为笑着喊我:“小王,你昨晚没事吧?”

小王?噢,我想起来了,他这是在叫我。我说没事没事,觉得很不好意思,又问他有事没。他苦笑说:“我被宰了,他们硬要了我四十元钱!”

我听后脸一红,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一个人跑。他看我面露窘态,连说没事的没事的。然后他掏出手机,“留个电话吧,有啥事好照应一下,这人生地不熟的。”我说行,加了他手机号。

张立为又问我事情办完了没?我说挺顺利,准备晚上就回去。张立为说他还没办完,得明天走。然后我们告别。

晚上,在返程的车上,我想起张立为,心里不是滋味,觉得很对不起他。于是在手机上编了条短信:“对不起张大哥,我骗了你,我其实不姓王。”可犹豫了很久很久,也没有发出去。

回到家后,我们也没有再联系,他一直没给我打电话。而那条短信,也在手机里保存了好几年,直到换手机。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这事一直埋在心里不曾向别人说过。有时一想起来,都觉得愧疚,甚至无地自容。而我的眼前,总是能浮起一张笑脸……

(文棚是以散文为主的共享平台,面向全球华人开放,供作者、读者转发和欣赏、交流。“写手”栏目面向全国征集好稿。凡“写手”栏目发表的稿件,当月阅读量达到1万次,编辑部打赏50元;达到2万次,编辑部打赏100元;达到3万次,编辑部打赏150元。请一投一稿, 并注明文体。投稿邮箱:2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文责自负。非签约作家请注明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及银行账户全称、账号。)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韦多加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习近平在长沙考察调研
推荐 13915人浏览   2020-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