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冬阳‖又到柳絮飘飞(散文)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0-07-31

又到柳絮飘飞

我去吊唁的时候,她很平静地坐在那里,不哭也不说话。身旁有人穿行而过,她仿佛没有察觉。几个相熟的亲戚在打点着一切,男主人负责接待来客。我听身边的婶子聊天提到,两个老人走得很安详,没受什么罪,在那边也能继续作伴,不会孤单的。

我儿时吃过他家种的香瓜,尤其是病了,心心念念的更是那味道。香气浓郁,带着泥土的味道,清甜解馋。夏天在井里冰一冰就更舒爽了,耳边回荡的都是香瓜裂开时汁液迸射的声音,点燃我的味蕾。我记得爷爷低低的草帽檐,也记得奶奶笑起来眯成缝的眼睛。

后来村里很多人都搬到了镇上,我随着父母到镇里上学,爷爷奶奶不再种田,住到了女儿家。小镇不大,几条街几条马路就把镇子隔成了棋盘的模样,更像田垄沟壑的香瓜地。傍晚时分,两个老人常常前后脚地出来散步,总会遇到刚放学的我,或者正好在外面撒欢儿的我。夕阳西下时,岁月总是很温柔,落日熔金,空气中弥漫着草籽的香气,各家的饭香混合着小孩子的嬉闹声格外浪漫。

“老爷子前天就走了,老爷子身体一向比老伴儿好,玉清说等等一起下葬吧,娘估计也撑不住了,一起走也有个伴儿。这不,今天老婆子也去了。一下子走了两个,虽说是上了年纪离世的,那也叫人难受。”另一个婶子搭腔。

“常常见老两口一起散步啊,以后见不到了会很不习惯吧。”

算算搬来镇上竟然都十几年了,连我也从小朋友长成了大姑娘。每次大学放假,我总是会带些特产回来看他们,次次都提起香瓜,爷爷奶奶就笑,脸上的皱纹堆叠在一起,让我联想到满地的藤蔓。

其实他们这一辈子不痛快的事有很多,最难过的应该是关于他们的小儿子。

母亲说,爷爷年轻的时候病过一场,什么病也不太清楚,是邻乡的一个医生治好的。那医生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性格很温厚。虽然年纪不大,医术却已经相当出类拔萃。爷爷病好后,每季有什么蔬菜水果熟了,夫妻两个就摘一筐走很远送到乡里去算是感恩。逢年过节的,医生也带些小礼物来村里看他们。就这么从陌生人处成了亲戚。

小儿子高考失利复读了一年,第二次考完自觉不错就到附近的石场做工,给自己攒上大学的学费。一天早晨醒来,他突然说自己起不来了。奶奶以为他只是偷懒了不想去干活,拿着笤帚把他赶下床。第三天他在工地倒下,送到医院时那个医生却刚好有事请了假,再加上时间耽搁,抢救了半小时无果,连病因都不清楚就这么走了。

放榜的时候,他们不死心地去学校问小儿子的成绩,老师称他并没有过分数线。后来村民间传言小儿子其实考的很高,老师只是不想让他们更难过撒了谎。再然后,就是平平淡淡的日子了。大女儿结婚生子,搬到镇上生活。他们就留在村里守着一亩三分地。老房子的熟悉感,是任何一个新家培养不出的,哪怕新家有自己的女儿。

淘米洗菜,砖瓦碎石,几十年的时光悄悄溜走。虽不是颠沛流离,两人也一起熬过了饥荒,熬过了纷乱的年代。从我有记忆开始,他们已经是淡然开朗的样子了,岁月赋予他们的悲痛逐渐成为了一块疤,整日以笑容浇灌,也就长出花儿来,结出脆生生的果子。

我没有久留,鞠过躬寒暄几句便离开了。逝者已矣,生者如斯。鞭炮鼓乐声在耳边响起,夹杂着隐约的哭泣,清风拂过,又到了柳絮飘飞的时节。

(文棚以散文为主的共享平台,面向全球华人开放,供作者、读者转发和欣赏。“写手”栏目面向全国征集好稿。凡“写手”栏目发表的稿件,当月阅读量达到1万次,编辑部打赏50元;达到2万次,编辑部打赏100元;达到3万次,编辑部打赏150元。请一投一稿, 并注明文体。投稿邮箱:2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文责自负。非签约作家请注明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及银行账户全称、账号。)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韦多加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陈旭东任广东省司法厅厅长
12137人浏览   2020-08-04
从掉队到跟跑,中山如何“忧中突围”?
原创 11499人浏览   2020-08-04
王曦任广东省副省长
10879人浏览   2020-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