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冬发‖街市卖瓜(散文)
栏目:文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0-07-01

街市卖瓜

人声鼎沸的街市上,在阵阵晨风的吹拂下,舒适而清凉。来赶早市的林飞儒,走近一瓜摊。卖瓜人是一位年过花甲的乡村老翁。

“您老那里人?”

“我永济的。”面前摆着一堆瓜的老翁满脸谦和地回答着林飞儒。亲切得如一位邻家大哥。

“那有几十里地,很远。”

“嗯!搭车来花了十元钱。”

永济,地处湘南重镇的最北方,素有耒阳“北大门”之称。

儿子爱吃香瓜,每天晩自习归家的他,第一时间总是走进厨房,冰箱里有存放的冰镇香瓜。望着儿子津津有味地吃相,林飞儒都会在第二天早上,赶往果菜市场。

“多少钱一斤?”

“那边的一块五,这边的两元。”

香瓜以其汁多、味甜、果香而得名。在我市地界香瓜的种植时间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吃香瓜长大的林飞儒对香瓜了如指掌。多少年来,其独特的风味在无数人齿间留香,更令无数人念念不忘。

望着眼前这一堆滚圆,散发着清香的瓜果,林飞儒弯腰细拣,只见每个瓜的表皮上,有一处黄褐色的斑痕,光滑的果皮留下一个个小洞。观其形,似是哪一位能工巧匠镶嵌在瓜上的花朵,给这些天然美味留下一种残缺美。

见此,内心顿生疑虑的林飞儒欲一探究竟,家住大山之中的老翁道出其中缘由:他家四面环山,房屋周围长满翠竹,密密麻麻的竹林郁郁葱葱,竹林深处,成了各类鸟儿的安乐窝,它们纷纷筑巢于此,每日叽叽喳喳乐在其中。

今逢瓜果新熟之日,田野上弥漫着瓜香。闻香而动的百鸟,竟然引朋招友潜入瓜田之中,豪享饕餮盛宴。尝到甜头了的鸟类,每日盘桓于此,瓜农驱之即去,去而复返与瓜农来了个躲猫猫。

殊不知,这些被鸟啄食过后的果实,在顾客们心中,形成了一种厌弃感,卖相大打折扣之外,价值还自然降低。

守着一堆残缺瓜果的老翁,面部表情没有流露出丝毫不快、厌烦。只用朴实的笑脸迎接每一位匆匆往来的顾客。此时此刻的他,别无他求,只想着如何把这些残次的瓜果卖掉!

林飞儒逐一细看,原来稍好点的(伤痕小一点)两元一斤,被鸟儿雕刻过的才是一块五。

六月的湘南,正是瓜果上市的高峰季,熙熙攘攘的街市,飘溢出迷人的果香。林飞儒走遍整个市场,就数这老翁的香瓜个大果圆,其肤如白玉,果似夜明珠,只因那不识人间疾苦的鸟类暴敛天物,无形中给卖瓜老翁,带来了不可预料的经济损失。

心中替老翁鸣不平的林飞儒,用眼扫视着这一堆瓜,估计三、四十斤重,价值不到百元,除去老翁往返车费,不知道剩下的还有多少?

六月暑天,为了卖个好价,天空翻着鱼肚白,老翁就搭车过渡前来赶集。林飞儒无话可说,唯一只想:老大哥用辛勤汗水,浇灌出来的果实快快售罄,早早归家。

时光一分一秒地流逝。两个小时之后再次路过这瓜摊的林飞儒,只见在这日当正午的高温之下,孑然一身的老翁,仍然守着他未被人买走的瓜。

(文棚以散文为主的共享平台,面向全球华人开放,供作者、读者转发和欣赏。“写手”栏目面向全国征集好稿。凡“写手”栏目发表的稿件,当月阅读量达到1万次,编辑部打赏50元;达到2万次,编辑部打赏100元;达到3万次,编辑部打赏150元。请一投一稿, 并注明文体。投稿邮箱:2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非签约作家请注明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及银行账户全称、账号。)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彭晓剑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陈旭东任广东省司法厅厅长
12112人浏览   2020-08-04
从掉队到跟跑,中山如何“忧中突围”?
原创 11484人浏览   2020-08-04
王曦任广东省副省长
10863人浏览   2020-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