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课丨什么是画味?爱上徐明笔下的中国美人
栏目:微视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20-07-29


△跟艺术家聊天最舒服的地方就是——坦诚
希望你也有收获~
[↑↑↑点击视频]


丨徐明丨1967年3月生于贵州省凯里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南方画院院长,现旅居广东中山、职业画家。曾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武汉美术馆、古元美术馆、德胜美术馆、日本东京太明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油画作品参与全国第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美术作品展并获优秀奖。

在中山美术界,徐明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就像深夜里静放的昙花,无论你是否欣赏,异香总引人凝望。去年,他的油画作品《斗木牛》再次成为第十三届全国美展进京作品,浪花簇拥着他的名字再次涌向人前,可他却静默如海中礁石,激起心灵涟漪的是绘画本身,而不是喧嚣的外部世界。在从事油画创作的二十余年间,他用近似固执的信念潜心研究古典写实油画,以简约洗练的人物肖像在当代中国写实主义画家中独树一帜。


△《斗木牛》 235cm×200cm 油画

写实油画,必须真实却有画味

在翠亨画家创作基地,红砖砌成的工作室外,徐明种下了一棵芭蕉树,每天看着它拔节成长,开枝散叶,徐明的一天就从这里开始。下午两点到凌晨12点,是他雷打不动的创作时间。


△徐明在工作室,每天起码呆10小时

经历了教书、从政、下海等等折腾后,2005年,徐明来中山看望同是画家的赵明,孙中山故乡的干净和安静无意打动了他,“反正都是找个地方画画,在深圳、在广州或者在中山都是一样的。”在最初来到中山创作的七八年,几乎无人知晓,却也成就了他的心态:不悲不喜,不争不吵。

心态投射在绘画中呈现出隽永的气质和神秘的气息,最具代表意义的是他的女性人物画:以肖像为原点,用简约洗练概括的思维和虚实相生的写意手法,留给观众畅想的空间,含蓄地表达了当代人的精神状态和艺术思考。

无论是他的《纸飞机》系列,还是高山苗族汉子、苗女系列,抑或是2016年前往新疆创作的维族、哈萨克族人物系列,在虚与实之间探索,都能让观者享受到画面上各种色彩之间相互融合之后的微妙变化。

徐明尤其热爱着自己笔下的女性,他生长于贵州,西藏、新疆、云贵高原是画家的天堂,独特的民族人文和特殊的自然环境哺育了一方水土。徐明说,他把这些少数民族都当做“贵族”来描绘。“贵族”来自精神气质的散发,“比如你去苗寨看到那些苗女,她们的眼神往往笃定安静,是自得其乐,沉静其中,外人的进入不会对她们精神世界产生影响”。除了着色于外形的差异,相对于苗族汉子性格特点和命运走向的绘画考量,苗女的纯粹和自然之美更是他笔下的着迷之处。


△一个脚趾头捕捉人物心理微妙的变化

美人在骨不在皮,徐明笔下,无论是少数民族姑娘还是都市女性,更强调身体线条的灵动和举手投足间的韵味、风情。“人的精神气质体现在她的仪态和眼神中,比如这张《椅子》中,模特大脚趾头微微翘起,这一刻,她的心理一定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捕捉到这些,人物就瞬间饱满起来。这就是属于个体的气质。”



△作品《金凤》与《银凤》,
用写意手法表现银饰的繁复隆重,
一种虚实之间的趣味

写实主义绘画需要警惕的是,如何把握生活的真实与艺术的虚幻这两者的关系。在照相技术如此成熟的今天,照搬和还原生活已经毫无意义。真正好的写实油画,必须真实却有画味,在生活的真实中寻找艺术的虚幻。徐明深知此理,他有扎实的基本功,在他的画里,“写实”与“写意”的概念极为模糊,远观写实的形象,近看他却是用极为写意的笔法完成,在《金凤》与《银凤》里,苗女的饰品乍看繁复华贵,但细品才发现笔触洒脱不拘小节,光感形色都在。 

徐明认为自己的作品不能简单说是写实还是写意,无论是写实还是写意,最终都为了绘画“本体”服务。“笔触的趣味,以及这些图像传达给观众的感受和思考,这是画家需要追求的。”
 

痛苦的探索

无论写实与写意,徐明的绘画中渗透出一股忧郁和神秘。徐明曾经学过漆画,西洋油画为“舶来品”,如何将这种“舶来品”理顺体系后转化为东方的语言,更讲求画外文化的功力。

徐明学漆画源自对漆画这种材质的神秘性充满兴趣。漆画丰富的肌理以及布面上偶然或必然出现的肌理效果让他兴奋。“西方真正采用油彩来作画始于十五世纪上半叶,弗拉芒兄弟用一种特制的油来调和颜料,从此油彩就可在麻布、木板等材质平面上作画。而同时期华夏子孙们已经能熟练使用漆艺技术并运用到日常生活家具和器皿中。所以今天用油彩去作画的人去了解和研究一下漆画很必要,你会从两种材料语言中发现很多异同性,在比较中拓宽材料的语言表现特性。”徐明是个善于学习的人,他巧妙地嫁接了漆画的肌理感和庄重感与油画本体语言相结合,使得画面在神秘感上得以延伸,耐人寻味。

每一幅油画的创作对于徐明来说都是艰难而痛苦的,少则一个月,多则几年,时间的磨砺与意念的瞬间变化,让画面有许多不确定。“画画本身就应该是痛苦的,而非潇洒的,如何心手合一?如何减少创作‘永远的遗憾’?画家如何用画笔打动自己,打动观众?我们永远都有空间去探索。”

2016年,他从中山出发,孤身一人,途径贵阳、成都、拉萨、珠峰等二十多个站点,总行程2万多公里,历时2个多月,怀揣崇敬之情,驱车来到了帕米尔高原,开阔坦荡的地形和当地独特的自然风光以及独具特色的面庞,让徐明归来后依然心在他乡。“远行的意义在于触摸和接纳,而生命注定是一种流浪之旅,在这个过程,我们不断地收获艰辛与快乐。在痛苦中磨砺自己,在创作中愉悦自己,这就是画家的人生。” 

美是艺术家应该去体现的,
艺术家思考的问题应该是沉重的。
——徐明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栏目统筹:詹琪琳
◆文+/记者 冷启迪
◆视频/记者 孙俊军
◆视频后期:陈晨
◆编辑:詹琪琳
◆编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陈旭东任广东省司法厅厅长
12134人浏览   2020-08-04
从掉队到跟跑,中山如何“忧中突围”?
原创 11496人浏览   2020-08-04
王曦任广东省副省长
10874人浏览   2020-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