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有一个“当兵村”! 父子兵、兄弟兵比比皆是...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20-08-09

“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在位于东区齐富湾社区的白沙湾村,爱国拥军、崇军尚武的风气蔚然成风。在这里,村民秉承祖辈革命传统,向往军旅生活,并用实际行动积极支持祖国国防事业建设。据统计,数十年间,这个人口不过2000人的村子先后有55名年轻人参军,现役军人4人。 

“迎战友,回村一聚。”每年“八一”,村委会都会精心组织村中退役军人相聚一堂——“重温军营梦,共叙战友情”。在白沙湾,父子兵、兄弟兵的例子比比皆是。

 

左一为汤坤洪的侄子汤建标,中间穿军装的是汤坤洪的小儿子汤浩杰,旁边穿桔色衣服的是汤坤洪的大儿子汤汉彬,旁边拿黄花是汤坤洪。

■接力从军,一家出了4个兵

“打虎还得亲兄弟,上阵须教父子兵。”此话不假,汤坤洪父子、叔侄4人就是例证。

今年55岁的汤坤洪于1984年参军入伍,先在海南省某部队服役1年,之后的4年被分配到辽宁省绥中某部队。跨越南北的巨大差异让他颇感不适:从小吃米饭长大,吃不惯馒头,东北的冬天零下20多度,手背和耳朵经常冻烂到没有知觉。

长跑10公里、枪击练习,长年累月的磨砺加上战友的关心让汤坤洪心态变得越来越积极乐观。1989年,当他退伍回到家,在部队的变化让家人非常欣喜,尤其是从小陪他长大的奶奶。帮家里上山劈柴、去田间做农活,汤坤洪成长为一个成熟、有责任感的男人。

汤坤洪有两个儿子,自孩子幼年时期,便时常听父亲讲述军营里的故事,耳濡目染下,兄弟俩从小就立志参军,对军事信息也产生了浓厚兴趣。如今,大儿子汤汉彬已经完成两年义务兵生涯,退役回家,小儿子汤浩杰仍在部队服役,今年即将退伍。

“好男儿,就要去当兵为国效力!”对汤坤洪来说,能把两个儿子都送进军营,无疑是正确的选择。“兄弟俩变化很大,以前在家啥都不干的老大,退伍回来洗衣做饭叠被子样样都在行。两年没有见面的小儿子现在也学会关心人了,逢年过节都会主动问候。”

今年37岁的汤建标是汤坤洪的侄子,受叔叔影响,他也打小对军营充满向往。2004年他顺利通过考核应征入伍,来到广西柳州某部队服役。

那年12月,汤建标在新兵连度过了此生最难忘的生日。“班长拿出一根蜡烛,小馒头当成‘蛋糕’,还给了我一个红鸡蛋,那个红鸡蛋还是班长特地找了张宣传栏的红纸一点点涂色的,感动极了”。家有三兄弟,从小家境贫寒,这是他今生第一次过生日。直到现在,说起这件事时汤建标依然触动到眼眶微润。

也正是这样的小美好,让他在部队很快就有了归属感,更有动力迎接接下来要的挑战。下连后,在娱乐时间班里开展的“计算游戏”中,汤建标在3秒钟内就能算出200以内的6个数字加减算式,被领导看中后他从侦察兵转变为炮兵瞄准手。

一日当兵,终生为国。这样的理想信念让汤建标退伍后依旧自律自觉地进行训练,每天坚持跑步、打球等。此外,他还加入东区民兵应急分队,每年都积极参加民兵集训,从未缺席,每当有需要,他总是挺身而出,多次参与台风、山火等救援任务。

2018年台风“山竹”过境,他照例加入了巡逻、清除沿街树枝的队伍,不幸被碗口大的树枝弹中下颚,头部重重着地,随即倒地不起。这次意外造成他的颅骨粉碎,经过开颅手术在头部植入钛合金。谈起这段往事,他下意识摸了摸受伤的右侧大脑。言语间却显得轻描淡写,“这次意外改变我的生活习惯,医生告诫我不能高强度运动了。”“后悔过吗?”“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我真的没有后悔,以后有需要我还是会挺身而出”。他的回答让人肃然起敬。

■兄弟同心,携手共圆军旅梦

在白沙湾村,兄弟俩一起当兵的家庭更多,相差5岁的汤嘉权、汤嘉亮兄弟就是其中一对。“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父亲11年前说的话,哥哥汤嘉权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

父亲以前也有个当兵梦,奈何各种原因阻碍没能成功。汤嘉权说,他自小就特别喜欢看革命英雄事迹的文章,加上父亲的耳濡目染,早已下定决心要参军入伍。2009年听说社区里正在征兵,高三刚毕业他就报了名,通过层层考核最终来到山东服役两年。

在南方长大的小伙到了北方,吃不惯面食、手常被冻伤……对于部队生活的艰苦汤嘉权历历在目,但当兵对他来说更是一件改变人生的大事。入伍前的他性格非常内向,平时喜欢宅在家里不出门,当兵之后不仅身体素质变好了,也更加注重和身边人的交流,更懂得关心别人了,周围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变化。

和哥哥一样,弟弟汤嘉亮小时候常听村里的老兵讲军营里的故事,英雄梦从来都不曾在他们心中褪色。“或许每个人都有过当兵梦,渴望保家卫国做个英雄。”汤嘉亮自己这样想着,又在哥哥和父亲的影响下,2015年大一刚结束,时年20岁的汤嘉亮便应征入伍,在云南服役两年。

“当时进了新兵营待了没几天就想退出了。”汤嘉亮调侃道,虽然提前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真正到军营中接受训练,紧张繁重的日常训练还是让他有些吃不消。回想当初,汤嘉亮面露微笑,“当时大家都把退伍挂在嘴边抱怨着又苦又累,但每个人还都是认真地训练,坚持到最后。”

慢慢的,汤嘉亮觉得,起初繁复的训练变得不再只是苦涩,反而能在不断超越自己极限的过程中获得极大的满足感。当训练的强度从3公里到5公里再到负重5公里,他也从最开始连3公里都跑不完到后来成绩名列前茅。汤嘉亮在军营中收获颇丰,谈话间,他还时不时配以动作展示训练的内容,即便已经离开部队3年,他做起那些姿势还是精准到位。

如今兄弟俩都已退役,哥哥汤嘉权成为一名消防员。消防队和部队生活很像,也要训练体能、技能,所以他现在依然保持着严格的自律习惯,为人民服务成为了汤嘉权的工作信念,“或许是受部队的正面影响,我想多做有意义的工作。”弟弟汤嘉亮也是这样想的,他今年刚完成大学学业,正准备找一份有意义的工作继续发光发热。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文+/记者 张倩 实习生 张安琪 卢嘉瑞
◆图+1/记者文波 通讯员 受访者
◆编辑:徐向东
◆二审:彭晓剑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习近平会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推荐 11243人浏览   2020-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