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7年,“95后”独生子成长为军中“极限勇士”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20-08-06

“全体听我指令,稍息,今天我们的任务是解救人质......”8月5日下午,大雨倾盆,武警中山支队训练场上,数名突击队队员围成一圈,在小队长吴旭航的指挥下,有序地前往人质被劫持的大楼执行任务。雨水把他们的军装淋得湿透,突击队全员举着钢枪,踏过满是积水的草丛,悄然无息地到达侦察地。谁曾想到,冲在最前头的小队长吴旭航,7年前还只是一个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如今,他已然成长为一名独当一面的真正男子汉。

退学入伍,如愿圆梦军营

吴旭航生于1995年,老家在浙江义乌。和军营里其他战士相比,他是名副其实的老兵。自2013年入伍至今,他已在部队度过了7年时光。

身未动,心已远。2013年,吴旭航还在读高二,年仅18岁。受到影视剧《士兵突击》、《我是特种兵》的影响,他从小就对特种战队的军人非常崇拜,渴望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成为保家卫国的英雄。“当兵的机会,一生只有一次。”在和父母商量过后,吴旭航选择中断学业应征入伍,并且得愿以偿。

“一入军营便是家,少年立志振中华。”刚入新兵连,在褪去了最初的新鲜感后,吴旭航遇到了难题,“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每天都是艰苦的训练和学习,非常不适应,想家的心理特别强烈。”吴旭航是家里的独生子,在家里,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住进集体宿舍以后,像叠被子这样简单的事情都不会。为了帮助他快速融入部队这个大家庭,吴旭航的排长一直耐心开导他,带他了解军人的责任和军营的文化。渐渐地,吴旭航融入到集体生活中。

如今,作为一名在部队的“老兵”,每当有新兵出现想家情绪的时候,吴旭航都会像暖心大哥一样悉心照顾和开导,在非训练的时间还会和他们一同打球做运动,陪着一批又一批的新兵度过他们的第一个“想家关”。

奋起力追,斩获多项优秀

2017年,吴旭航成为一名突击小队的队长,负责全盘指挥整个小队的任务。然而,在成为一名合格的突击小队队长前,他也经历了无数的挫折和失败。

“一开始连基本的体能训练成绩都很不理想。”初进部队,吴旭航还是一个白净的瘦弱少年,第一次3公里测试,他用了16分钟。“13分钟才合格,我拖了班集体的后腿。”为此,吴旭航很自责,为了达标,每次日常训练后,他还会给自己“加练”。别人跑3公里,他就跑5公里,还会在腿上绑上沙袋,给自己加压负重。终于,3个月后的3公里测试,他仅仅用了10分钟。

 一日复一日,在部队的几年里,他掌握了伪装、侦察、狙击等各项专业技能。2017年,吴旭航被任命为突击小队的队长,负责指挥全队六人的各项任务。第一次带领小队执行演练任务拯救人质时,吴旭航因为经验不足、判断失误导致解救失败。这次经历让他明白,作为一名小队长,他的计划方案会对整场作战产生影响,也只有不断的学习和训练,才能保证战场上的“万无一失”。

这股不服输不放弃的劲头,让吴旭航在每个季度的“魔鬼周”训练中表现出色。即使每天训练时长达18个小时,且训练日程持续十天,他仍能在30多个项目中全部取得优秀,连续两年都荣获了“极限勇士”的称号。

用镜头记录军旅,用影像定格青春

军营里不止有训练,3年前,吴旭航开始举起相机,记录军旅生活中的趣事和美好:“我希望能够定格这些青春的回忆,当我们年老回过头来再看看当年稚气未脱的照片和视频,会是怎样的心情。”

为了更好地记录下军营中最青春热血的一面,吴旭航自己摸索学习了相机的使用方法、视频的剪辑手段和文字的写作技巧等。至今,他已经拍摄了上百张(个)图片、视频等。

虽然在部队服役七年了,吴旭航却从未想过退伍的那一刻:“绿色军营教会我太多太多了,难忘第一次叠被子、第一次站岗、第一次紧急集合、第一次拉练......我舍不得这身军装,也脱不下这身军装。”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文+/记者 张倩 实习生 杨晓雯 通讯员 边树军
◆图+4/记者 余兆宇
◆视频拍摄/冯明旻 实习生 江汀兰(部分视频由受访者提供)
◆视频后期/见习生 刘建满
◆编辑:唐益
◆二审:张鹏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