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纪事(95)咸水歌传承人吴容妹:豆蔻学唱歌,花甲做传人
栏目:首页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2019-11-05

文化振兴是乡村振兴的灵魂。咸水歌,是海边大沙田地区独有的乡村文化。韵味悠长的歌声中,浸润着许多咸水歌传承人的青春与心血,唱尽人们对乡村与海水的无限深情。今年9月,我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公布了第六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坦洲镇61岁的吴容妹榜上有名。从孩童时争着围观别人唱咸水歌的婚嫁仪式,到如今到小学教儿童唱咸水歌的传承人,吴容妹已从豆蔻年华唱至了花甲。


▲吴容妹言传身教传承咸水歌。   

船上搭舞台 歌声飘水乡

“竹树开根根连根罗嗬,葵花结子子成群,万众一心跟党走罗,人民爱党党爱民……”10月25日下午,61岁的吴容妹站着自家门前的空地上,一遍遍练习着《万众一心跟党走》,为本月“丰收节”的演出做准备。悠扬的歌声吸引路过的村民驻足观赏,有人还会跟着唱上几句。

几十年前,这种随处传唱的场景在坦洲很常见。村民们无论是在田里劳作、家中煮饭、还是婚嫁喜事等各种场合,都会即兴唱起咸水歌。咸水歌唱的就是乡村人的精神,在传唱中人们消解困顿,让乡村的生活更有意义、价值和快乐。在坦洲镇坦洲村土生土长的吴容妹,从小就在耳濡目染中爱上了咸水歌。“水上人家有婚嫁时,我就挤着去看热闹,听别人唱歌,觉得好好听。听得多了,十来岁时我也学会了。”17岁那年,她加入了镇宣传队,成为乡村文化的积极表演者。

1979年,吴容妹登上了首届坦洲水上民歌大舞台,说是舞台,其实是由拖船拼成的。“表演时间是晚上,位置就在金斗桥下,两只平板的大板船拼在一起。七里八乡的疍家人撑着小艇从各处划来,水面上全是艇。”桥上、岸两边也站满了人。江风渔火中歌声一首接一首,悠扬婉转,吴容妹深深地感受到歌声中所承载着的,是乡亲们对乡土和海水的深情。

光脚走上央视舞台的本土首批民歌手

加入镇宣传队,不仅让吴容妹有了更多舞台表演机会,还让她得以向名师请教。著名咸水歌老师陈锦昌在坦洲镇驻点的时候,就会不时到镇宣传队指导表演。“跟了老师学之后,不仅学了更多能登大场面的歌,声音的韵味、技巧及舞台感也都提升了。”

2005年中山市成功申报“咸水歌”作为中山的历史文化遗产。2006年6月9日,中山咸水歌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坦洲镇作为咸水歌的主要传承地,中央电视台不仅专门到坦洲来拍摄,还邀请歌手参加《CCTV——2006中国民族民间歌舞盛典》。在陈锦昌老师的推荐下,吴容妹、梁社金两人搭档赴北京表演,成为中山首次登上全国舞台的本土歌手。吴容妹至今仍记得首次走上央视舞台时,“我们当时的造型是不穿鞋,光着脚上去清唱,连伴奏都没有。加上紧张,当时整个人感觉都是凉的。”

在北京的演出不仅让吴容妹开阔了视野,还感受到了国家对乡村文化的重视,成为她人生中一次光荣的记忆,也让她立志将咸水歌传唱作为人生事业。


▲新合小学学生唱咸水歌

创新手段传承咸水歌 学生遍布老中青

从北京回来的吴容妹开始思考:老一辈咸水歌手的言传身教助自己登上了全国舞台,而自己又能为咸水歌做些什么?“现在会唱咸水歌的年轻人少了,会唱的基本都50岁以上了。咸水歌,是我们水乡人的根,不能断,要一代代永远传下去。”于是,她开始到许多学校义务教唱咸水歌。

坦洲镇新合小学是咸水歌传承基地,也是吴容妹教学的其中一间学校。怎么让小朋友们对这古老的文化产生兴趣?“我会讲咸水歌的历史、威水史。告诉他们这不是普通的歌,而是能代表一个地方登上国家舞台的文化。先将他们的心融化了,再教唱歌。”多年来,吴容妹与多位咸水歌的传承人都定期到新合小学进行民歌传唱。除了新合小学,吴容妹还到坦洲的许多小学、社区去教唱咸水歌。“只要需要,我随叫随到,我的学生老中青三代都有。”

对于新技术手段,只要对咸水歌的传播有帮助,吴容妹都乐于接受。记者在她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一些录制的小视频、“全民K歌”等咸水歌曲片段。今年国庆节前,坦洲新合村委组织拍一个快闪视频,大伙除了合唱《我和我的祖国》,还有一段咸水歌表演。吴容妹欣然带领镇民歌协会的众多姐妹参演,“拍了两三天,不觉累。只要能把咸水歌传承下去,怎么样我都愿意。”吴容妹笑着说。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文/记者 陈慧 见习生 王蔚然 通讯员 张颖铭
◆图+1/记者 文波 实习生 杨伟健
◆视频摄制/黄艺杰
◆编辑:沙玉兰 
◆二审:张鹏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