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纪事(52)大涌镇南文社区:“青年乐园”传习武术41年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19-08-08

随着夜幕慢慢铺开,大涌镇南文社区的映翠公祠逐渐热闹起来,本村人都叫它“青年乐园”。7月25日傍晚,记者刚踏入青年乐园,就见祠堂里外聚集了许多学武的孩子,在师傅们的带领下,一招一式地练习。南文社区自古有“崇文尚武”之风,从1978年开始,为了让村里的年轻人强身健体和有健康的业余生活,由时任南文村团委书记和治保委员的萧润元提议,创办青年乐园,把南文的尚武之风传承起来。40多年来,当年年轻的师傅已年逾古稀,当年的徒弟变成了今天的大师傅,带着孩童继续学习武术。

傍晚,天色还未完全暗沉,70岁的萧伯兴沿着小巷走到青年乐园,坐在祠堂门口的石椅子上,默默注视着正在训练的孩子们,时不时与晚辈交流训练情况。

在晚辈们心中,萧伯兴是令人尊敬的武术前辈,是青年乐园的第二代武术传承人,其师傅萧显明是第一代大师,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他的武术武德已深得武术界赞扬。“我12岁起跟随师傅萧显明学武,那时与师弟萧进先在村口空地上练。”萧伯兴回忆道,年轻时盼望有专门习武的场所,直到1978年愿望终得实现。

1978年,萧润元发现,村里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年轻人无所事事容易发生冲突,于是提出创办青年乐园,在传授武术的同时,重拾南文传统的舞狮舞龙技艺,引导健康的生活方式。

青年乐园向全村人免费开放,晚上到了时间就会打锣,感兴趣的村民都会跑来看。馆长萧进先继承师傅萧显明的武术套路,与不时前来帮忙授艺的萧伯兴等一起,手把手教导青年人学习格式拳法、舞七星刀、双头枪等,同时传授传统醒狮和柴龙,将南文武术精华一点点重拾。青年乐园逐渐有了起色,大家对武术的热情被点燃,南文的风气渐好,青年乐园学武之人由零星几个增长到几十人,第三代传人也逐渐成长起来。

如今,第三代传人基本已步入中年,但工作之余每晚到青年乐园坐一坐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今年41岁的萧锦棉在社区居委会治保会工作,他的武术之路就是从青年乐园开始的。“青年乐园刚成立我就跟着萧进先师傅学习,我本是一窍不通,后来在学习中渐渐对武术产生浓厚兴趣。”在萧锦棉的印象中,90年代的青年乐园一到傍晚就十分热闹,师傅们边敲锣打鼓,边指导舞柴龙和醒狮,“我第一次接触醒狮就在青年乐园,很多青年人是来到这后才真正领会到传统武术的魅力,来学武的人更多了。”

从2010年起,白天萧锦棉照常工作,晚上义务到青年乐园授艺,每晚6点开始教武术,分两个班教学,一次一个小时,通常练完武才回家吃饭。许多师傅们都是白天上班、晚上青年乐园传艺。学武的人数不断增加,最多时达到近200人,平时保持100多人的规模,社区还拨出一定经费,成立了舞狮舞龙表演团,在社区举办的武术晚会上大展风采,并在市镇两级比赛中获奖。

在孩子们挂着汗珠整齐地打拳时,师傅萧展龙严格地指导规范着他们的一招一式。1992年出生的萧展龙是萧锦棉的师弟,从小在青年乐园学武术,由于大学学的是体育专业,对于教育有一定的了解和研究,大学毕业后进入政府部门上班。从大学开始,他就在青年乐园教武术,他提出青年乐园打破传统师徒传授的形式,并针对学生年龄和学习进度分开教学,开展寒暑假公益武术培训班系统地传授武术,教学计划和内容由萧展龙统筹。

于是从2017年开始,青年乐园开始举办公益培训班。“去年暑假招了27人,今年有93人,开门办学,只要感兴趣,都可以来学。” 萧展龙边擦汗边笑着道。公益班发展至今约有20个女生学员。11岁的方浩怡住在沙溪,从9岁开始在青年乐园习武,这个暑假几乎每晚都来练习,还在全市的武术比赛上获得了多个奖项,“我哥哥一直在这里学,受他影响我也喜欢武术,非常感兴趣,我不觉得累,现在我表弟也在这里学。有的伙伴是南文的,还有其他社区和外地的。”方浩怡说。

青年乐园让武术魅力传播更广,社区举办狮武术团和武术晚会也让武术、醒狮和木龙等技艺有了传承发扬的舞台,发展成为南文的特色传统文化。近些年,社区更重视南文武木龙舞技艺的传扬,每年农历二月初二龙王诞和四月初八都会舞木龙,并将其成功申报了市级“非遗”项目。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文/见习记者 王欣琳 记者 黄启艳 通讯员 蓝天
◆图+2/记者 黎旭升
◆编辑:袁凤云
◆二审:蓝运良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