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走长征路——泸定桥畔的回响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19-07-30

“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国不会忘记,不会忘记我……”滔滔大渡河穿泸定城而过,泸定桥畔,嘹亮的合唱声在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前响起,22座为纪念飞夺泸定桥勇士而立的石柱挺立在一旁。

开国上将杨成武曾回忆说,打过这么多仗,最惨烈、最悲壮的,还是飞夺泸定桥。今天,大部分夺桥勇士的名字难以考证。7月27日,李理来到泸定桥畔,不禁百感交集。他的父亲李友林是飞夺泸定桥22名勇士之一。“父亲去世前一年,才告诉我他的故事。”

1935年5月28日凌晨,为抢在敌人增援部队前抵达泸定桥,先头部队红4团接到“提前一天夺取泸定桥”的命令,此时距离泸定桥还有240里,两天的路必须一天走完,还要突破敌人的堵截,形势十分紧张。“为了抢时间,父亲说他们根本不敢吃饱肚子,有时击溃路上遭遇的守军后,有战士将敌人煮到半熟的鸡腿捞起,插到皮带上就继续赶路。”李理说。

一昼夜疾行240里,29日凌晨,红4团终于赶到离泸定桥10里远的上田坝。红军兵分两路,一路沿河而上,一路向左侧包抄。黎明即将来临的时候,红军夺取控制了泸定桥的制高点海子山,占领了泸定桥西桥头,同时很快组织起一支22人组成的夺桥突击队,闻名中外的“飞夺泸定桥”战斗一触即发。

今天走在泸定桥上,尽管已在13根铁索外又加了数根钢缆,并有结实木板构起稳固的桥面,过桥时仍感到桥身左右摇晃,桥下就是湍急的大渡河水,令人心惊胆寒。小心翼翼踏着小碎步走过当年红军战斗过的铁索桥,更觉当年红军夺桥战斗时的英勇豪迈。

据中共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资料,红军进到西桥头时,守桥敌人已拆完桥上大部分桥板,并在东桥头附近构筑了工事,同时用重机枪、迫击炮不断向西桥头密集射击。

李理曾问过父亲,爬铁索夺桥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到过死吗?至今,父亲的回答仍萦绕在李理耳边,“如果想到死,我们就冲不过去了。”那个时候,战士们都抱着必胜的信念,才会产生如此大的决心与勇气。

22名勇士在我军西岸高地火力的掩护下,冒死攀上横空摆荡的铁索,迎着敌人的子弹向前爬行……有4名勇士不幸坠入大渡河。

抵近东桥头时,敌人开始放火烧桥,危急时刻,勇士们一跃而起,冲过火海,与敌人展开搏斗夺下了桥头,并与后续赶来的战友一起与敌人激战,占领了泸定城。

当年的夺桥勇士刘金山的儿子刘东升告诉记者,他父亲手臂、手掌上都是当年夺泸定桥时被烧得滚烫的铁索链烫伤的痕迹,“我曾问过父亲当时是怎么想的,父亲说,当时谁还想得了那么多,就是一心想着怎么爬过去,尽快爬过去,把敌人给消灭掉,这就是我的任务。”

刘东升说,父亲告诉他,他们之所以那么拼命,把生死都置之度外,是因为心中有火一般的信念。就是不想再过任人宰割、被人剥削的日子。就想跟着共产党,自己做国家的主人。

采访间隙,刘东升从挎包内小心翼翼地取出父亲的一枚枚军功章给记者看,这位执飞超过40年的民航飞行员所用的旧挎包面皮已翻起,明显已用过许多年头。刘东升说,今天的和平来之不易,更应该珍惜拥有的一切。

夺桥勇士中的生者,不少又在后来的战斗中牺牲,最后幸存的勇士,却不愿意向他人谈起这段历史。“父亲说这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而是集体的功劳。”刘东升说。

而正是铁索桥上的英勇,对推动战争形势的发展立下不可磨灭的功勋。随着中央红军的主力渡过大渡河,蒋介石妄图让红军成为“石达开第二”的幻想彻底破灭。

记者今天沿着红军的足迹重返大渡河畔,当地群众在桥边唱起了红歌。泸定县居民刘江奇说,他们在这里唱《祖国不会忘记》,有着特别的意义,那些为共和国牺牲的战士不应该被忘记。

走在泸定桥上,耳边虽再听不到当年的冲锋号和枪炮声,但峡谷间的山风吹着铁索,奔腾不息的大渡河咆哮如故,仿佛奏着一曲永不停歇的英雄之歌。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编辑:沙玉兰 
◆二审:蓝运良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新华社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