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纪事(36)东凤镇沙口渡口挑夫:肩挑“岁月”见证时代变迁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19-07-04

东凤镇东兴社区坐落在小榄水道旁,“过渡”是昔日交通的关键词。有着百年历史的沙口渡口连接着东凤镇与小榄镇,是东兴社区最古老的地标,也是东凤镇最大的渡口。每天平均有1500至1600人次和各类货物流转于渡口,与人流货流快速集散形成反差的,是一群多年守在渡口的挑夫。在渡口挑货的20多年中,他们练就了肩挑“百斤货”的好体力,靠积攒血汗钱养家糊口,在家乡盖新房,同时也见证了渡口20多年的变化,映射出东兴社区乃至东凤镇的发展变迁。

挑夫“抱团”融入中山产业发展

紧挨着沙口渡口有个镇安社,烧得有些发黑的香炉十分显眼,树下的铁皮棚内悬挂着烟雾袅袅的檀香。伴着檀香味,四五个挑夫穿着拖鞋挽起裤腿,坐在棚下的石坎子上聊天等活。黝黑的皮肤和肌肉线条明朗的身体显得很精壮,脸上的皱纹和鬓角夹杂的白发透出了岁月的沧桑,他们用四川话交谈,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渡口的挑夫全都是四川人,基本在中山待了20多年了。”其中最高大的挑夫张文郡说。张文郡今年51岁,是四川达州人,年轻时在宁夏做过建筑工人,1993年经老乡介绍来到中山。“我在南头、小榄、东凤几个地方待过,1996年开始和老乡们干搬运,就留在东凤了,后来妻儿都随我来东凤,妻子在工厂打工。” 上世纪90年代至2000年初,是挑夫最繁忙的时候。随着东凤镇工业蓬勃兴起,东兴社区里建起一幢幢厂房,涵盖小家电、塑料加工、饮料、制鞋等类型,利用渡口优势,货物大多靠水运,由挑夫装载上船或挑去厂里。

其他几个挑夫年纪和张文郡相仿,大多来自泸州市合江县,来中山20多年。当初都是由老乡介绍,过来中山“抱团” 到渡口做挑夫赚钱,成为城镇经济发展的“新成员”,也成为村镇工业发展中的一环。高峰期时,这个群体有100多人。

肩挑“岁月”见证东凤越来越开放

作为“资深”挑夫,肩扛手提上百斤货物不在话下,几位大叔一致认为最强壮的张文郡最能扛。“我们一般一次扛100多至200斤,张文郡能扛200至300斤。”来自泸州市合江县、今年50岁的陈亚峰笑着说。

东兴社区在上世纪60至80年代时是中山县七区区府所在地,也是东凤人民公社所在地,是当时东凤镇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沙口渡口是群众来往的主要交通点,直至90年代,它还是东凤镇重要的客货集散地。

以前的东兴社区道路窄,沙口渡口是泥沙路,后来修了水泥路,搬货基本靠人力。“要么我们在渡口等活儿,要么老板直接打传呼机叫我们去,经常是一车子运去厂里。最忙的时候通宵干活,计件收费。” 陈亚峰介绍说,这些年,科技水平提高讲究效率,装卸货物开始机器化操作,挑夫成为机器的辅助,或当机器办不到时发挥他们的作用。

除了搬运方式的变化,货物类型也明显不同。“以前搬货多为食品饮料类,现在多为小家电等,货品种类更丰富。”张文郡介绍说,近些年,东凤镇对外开放程度日益提高,许多工厂企业积极实行“引进来”和“走出去”,吸引国内外的企业交流合作。让张文郡最津津乐道的是他与外国人聊天,“以前没那么多外国人来东兴,见到他们只能笑和点头。现在外国人逐渐多了,大多是来做生意看厂看货的,他们大部分会说中文,能与我们交谈,我也会两句Hello和Bye Bye。”

融入当地把东凤当作第二故乡

渡口的四川挑夫们在中山待了20多年,从外乡人到“新中山人”,见证着东兴社区的点滴变迁。昔日日夜忙碌的挑夫这些年揽的活比以前少了,但已经习惯了在东凤的生活。“年纪大了身体要紧,我们现在量力而行。”张文郡坦言。

千里迢迢跑来中山当“棒棒”20多年,张文郡已将东凤视为第二故乡。“这些年来,我能够感受到中山对外乡人越来越包容,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到了这里都是中山人。”张文郡说,自己家租住在渡口附近,也结识了很多朋友,生活环境变得越来越好,感觉很愉快。

挑夫们日复一日在渡口辛劳,经多年打拼让他们小有积蓄。他们在老家建房或买了商品房,不过暂时并不打算回去居住。“2012年,我在老家盖了三层楼的房,但我们很少回乡所以请亲戚看房,未来几年我们将继续在中山生活,等年纪大点再回乡养老。”张文郡说。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文/见习记者 王欣琳 记者 黄启艳
◆图+1/ 黎旭升
◆编辑:沙玉兰 
◆二审:蓝运良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847吨!中山海关查扣32个集装箱走私冻品
原创 9617人浏览   2019-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