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纪事(33)东凤镇西罟步村:不能让后代忘记这段历史
栏目:首页 来源: 发布:2019-07-01

东凤镇西罟步村,河网如织。村里的二军农业小区,有一块水塘安静地掩映在繁盛草木中。它就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山三九区“二军事件”的发生地。

1943年,中山抗日游击队梁伯雄大队属下的一支小分队为保护村民免受日军侵害,宁死不屈,最终12位战士和村民简俊培在鱼塘里壮烈牺牲。该村村委书记黄流军说,村里正筹划在爱民塘建一座纪念公园,让烈士的忠魂成为西罟步村村民心中不朽的丰碑。

为保一方百姓,英烈鲜血染水塘

听说记者想了解“二军事件”,村里几位老人早早就来到了二军牌坊附近的社坛。社坛前的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那是他们从小就从长辈处听来的耳熟能详的故事。回忆穿过76年的时空,一段英雄舍生取义、宁死不屈的故事慢慢展现在记者眼前。

1943年,中山沦陷。3月16日,一个雾蒙蒙的早晨,中山抗日游击队梁伯雄大队属下的一支小分队一行14人在小分队队长陈达的带领下,从孖沙经阜沙西河一带与阜沙游击队集结,途经西罟步村二军地段,没想到小队被尾随而来的日军发现。游击队员考虑到如对日军开火,当地老百姓将遭日军报复,只好到就近唯一一小片尚未收割的甘蔗林里暂避。游击队员们顺着鱼塘边把枪放进鱼塘里,然后装扮成农民的样子从蔗林里走出来。日军断定他们是游击队员,并逼着他们到鱼塘里把枪支捞上来。

队员们和村民简俊培都被推到鱼塘中,但他们潜入水后把枪支埋藏在塘底的淤泥里,浮出水面时双手空空示意没有捞到武器。日寇威胁如再捞不到枪支,则格杀勿论。游击队员们宁死不屈,最后被射杀在鱼塘中。14人中,除小队长陈达寻找食物未来得及归队,以及队员梁根胜用潜泳的方法潜到塘尾转弯处的水浮莲下露出鼻孔呼吸得以生还外,其余12队员和农民简俊培共13人遇难。

后来,牺牲烈士部分遗骸被打捞出来,安葬于小榄镇凤山革命烈士纪念公墓。为纪念在“二军事件”中牺牲的英烈,村中后人把这口塘慢慢称为“爱民塘”。

76年口口相传,村民希望铭记历史

“我爷爷就是当年牺牲的村民简俊培,日寇让他下去摸枪,他的选择和战士们一样。最后,他们倒在了日本人的乱枪下,鲜血染红了大半个鱼塘。”说起这段历史,原本靠着石椅的简伟洪身子往前倾了倾,声音有些低沉。76年前,爷爷牺牲那时他还未出生,只能从别人的描述中拼凑出爷爷的模样。自小他就在家人和村民的讲述中多次想象当时的场景,想象着作为普通农民的爷爷面对日军的机枪,宁愿失去生命也不愿意暴露游击队员的身份。“爷爷是我心中的英雄。”简伟洪说。

今年76岁的邱辉明,虽然当时只是个婴孩,但爷爷是“二军事件”的亲历者,父亲也常和他说起村里的抗日故事,在座的老人中,大家都认为他是村里最了解二军事件的人之一。据邱老伯回忆,当天,自家的叔叔在二军涌对面结婚,正疯狂搜索游击队踪影的日军突然闯进了婚宴,明晃晃的大刀架在爷爷和叔公脖子上,让他们跪下来,威胁着说出有关游击队的情报。“当时先有两个日军经过现在大约二军东街36号的位置,后来一吹哨又引来5个。”邱老伯用手指指事发方向。爷爷后来讲,刀架在脖子上虽然害怕,但两人咬着牙什么都没说,最后日军一无所获离开了,继续沿路搜索游击队员,追到蔗林附近。

“这个故事长辈讲给我们听,我们讲给后辈听,76年过去了,我们不能忘记历史,忘记牺牲的英雄,忘记今天幸福生活的不容易。”邱老伯的话引来在座的其他老人的点头赞成。


▲图为西罟步村党支部书记黄流军。

一泓清水悼忠魂,谋划建革命纪念公园

从村委出发,不到10分钟的车程,穿过一片氧气泵正在“嗡嗡”作响的鱼塘,就到了爱民塘。爱民塘近两年没有出租,水面非常平静,偶有风吹过,微微泛起涟漪,水面四周的绿色植物一丛丛茂盛地生长着,在水面投下了倒影。经过76年光阴的洗礼,爱民塘已褪去了残酷与悲壮。如今,更像是这片土地沉默的守护者。

西罟步村党支部书记黄流军对这段历史也相当了解。早在几年前,东凤镇就实地调查并组织亲历者及其后代进行回忆和口述,整理成文字。这几年,鱼塘一直没有出租,西罟步村委会计划对爱民塘加以维护,填平一部分鱼塘,在鱼塘建立抗日爱国教育基地,打造红色革命纪念公园,树立革命烈士纪念碑,让后代永远铭记这段保护家园、为国捐躯的历史。据了解,东凤镇政府对此项计划表示支持。黄流军希望请专业的画家重现这段历史,编成绘本进入课堂,以更好的形式铭记这段历史。

“我们绝对支持,希望纪念公园早日建成。”邱辉明说。在座的老人几乎异口同声:“不能让后代忘记了这段历史!”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文/记者 黄启艳 见习记者 王欣琳
◆图/记者 黎旭升
◆编辑:沙玉兰 
◆二审:蓝运良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